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三五训
        韩吉倒是不知道银桑究竟有没有真的亲利威尔,但是从后来利威尔持续的黑脸和银桑一见他就跑看来——他真的亲了。

         韩吉虽然作死,但还是从中发现了些许端倪,如果两个人真的是情侣关系的话,这样的情况正常吗?如果说两个人其实没有他们以为的关系的话,他们难道是在硬生生的掰弯别人吗?

         韩吉做一切事情的起始点都是以“利威尔和坂田银时是情侣”的前提来做的,虽然他向来喜欢作死,但是这种原则性问题却绝对不会去犯,可是现在……

         韩吉呻/吟一声,觉得自己还是研究自己可爱的小吉米吧。

         但是在这两个月后的现在,看到利威尔看着这位天降的王子殿下和银桑的黑脸,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挑着王子殿下和利威尔的火头了,看起来这位王子殿下和银桑的关系不简单,也不像之前那个啊哈哈是个二货。

         韩吉诠释着不作死就不会死的精髓,愣是扯着高杉和利威尔打对台,虽然说两方都不太配合的样子。

         “诶?高杉和银桑这是一起来训练?”这么想着果然有些奇怪,不过韩吉那只可爱的吉米被玩死了,韩吉暂时没有什么玩的,所以就干脆的到了训练场,结果却发现高杉银桑都在训练场。他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会儿,却没发现利威尔。

         一边想着韩吉一边打量着两个人,高杉的衣服依旧穿得整整齐齐,和银桑那有些凌乱褶皱的完全不一样。两个人手中都拿着刀,看起来是打算对练。

         韩吉觉得自己真的要用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这位王子殿下了,不仅名字和银桑以及那个坂本差不多,自身也不是什么纨绔子弟,如果说这位王子殿下……韩吉赶忙打消这个念头,虽然目前那个王似乎身体不是很好了。

         韩吉心里甚至升起了些许微妙的想法,不管这个王子殿下究竟是什么背景,又为何有那样一个东洋人的名字,能够理解并支持他们的大概也只有和银桑一样不按理出牌的人了吧?

         “银桑看这个矮子不顺眼,所以来和他交流一下。”想当初自己和假发在他的地盘是怎么被对待的?还叫天人来?今天到了银桑的地盘,银桑不把你摆个百儿八十个模样,银桑实在出不了心头这口恶气啊!

         银桑的笑容很灿烂,他甚至很悠闲的举举手中的兵刃。

         诶?银桑会说这么尖锐的话吗?韩吉还在一边愣神。

         “……你说谁矮子呢?”高杉在一边恨得牙痒痒,也不打招呼,已经开刃的刀刃就朝着银桑的双腿而去,那速度快的韩吉都吓了一大跳,看着他们的目光更加不同了。

         至于矮子?那是什么东西他知道吗?反正自己这边有更矮的啦,所以绝对大丈夫!

         “谁想砍腿谁就是!”银桑毫不介意的在伤口上撒上大把的盐,他向上一蹦就躲开了高杉的这次砍腿袭击,高杉也没成想这么一击就能揍上银桑,也不在意的朝右转了个圈,顺便偏头躲开银桑横劈过来的刀锋。

         银桑的左手也毫不得闲,他聚手成爪,用最喜欢的招式朝着高杉的右手臂抓去,高杉不可能让他得逞,见他这么不符合规矩自然也不客气,转眼间两人的手就过了好几招,两人都没占到什么便宜。

         两个人从小其实是没这么做过的,但是这次不知为何倒是捣鼓出了新玩意儿,一边是乒乒乓乓的兵器对撞,另一边是沉重的手臂身子的对撞。

         两人打得兴起,干脆的扔掉已经有些碍事的兵刃,直接贴身肉搏,就好像小孩子为了争抢心爱的玩具一样,他们年少的时候可没少这么干过,虽然最后总是会把前来劝架的假发给扯进来。

         你一拳,我一掌,两人竟然就像那泼皮打架,最后打的不管不顾的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看着银桑的头发上都沾了不少灰尘,高杉冷哼一声,他从小练习剑术,却每次和银桑对打的时候都会输。

         他从来不服气,即使他的文化课早就甩了银桑几百条街。

         银桑也只有剑道一门尚入得眼,文化课什么的一直都是吊车尾,但松阳在这些方面并不太拘束他们,他更多讲的是要如何做人。

         银桑心中有一杆秤,有一个永远不会倒的支柱,那就是松阳留下的精神。

         但高杉不一样,高杉更加在意的是高杉这个人,而不是他留下了什么,特别是精神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

         所以在松阳死后,高杉一直不肯放弃的想要毁掉这个杀死了他老师的世界,而银桑却总是能够捡到各种各样的东西,将他们护在身后。

         从一开始,大家看到的就不是同一样东西。

         在意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

         “哈,哈,哈……银桑才不信你放得下呢……你这个人最是死心眼了,一丁点的小事扯起来就没完没了,除非……”银桑住了嘴,不说那个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他狠狠的喘着气,毫不介意形象的坐在地上,瞥着眼看着高杉。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他倾过上半个身子,趴在高杉的肩膀上凑近了他的耳朵,低声问道。他才不相信他那狗屁的来见自己的理由,甚至于什么没见过巨人所以想看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他不做没目的的事情,特别是这个时候。

         什么王子殿下?他们是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这个王子殿下什么的更是扯淡!

         比起自豪这个身份,银桑更加在意的是将这么一个人变成王子殿下,究竟是有什么阴谋,高杉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三个人……好吧或许大概可能还有其他他们没发现的人,这个世界上的人直接一人一口口水都能够淹死他们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于最开始的时候只以为自己只有一个人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同意成为那什么王子殿下?就算他很能干,也能能干得过王都里那么多的人精吗?

         虽然说他确实期待着高杉的到来,但是不是以这样耀眼的身份来到。

         简直是过来添乱的,银桑忍不住抱怨。

         “怎么?白夜叉在这个世界也……”高杉那独剩的眼中诡秘莫测,甚至还带了几分可笑的意味,他嚼着银桑的这句话,却还是瞥瞥他然后推开他站了起来,然后朝着银桑伸出了手。

         “不觉得已经变成猴子了吗?”

         他们自己的较量无所谓,但是被别人当做猴子看却并不是他的希望。

         “……”银桑皱眉看了他一眼,或许他表现的太过轻松,莫名的让银桑有了几分放松。其实要说放不开,他们几个不遑多让,没有一个人能够放开。

         自己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半途而退,不管那是什么事情……为了那些,即使刀剑相向,即使背道而驰,也绝不后悔。

         就好像高杉执着于毁灭这个世界给老师陪葬一样,他也执着于保护着身边的同伴们。

         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私情举起大旗,除了假发没有谁有那么高大上的理由,就连假发,最开始不也是和他们的目标一样么?只是攘夷久了,看到的多了,也就想改变这个世界。

         但正如假发所说,就连一个朋友都很难改变,更何况改变世界?

         没有人是无罪的,所以人都是有罪的。

         因是原罪。

         有罪的人又该交由谁来处决,这却是一个伤脑筋的活儿了。

         银桑朝着高杉伸了手。

         不管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就陪他闹一场又有何不可?

         随后高杉在韩吉的带领下测试了平衡性和移动装置的使用,再去马棚挑了匹马,确定了骑马也没问题之后,韩吉不由朝着他就是一个大拇指。

         不管如何,增加的是战斗力而不是拖累就已经是一大幸运了。

         “那个利威尔倒是很有趣,不是吗?”高杉朝着银桑扯了扯唇角,看着银桑难得的有些发苦的脸色,不由笑意更深起来。

         银时和那个利威尔之间绝对有着什么故事,但高杉倒不是什么八卦的人,说了一句也就得了,只是难得看到脸色如此有趣的银时,到让他稍稍分了几分好奇心到那位利威尔身上。

         银桑其实只是做贼心虚而已,这次和那次完全没记忆的一夜七次整蛊大赛不同,他是有记忆的,虽然只是一次大冒险,而且之前似乎和利威尔已经和解了,但是即使是他这种没节操的却也仍然难免尴尬。

         更何况他一向说得多做得少,甚至于一盒巧克力都没收到过。

         他一直将原因归咎于这头天然卷。

         他目前对利威尔感官复杂,所以大概在行为上也就露了那么几分痕迹,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身为从小打到大的对手,高杉还是很负责的,除了在松阳老师上面产生了分歧,说了解的话他们对对方都差不多。

         所以这次他就毫不犹豫的参与到高杉的想法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