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三二训
        “……卧槽银桑你又来抢BOSS!”埃尔德旋转着从天空落下来,看着已经在蒸发的巨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好像在郊游的银桑。

         从银桑加入调查兵团两年来,出墙的任务他基本上都会参加,因为本身强悍的能力和那头银发,倒是闯出了个“白夜叉”的外号,目前已经差不多兵长的战力持平。

         “哟猩猩~”猩猩是银桑给埃尔德取的外号,原因不明。银桑衣服不在意的样子朝着埃尔德挥了挥手,目前调查兵团倒是不用担心新鲜血液的注入,就是怕这些新鲜血液会不小心挥洒在墙外。

         一年多前,埃尔文利威尔带队的第34次出墙,倒是很有收获,不仅得到了之前落单士兵的笔记,还给韩吉捉了一只巨人,那只巨人最后被韩吉给玩死了。

         其实银桑对这种一句话就“XX年后”的叙述方式实在不大喜欢,但是确实没什么事情发生,而且作者也对着他抱怨了很久说什么他们两个除了死鱼眼和乱强一把之外根本一点都不配,给她招来了很多麻烦。

         嗯,那家伙最后被利威尔和他给削了后颈。

         题外话不多说,这次他们出来也是要顺手帮韩吉捉个巨人回去,他倒是无所谓,但是韩吉却是什么类型的巨人都想抓两个回去。

         为了打消他的念头他们甚至威胁不帮他捉巨人了,结果韩吉拿着一年前的事情堵他,让他不得不屈服,所以说约定绝对不能随便许啊!

         “猩猩你明明是下围棋的跟我们学什么打BOSS呢……”银桑总是这么抱怨,但是埃尔德从来不放在心上。

         比起下棋和斯托卡,他现在的目标是怎么在每一次的出墙中活着回去。

         银桑擦擦留在刀上还没能消散的血液,没有一点压力的骑上“万事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埃尔文和利威尔他们显得那么信任他,但是这也是好事,虽然总感觉回到了攘夷期。

         有一个目标就算是现在这样子也没多大关系就是了。

         白夜叉这个外号叫起来他还是稍稍知道□□的,因为这是埃尔文他们征询了他的意见之后宣传起来的。不过给他宣传的这么正面,要是他哪天不想动了的话就惨了。

         银桑天不怕地不怕,这世界上只有三个软肋,一是松阳老师,二是女人的眼泪,三是……烧鸡蛋。

         呵呵。

         他本以为他已经完全逃离了烧鸡蛋,但是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即使没有志村妙,也会有另外一个女人能做出烧鸡蛋。

         当他从佩特拉期待的目光中接过传说中佩特拉自家养的鸡下的蛋所做成的烧鸡蛋的时候,他觉得其实巨人的口气也不是很严重嘛。

         他觉得佩特拉完全没必要练习嘛,只要拿着烧鸡蛋就是和碧洋琪一样的效果啊!杀人于无形,巨人受得了那个味道吗?

         “银桑你越来越强了,让我们要怎么活啊?”埃尔德似真似假的抱怨,之前的银桑就已经够恐怖了,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一刀就能削下巨人的后颈肉。大约是和银桑相处久了,他们倒也多了几分随意。

         “得了,把这里清理干净,还有,和他们把物资分配一下,接下来还有好几天呢。”银桑掰掰自己的脖子,一边感叹着终于可以稍事休息了,一边闭着眼睛靠在一边的墙壁上。

         利威尔还在那边指挥着搬运的事情,他却已经坐下来休息了。

         银桑他们在回程路上帮韩吉捉了一个趴趴巨人,韩吉一路紧随着着搬运巨人的马车,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扑上去和巨人来一发……啊不,研究一番一样。

         目前埃尔文提出的阵型也完善不少,巨人的资料却基本上只能从韩吉的研究报告中知晓,商会之中更是少有人支持调查兵团,除了一个叫“快援队”的。

         嗯,这个“快援队”是之前崛起的,成立到现在还不到两年时间,当然听着耳熟什么的绝对是错觉啦!他才不认识他们的会长——那个叫坂本辰马的笨蛋呢!

         虽然有快援队的支撑,但是比起845年巨人刚破墙后那段日子,现在的日子无疑难过得多。

         回到调查兵团宿舍,银桑一边啃着土豆条一边撑着脸发呆,这个委托的时间无疑有点长了,现在还是连怎么去完成都不知道。

         银桑觉得自己英明神武的,居然这么久了连个任务都搞不定什么的简直太白瞎他那遥遥领先的智商了,但这巨人越杀越多,莫名的让他觉得前路漫漫。

         银桑觉得他目前还需要一个智囊般的人物,不是那个笨蛋辰马,而是智多星矮杉!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别说矮杉了,连假发都没见到一撮。

         真是悲凉的人生。

         “你要发呆到什么时候?”门被敲了两次依旧没回应,利威尔毫不客气的就推开了门,看着他一副又犯懒了的模样,不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这两年的没进展其实也让他们很紧张,虽然说那超大型巨人和铠甲巨人没出现,但是他相信他们真的出现了的话,就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巨人的来历,人类的存亡,还要应付王都的一群猪猡,简直不能让人感到更烦躁!

         “啊哈哈银桑想起了要去见辰马……”银桑忽然就放下了手中的土豆条,露出一个无比尴尬的笑容准备跑。

         利威尔见他这仿佛在逃离什么病毒的行为就冒火,直接一脚将椅子给踢散了架。

         银桑反应也不弱,这两年两个人每天不打一架简直愧对他们的称号,而且利威尔对银桑各种看不顺眼,究其原因,银桑不是很乐意说。

         其实说说也无所谓——前段时间银桑终于忍不住去城里喝了通宵酒,然后醉醺醺的回来敲利威尔的门,等利威尔开了门,他就强吻了利威尔。

         要说银桑和高杉也是一路打着过来的,也是和假发各种同甘共苦过,就算是辰马那也是一路的战友,要说桃花那更是红的蓝的都有,简直都快被桃花给压扁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连银桑自己都不大了解,只不过自那之后就开始躲着利威尔了,虽然也躲不到哪里去。

         银桑是比较悲催的,虽然那是他喝醉了之后做的事情,但他却记得清清楚楚,所以就连装作不知道也做不到,格外的显露痕迹。

         “坂本先生早就捎信来说去王都了。”利威尔双手环胸,抬起头盯着猛地就蹦开了的银桑,狠狠的磨了磨牙。

         银桑哈哈一笑,“啊哈哈原来是这样吗?银桑都没接到消息……”

         利威尔冷冷的瞥着他,忽然的伸出手扯着他的领巾就将他往下扯。银桑呆怔着难得的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顺着拉扯力朝下弯,然后……

         被狠狠的摔在地上。

         利威尔毫不留情的在他背上踩了两下,然后扯着他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银桑的脸部沾染了不少的灰尘,让他微微皱了皱眉,“两次了。”

         “希望没有下一次。”

         “啊疼疼疼!快松手快松手!”银桑淡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毫不犹豫的开始求饶。被人扯着头发这种事情,其实他也不是没经历过,但却是第一次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谢顶。

         “……酒精什么的真是害人不浅银桑再也不喝酒了o(TヘTo)”

         利威尔也没有S倾向,自我感觉差不多修复了这种奇怪气氛之后,他整理了下衣服,施施然的走出门去了。

         坂田银时这个名字,就目前看来……他捏捏拳头,黑色的眸子中厉芒猛地闪过。

         *

         “上面的小王子说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埃尔文将利威尔叫进去之后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他们只有那不算进展的进展,而且那个名为“伊尔泽”的士兵的笔记虽然带来了进展,但是那却也是他们的底牌,不能随便亮出。

         巨人是可以说话的,是可以交流的,那么为何又杀掉了伊尔泽?以及它口中的“尤弥尔”到底是什么?

         “嘁!我可不想我的士兵为那些猪猡拼命!”利威尔毫不犹豫的表示了自己的抗拒之意,不管怎么样,里面的那些连巨人都没见过的猪猡们出去了也只会拖后腿吧?这样的牺牲他可一点也不想看到!

         “或许这是一个转机。”埃尔文却持有不同的意见,他微笑着看着利威尔,然后将一份资料扔了出来。

         “你看看这个或许会改变想法。”

         “这个小王子可是真的很了不得……不管是整顿贵族还是宪兵团,他甚至将达理斯总统的权利都回收了不少。还有,他做到这些事情花了两年时间。”埃尔文看着眉头越皱越紧的利威尔,仿佛不嫌事儿大的竖起了两根手指。

         两年,正是坂田银时来到调查兵团的时间,也是那个坂本辰马建立“快援队”的时间。

         这之中究竟有什么样的联系?

         “不,坂田银时应该不会是这个人派来的。”利威尔终于将资料看完,这个人做事和坂田银时的风格一点也不一样,而且他并不认为这个人可以压制坂田银时那个凶兽,将自己的野心外露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啊。

         “你准备怎么做?”

         “……”埃尔文本来已经做好了听利威尔想法的准备,对方的这一击却直接将他的想法打散,他再次看了利威尔几眼,确定对方确实没有分析的意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他其实已经差不多掌控了宪兵团,现在把手伸到调查兵团……中央集权这样的想法是没错,但是如果几大兵团被一个人掌握,这种事情也并不是那么美妙的事情。但是,既然他已经提出了这个要求,我们也不能反对……”

         “所以从一开始就只有服从不是吗?”利威尔淡淡的道,死鱼眼稍稍挑起,看起来似乎正不耐烦着。

         实际上他很冷静,这个结论从一开始就得出了,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所以导致了他们只能被动,而因为不了解那个人,所以就连按照以前的行为来揣摩对方都很难。

         或许是真的想把三个兵团收于己手。

         “实际上我已经很心惊了,你再看看这个……”埃尔文看起来就像是老了十岁,那个人将权利收为己有酒精是想干什么?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却做出错误的决定,他又是什么样的人?完全搞不清楚。

         收复宪兵团也是悄无声息的,现在只能隐约从宪兵团的动作感受到宪兵团已经不是以前的宪兵团了。

         调查兵团离王都太远看来也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两年前……”利威尔一手拿着资料,一手在木桌上轻轻的敲着,听起来格外有节奏的声音却让埃尔文确定了对方心情的焦躁。

         埃尔文神情一黯,“目前情况不明,我们这边至少还有你在……”

         他都知道这样的说法有多不靠谱。

         “我并不是万能灵药!”利威尔神情一滞,然后伸手揉上了额头,记忆中似乎有谁的手轻柔的按压过,但是那样的舒缓现在都变成了躁动。

         “咚!咚!咚!”

         “抱歉……”埃尔文轻声回应着,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从第一天把利威尔带回来开始,他就知道对方一定会绽放出所有人都不及的光芒,但是……他现在却发现了光芒一样闪耀的人竟然再次出现!并不止一个!他并不后悔,他从来不后悔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但是他依旧在想,如果这些人全都和他一起的话,或许破灭巨人就有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