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最终训
        出现的不是铠甲巨人也不是超大型巨人,而是身具智能的女巨人。

         艾伦不安的一直望着右翼那边,毕竟那边一直不停的发出代表不能再作战的黄色信烟弹,银桑也没理会他,直直的带他进入了巨树之森。

         “银桑……这样下去,没事吗?”

         “……没事。”银桑眸中带着一些黑沉沉的颜色,周围的树木从身边一点点闪过,他微微的摇了摇头,但很快就被扑面而来的疾风给压住。

         “艾伦,戴上斗篷。”

         “神乐,你也是!顺便把你那把显眼的伞收进马鞍下。”神乐因为那把伞的缘故,马鞍下加上了一个可以刚好容纳下伞的一个圆形长筒。

         艾伦偏头看过去,还是咬住了自己的唇没有再说话,即使速度很快,他还是看到了银桑握着缰绳的手上满布青筋。

         艾伦有诸多不解,但是他明白这个时候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他看着银桑也在同时戴上了兜帽,整张脸上看不出半分情绪。

         他们继续前进,绕过了待命中的各个部队,带起一片片烟尘。他们停下来的地方是巨树之森最高大的树边,银桑带着他们放弃马匹,伸手拍了拍“万事屋”让它们自己找地方蹲好,然后朝树上跃去。

         “我们就在这里待命,艾伦,你不要随便乱走。”银桑和他们站在树叉上,低头能够看到地面上的情形,一边吩咐着艾伦。

         “神乐,在这里等我回来。”

         虽然埃尔文并没有让他参加具体行动的指令,但是他还是微微有些担心,之前他们进入的地方应该就是这条路。埃尔文只让他好好的将艾伦藏起来,并没有说过不让他去帮手。

         “银酱,你会一直在的,对吧?”神乐在他的钢索将要伸出来的时候拉住了他的手,她低着头,声音有点低。

         银桑伸手揉揉她的脑袋,“那是当然,我们约好了的。”

         武士从来不做做不到的约定。

         神乐放开了手,看着银桑在固定索的支撑下一飞冲天。

         “银桑!”

         她开口喊。

         “我等你回来!”

         银桑游刃有余的朝她比了个拇指,然后渐渐消失在远方。

         “真可惜啊!武士先生竟然就这么走掉了,两年了,武士先生究竟成长到什么程度了呢?”蹲在树上的橘发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以一副非常遗憾的语气说道。

         神乐悚然回头,语气里带着难以显示的震惊,“神威!”

         日〇聪!

         艾伦还没来得及回头,就感觉一只感觉冰凉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脖子,对方正在他的耳边轻声低语,“看在还是有发展潜力的小孩子份上,暂时不杀你了。”

         冰凉的触感一触即分,神威直接用自己的伞接住了神乐的两把刀刃,“哗啦啦”,刀刃成功的变成了碎片。

         神威歪着脑袋看着神乐,在一边笑的讽刺,“你这个废物,是打不赢我的。”

         “神-威!”神乐更怒,只是之前她的武器被甩在了马身上,现在用刀刃什么的实在和那从小握着的伞感觉不同,更何况在这个科技落后的时代里,刀刃的强度并不能让人满意。

         她握紧了拳头,干脆的朝着神威而去。

         “肉搏也是不行的呀……”神威朝着自己的妹妹伸出了伞尖,他们的武器与众不同,虽然已经两年没有保修了,但还是能够频繁使用。他恶意的勾起了唇角,然后朝着自己的妹妹就射出了子弹。

         虽然在空中,但是宇宙最强战斗种族并不是说着好玩的,神乐瞬间就拉着树的枝桠躲开了这近距离的一枪,但是身上带着的机动设置实在是太碍事,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还拖累她的速度。

         她干脆的甩掉了机动装置,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不再用武器欺负人的神威的手掌,她的脚直直的崩起,然后一个旋转就朝着同样挂在树枝上的神威一脚踢去。

         神威颇有兴致的勾了勾唇,眸中闪现着嗜血的味道……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不曾有了。这个世界上巨人的血液差点就将他的本性给掩埋了起来,不管打杀了多少巨人,多少血将身体给泡个遍,也完全没有曾经让他兴奋的感觉。

         他渴望的,只有人的血。

         还有,和他流着同一种血液的亲人的血。

         他直接伸出了手,抵挡住了神乐的这一踢,只是,也因为这冲力而松开了手。他的手扯着神乐的脚踝就是一拉,瞬间两个人都到了空中,偏偏两个人丝毫不觉这有多么可怖,反而继续着他们的打斗。

         神乐无视了地心引力对她的吸引,强硬的要求自己弯上腰,两颗橘色的脑袋顿时撞到了一起。

         艾伦恐怖的发现两个人都因此流下了血,但是两人并未因此而停手,反而比起之前还要兴奋一些。

         “神威!给我滚回来!”神乐怒吼着,一个膝撞撞上神威的肚子,只是还没到达的瞬间就被神威给直接两手按住肩膀,硬生生的将下降的速度又加快了两成。神乐不得不放弃膝撞,她的两手缠着神威的两手,然后两方都开始使劲扭起来,脚下也不停歇,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

         “说什么呢,该滚回来的是你才对吧……”神威伸出舌头舔了舔近在咫尺神乐还在流血的额头,一边扯着嘴角笑。

         神乐顿时再次暴怒,“恶心死了!”

         艾伦看着他们两个人,又有些搞不准他们究竟真的是仇人还是其他什么了。

         TAT他到底要不要出手啊?!

         艾伦的纠结和神乐神威的双向杀暂且不说,利威尔等人已经成功的看到了跟在他们后面的女巨人,她的身形虽然很大,但是看起来格外灵活,她的手一扯,就成功的将一个增援的士兵给直接摔死。

         利威尔皱了皱眉头,忽然大声吼道:“艾伦!跟紧我!大家,加快速度!”

         利威尔班的所有成员都是一愣,走到半路上利威尔兵长和艾伦出去了一趟,然后就只看到艾伦带着兜帽低着头不说话,身体也一直在发着抖,他们也都没说什么,但是还是好奇兵长说了什么把这孩子吓得这么凶。就算是现在,艾伦也没有回应一句话,只是握着缰绳的手上青筋满布。

         艾伦是这样的性格吗?

         来不及疑惑,佩特拉回头看了看女巨人,发现已经又有好几名士兵罹难。并且这女巨人并不按套路出牌,其中一个是被甩在地上被摔成一滩肉泥,还有的便是被直接拍在了树干之上被拍死,还有被扯住绳索直接捏死的……

         “兵长!”佩特拉开口,他们利威尔班和其他普通队员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够强,但现在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支援的同伴们死亡吗?

         “继续前进!”利威尔不带丝毫情感色彩的回答,银桑一向不被编在利威尔班,所以他们这边应该没什么漏洞,如果说女巨人发现了不对的话,他握紧了缰绳。

         他手上还有一样物品。

         “目标加速了!”

         “继续!就这样甩掉她!”

         利威尔的声音依旧坚定,带领着“艾伦”他们一路前进。

         “轰!”

         当迈过某个点的时候,轰鸣声忽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数都数不清的钢丝,女巨人停止了跑动……或者说不得不停止,但是她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后颈,很明显的知道自己的弱点。

         女巨人被困住了。

         利威尔他们依旧在前进,因为此次调查兵团倾巢而出,他们并不能肯定是否只有这样一个人形化巨人,不管如何,这都是牵制的好机会。

         一个碧绿的身影快速的从后面靠近,只是还没等他们警戒,就发现对方卸下了兜帽,正是刚刚出发的银桑。

         “哟~”

         “坂田银时,艾伦呢?”利威尔黑着脸停下了马,身后的利威尔班成员差点因为反应不及直接踏了上来,但好歹是精英,还是险之又险的拉住了马身。

         除了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艾伦”。

         银桑直接一脚在马头上点了下,好险才在利威尔马身后大约十厘米的地方停下。

         “放心,艾伦……很安全。”

         艾伦?那这是?利威尔班的人愕然的转过了头,看向了他们身边的“艾伦”。

         “艾伦”摘下了兜帽,露出来的是一个让人很是熟悉的脸。

         “新吧唧?”

         “够了下次别让我做这事儿了……”新吧唧摆出一个累不爱的表情,他明明跟着假发跟得好好的,结果忽然就看到这尊冷面神来拿人,还要求他装的害怕的样子……因为一直低着脑袋,他的眼镜都快掉地上了好么?

         利威尔不满的瞪着银桑,“不是让你待机吗?”

         “有人替银桑待着机呢,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可以有个完满的结局!”银桑笑着拍拍手,基友就是拿来出卖的,这话应该不错,不过……他瞥了两眼利威尔,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啊啊啊,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选择这样的东西呢?

         他朝着利威尔伸出了手,“我的东西。”

         完璧归赵。

         所有的东西都指望着这家伙,高杉和假发两个惯会搞政治的倒是一边玩一样,甚至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辰马也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啊,就等他了。

         “你要做什么?”利威尔将佩特拉他们赶去待机,顺便带上“艾伦”一起,毕竟事情还没有万全,该小心的他们都要小心。

         银桑偏头看他,“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有一种首领叫做女王。”

         利威尔眯起了眼睛,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让他很不满!

         但是,连他都不愿意说起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先去看看埃尔文的成果吧。”银桑这么说的同时直接将手中还握着的洞爷湖朝着左侧挥去,然后瞥着笑的灿烂的男人没说话。

         他觉得他的胃有些隐隐作痛。

         “武士先生!”对方朝他挥了挥手,整张脸笑眯眯的,“我跟来了哟~”

         够了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个事实,银桑直接无视他,偏过头去看利威尔,“我们走吧。”

         利威尔瞥了那看起来和某个橘毛妹纸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呆毛,一点也不想说话的默默点头。

         他们的世界真的成筛子了。

         女巨人已经被钢索困住,他似乎在思考着眼下的情形该怎么做。

         银桑笑眯眯的看向埃尔文,“不如叫所有士兵来观瞻一下这个巨人吧。”

         “可是伤亡……”埃尔文这次虽然下定了决心,但是这个时候如果叫上所有人的话……他开始思考起这之中的利弊。他知道银桑的意思,但是这个方法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

         “哟~知道我吗?”神威已经跳去了女巨人的肩头,朝着女巨人打着招呼。

         “放心吧,这家伙对女人还是满礼遇的,因为……”银桑笑了起来,“女人可以生出强大的后代。”

         所有人都看到,女巨人在看到神威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颤了颤身子。

         “众生皆平等,不过……”银桑高高的昂起了自己的头,“不听话的熊孩子,可不能继续惯下去呢!”

         银桑看着女巨人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有些熟悉的目光让他不由微微闭上了眼睛,然后,解开了洞爷湖上制造的机关。

         浓郁的香气顿时散发开来,久未见光的洞爷湖似乎积攒出了更加吸引的味道。

         艾伦不自觉的一脚踏了出来,然后被他身后的男人给嫌弃的拎住了,他不耐烦的咋了一声,“真麻烦!”

         体内血液的渴望已经停不下来了。

         但是那压制性的气味却让一般的巨人动也不敢动,他们所共享的记忆之中,那个人的味道已经被完全的计入不可抗拒之中。

         怎么办……

         “莱纳!贝特霍尔德!”

         “你们去哪?!”

         沉重的身体越靠越近。

         银桑给神威使了个眼色,然后扯了扯黑着脸什么也不说的利威尔,立体机动装置……启动。

         “啊!”金发女巨人忽然嘶吼出声,声音响彻天地。

         森林在寂静了一会儿之后,慢慢的震动起来。

         神威不耐烦的跺了跺脚,与其在这个地方称大王,他还是觉得海贼王比较适合他。

         “别吵!”

         他这一脚直接踏碎了女巨人护颈的晶体,他歪着脑袋举起了伞,然后一下子从脖颈处插了进去。

         血肉横飞。

         钢丝已经因此被崩断了好几根,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即使看着他那明显和其他人不同的衣服长相发色等也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么一个清秀的小哥,竟然崩坏了他们好不容易制造好的钢丝!

         “哟~小哥们,路过可是要收费的阿鲁!”在赶来的两只巨人面前,橘发的小女孩朝他们张开五指,笑得格外灿烂。

         *

         作战成功!

         所有戳洞的人都在此刻聚集在城墙下,在绑好三个人并上下打量好已经不会有能够巨人化的可能之后,埃尔文看着面前出现的所有人。

         不该在的人都不在这里。

         “那个叫赫里斯塔·兰斯的在哪里?”高杉也不废话,他这次和神威辰马秘密出墙的目的只有一个,而银桑则在树底看到他们做的记号之后也应该明白了。

         104期新兵赫里斯塔,原名希丝特莉亚·雷斯,真正的王族继承人。

         赫里斯塔被人小心翼翼的从自己所在班次中请了过来,连带的还有怎么都不放心差点和传令兵起了冲突的尤弥尔。

         高杉伸手将手中一直握着的国王象征递到她手上是,她还有些惶然。

         “有什么不懂的话,就问尤弥尔好了。”银桑伸手在她金色的头发上揉了揉,一边看向了尤弥尔。

         赫里斯塔顿时张大了眼睛。

         她只是一个私生女,为何现在却将王权的象征交到了她手上?

         “王都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关于墙壁的事情……利威尔,交给你们了。”银桑偏过头去看利威尔,只看到他阴郁的点了点头。

         “亚德里恩·阿奇博尔德。”

         “加比·诺尔曼。”

         “艾维斯·布莱基。”

         “女王交给你们了。”

         “是!誓死效忠女王!”贵族、宪兵团、驻扎兵团都交接了,高杉漠然的看向埃尔文,却没说什么。

         他点点头,让一众人等护送女王回墙。

         “那么,我们也该走了。”

         站在一起的是,所有来到这个世界的人。

         依次拍了拍银桑的肩,他们都跨上了马匹。

         “利威尔!”银桑张开了五指,朝着利威尔的方向伸了过来,“你可不要改嫁了,银桑会回来找你的。”

         利威尔的死鱼眼猛地张大,眉毛与眼睛的间隙蓦地小了很多,他看着依旧笑的没事儿人一样的银桑,也朝着对方伸出了手。

         “啪!”

         细碎的声音如同肥皂泡一样在空气中散开,飘飘扬扬的看不清楚,只是眼前的那个人也随着气泡的破碎,粉身碎骨。

         温和的白色光芒以那句话为引,仿佛烟花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黑暗缓缓笼罩了整个世界,利威尔依旧站在城墙之上。

         他转过了头,看向了身后的土地。

         他好似看到了陷入疯狂的人们。

         他们在朝着天空怒吼。

         “自由!”

         深邃的眼眸在黑暗中睁了开来。

         “自由!”

         作者有话要说:究竟是梦还是现实呢?

         我写了删删了写,实际上还是有些对这个结局不满意。

         或许是因为太幸福了吧?我想写的是一种失落感来着!

         至今为止,《死鱼眼》这篇文也差不多连载了快到5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有人离我而去,有人一直坚守。

         不管怎样,我感谢你们能够看我描写的这么一个粗糙的故事。

         一开始只是紧紧因为死鱼眼而将两个人拉到一起,但是后来我真的觉得,实际上利威尔和银桑真的是一类人。

         如果看这篇文能让你开心,我就感激不尽了。

         关于暗线,应该差不多都扯出来了,如果有发现的话就更好了。

         而在码这篇文的时候,我更是注意到了自己的严重不足,因此,我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搁下笔,试着从其他的角度来尝试着进步。

         所以在这段时间内,原定完结的文将会推迟,即将要开的文也即将推迟,回归时间不定,对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关于公告,会在这章发出之后再发出。

         希望大家能理解,谢谢了!

         ——2014.09.30 03:25 乔尢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