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沉睡
        “你来啦”,苍老的声音仿佛拥有着不可抗拒的魔力。

         “嗯。”韩雨面无表情的说道。“能张口说话不感到兴奋吗?”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虐。“呵呵,按你所说我不是本来就能说话吗?”

         “小娃娃有点意思,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只有九岁,这份沉稳连有些活了几百年的老怪都不如。”

         “说些有用的吧,上次你说只要你吸收我的本命魂气,就告诉我父亲的去向,此话当真?”

         “当然!只要让我吸收你的本命魂气,关于你父亲的一切我都会告知与你,放心,老朽活了无数年头了,岂会诓你这个孩头。”

         “就算他骗我又怎样,大不了一死。父亲,我一定会找到你……”韩雨攥紧了拳头,说到“来吧!”,这二字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这么爽快就答应啦?”苍老的声音似乎很震惊,但更多的,是兴奋。

         “你说这种废话有有意义吗?”,韩雨不耐烦的说道,“老朽也是,这十几万年看来是被关傻了,真不符我当年习性。不过小娃娃,老夫可要提醒你一句,被人吸收本命魂气,其痛苦比之千刀万剐也不为过。而且凭你现在的修为,被我吸收本命魂气后,你至少要沉睡一年。”

         “你到底吸不吸!”韩雨的声音透着愤怒。“吸!你先按我说的做。”苍老声音似乎也被自己的啰嗦气到了。

         “首先集中魂念,然后将魂念集中到任意一块识海壁垒上。”,韩雨听到这,眉头一皱。“苍老的声音略有尴尬地说到,所谓的识海壁垒,便是你识海边界,它既限定你识海的大小,同时又保护你的心神,你识海中乌云尽头就是识海壁垒了。”

         韩雨听此立刻集中神念,顿时只见识海内乌云翻涌,突然一把通天之剑在韩雨识海中央汇聚而成,剑体通身散出金色华光,其上古文缭绕,仙鸣阵阵,只是远远看上去,竟都有让人羽化成仙的迹象。

         “竟真是那那把剑,不知他与那位是否有关……”苍老的声音喃喃道。

         只见那通天之剑缓缓移向那乌云边缘,“接下来要怎么办?”韩雨低声说到。“用你的魂念撞破那识海壁垒。要快,否则这么长时间凝聚地魂念,你的识海是会爆裂的。”

         韩雨听此,身子一紧。立刻催动全身命气,驱使着金色巨剑向识海壁垒撞去,只见那剑越来越快……

         “轰……”识海内发出震天之响,黑色乌云如同破碎的玻璃般裂纹密布。如血一般的红光从裂缝之中倾斜而出,紧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

         “卡……”,“卡……”如同鸡蛋破裂的声音从赤红的云层中传出。

         “哗啦……”。云层竟真如玻璃般,从天空中片片掉落下来。

         “啊……!”识海之内,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从那被云层割的遍布沟壑的大地上传来。原本盘坐着的韩雨此刻也昏死在地上。他的身体也如同这乌云一般,渐渐碎裂,鲜血从裂痕中喷涌而出。

         而韩雨的卧房内,盘坐在木床的他脸上竟没有一丝血色,汗水早以打湿了衣衫。仔细地观察,其实他也是早已昏死过去。

         此刻识海内,大地仿佛是被韩雨的鲜血浸泡一般,与天上的血光交相辉映,空中血色的气流盘旋交织。远远看上去竟有这莫名的邪意。突然,一道耀眼的白色光团从识海之外的混沌中韩雨的识海之内,那白色光团发散出阵阵吸力,将识海内的血色气流牵引吸收。

         突然,那光团猛的颤抖起来,化作一束极光竟想遁走。但血色气流立即化作一只大手将那白光紧紧抓住,那白光见此立刻光芒大盛,将那血色大手烤得滋滋作响。

         可这也是仅仅让血色大手变得暗淡一些罢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白色光团放弃了挣扎,而血色大手也变成了薄薄的一层,看着就像一个血色的牢笼,紧紧地包裹这白色光团。

         识海天地内,一人,一光,一血牢。剩下的,只有破碎的天空,支离大地,和无尽的血色气流,而这一夜便这样悄然过去……

         今天是十月十五,丫鬟小兰知道少爷今天要择文武,天刚亮便在韩雨门前等候。

         “少爷平时天刚亮就已起床洗漱,可现在已是巳时,少爷他从不赖床的……”韩雨是小兰从小带到大的,自是熟知韩雨的习性,小兰敲了敲房门“少爷,少爷?”

         屋内没人回应,“不对!”小兰立刻小跑到了肖洛依的房外,此时的肖洛依一脸憔悴,眼睛周围已是红肿一片,一眼便看出昨晚怕是哭了一夜。“夫人,夫人。”肖洛依见小兰跑来,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你不是叫小雨去了吗?小雨呢?”“夫人,今天天刚亮我便守在少爷放门外,可现在已经巳时了,少爷还是未出房门,少爷的习性夫人也是知道的,自他懂事起还从未如此,我敲了敲房门,少爷也是没有回应。夫人你看……”

         肖洛依一听立即皱起了眉头,随即便闭上了眼,“雨儿的气息还在房内。”但她立刻睁开眼。“雨儿气息怎会如此微弱!”一瞬间肖洛依便消失在房内,一闪便出现在韩雨房内。看着此刻昏死在床上的韩雨,肖洛依一下便扑在床边,“雨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娘啊……”。肖洛依抓着韩雨的手,一瞬间房内散发出令人胆颤的气息,那波动……竟是天气!“没用,这波动……是本命魂气暴乱!”

         “雨儿的境界也不过才初入魂门级,识海内怎会有如此庞大的本命魂气,就算是我,也没有啊!”肖洛依脸色苍白的在房中踱来踱去,“这可如何是好?”

         “对了!”肖洛依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立即抱起韩雨,从屋门急射出去,化作一束紫光消失在天空之中,而韩府之中缓缓传来肖洛依的声音“我很少爷出去修行,韩府上下一切听管家的,直到我回来,任何人不得走出白杨镇……”

         肖洛依从白天飞到傍晚,又从傍晚飞到深夜,终于在子时飞到了一座荒岛的上空,“晨老!我是小依。我有急事要见你。”“哦?,小依啊,这么多年怎么才来看我这个老人家。”这声音中满满的醋意。

         “晨老,你快打开结界,小依没时间和你说这个,你要在啰嗦,我今生决不理你!”

         话音刚落,只见荒岛上空突然光芒大盛,如同曜日般照亮了方圆百里的海面。紧接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从扭曲的空间中走出。“小依,你可不能不理我”这老者刚出来就一把抱住了肖洛依的胳膊,使劲的摇了起来。

         肖洛依此刻内心正是火急火燎,哪有时间在这儿浪费时间。“晨老!你要在磨蹭,我转身就走。”老者听此立刻停了下来,正色说到:“小依,你有什么事?只要是我陈晨能做的,刀山火海,绝不含糊。”

         “晨老,救我孩子一命。”肖洛依直接跪在了空中,震的空间发出阵阵涟漪。

         陈晨看到肖洛依背后的孩子。“这是韩浩与你的孩子?”“晨老救救他吧,他若是死了,小依也不活了!”肖洛依哭喊道。

         “小依快起来,即是你的儿子,那便是我的孙子,老夫又怎能看他置身危险呢?你且随我进入结界,我们先将我这孙儿安置好在做打算。”陈晨扶起肖洛依,只手一挥,三人便消失在荒岛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