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二六训
        “不觉得很奇怪吗?”银桑不适的扯了扯粘在头上的假发,好吧他老是叫别人假发,今次也体验了一把落后时代的假发……唔,小卷子的假发什么的他才不知道!

         边上的佩特拉看起来很紧张,见他这样就马上扯住他的手,“银……利、利威尔兵长!马上就开门了,你还是不要乱动……”

         还有,你表情能稍稍严肃一点吗?佩特拉觉得很头疼,话说这么大费周章的到底是为什么啊?而且为什么要找银桑来扮演利威尔兵长?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是死鱼眼吗?但是银桑的这个死鱼眼是红色的啊!如果提出这个意见的不是兵长,她绝对会摇着对方肩膀——“有必要吗有必要吗?”

         一个不注意银桑的手似乎又不自在了,佩特拉急忙再次警告的瞪着他,要是在扮演利威尔兵长的途中做出什么不符合身份的事……简直太容易了好吗?银桑我拜托你了!请你老实一点吧!

         “当!当!”

         钟声响了起来。

         “出发!”埃尔文在最前面吼道。

         所有的人都跟随着他的白马,快速急促的朝外面奔去。

         “利威尔,不要忘记你答应我要抓可爱的孩子回去的!”韩吉一出墙就想到了自己可爱的孩子们,他吭哧吭哧的拉着缰绳在银桑旁边奔跑着,因为风声太大,他的声音听起来微微有些失真。

         但是那一偏头就可以看到那流着口水堪比变态的表情,让人忍不住就眼神漂移起来。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楚!”在这样的奔跑之中银桑当然也不会去做可能会让自己受伤的事,他一边疾驰一边大声问道。

         ……明明清晰的他们都听到了……围绕在他周围的利威尔班成员默默的撇过了头。

         韩吉咬牙切齿的在他身边跑了一会儿,将自己的需要一字一句的蹦出来,最后用了“听清楚了吗?”结尾,银桑哭丧着脸表示听得十分清楚。

         之后总算是安静的行驶了一段路后,士兵们慢慢拉开阵型,银桑依旧在埃尔文后面跑着,他们的后方是物质运输的车,而其他的士兵们则分两边慢慢散开,以小组为队形,将整个队伍化整为零,为免集体遇上巨人。

         韩吉也随着阵型与银桑拉开了距离,只是在走之前他以非常“温柔”的目光看了银桑很久,让银桑莫名的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他绝对没有答应过帮韩吉捉巨人……的吧?大概是味精吃多了所以记忆出现了紊乱,所以他绝对没答应过!握拳!

         这些暂且不提,好歹之前有过一部分的经验,银桑他们也微微拉开了一些距离,基本上三人一组的将粮食等围住,间隔不超过10个马身,以免有事赶不及。

         银桑和伽吉鲁佩特拉一组,说实话他看着伽吉鲁紧张的样子就忍不住想一脚踢过去看看会怎么样,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在疾驰中作死的话很可能会真的死掉的。

         现在已是初春,墙外倒是没看到什么残留的雪迹,虽然带着春寒的风在呼啸着,但在习惯了的士兵们的眼里这些大自然的作品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让他们感到心惊胆战的是另一种生物……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想到巨人就感受到地面传来的震动,银桑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看向伽吉鲁。

         “巨人来了。”

         他其实挺想多说的点什么的,但是他们这已经差不多算接近最中央了,但是那震动还是毫不犹豫的朝着他们这里传来。

         奇形种。

         所谓奇形种,和普通种不同的是,奇形种只能斩杀,普通种可以避过,但是奇形种不行。银桑想想记忆中对奇形种的描写,散开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那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正是朝着他们这边来的呢。

         它们来得很快。

         银桑看着其中一个保持着笑嘻嘻模样的巨人甩动着双臂以及臀部,以一种奇特的姿势停了停,然后毫不犹豫的就朝着他这边奔来。

         一二三四五……看来这次得打老虎了,银桑这么想着,一边跃到马匹身上,这里目前的是平原,终究还是有点施展不开。但那是对于普通队员来讲的,银桑偏了偏头,尖利的箭头快速的扎在巨人的手臂上,银桑一跃而至。

         “佩特拉,发射信号弹!然后和伽吉鲁负责右手边那个。”

         巨人似乎对于立在它脑袋上的小小生物感到无比不满,他的双臂举了上来,似乎是想捉住银桑。钢索已经收了回来,银桑抬起脚踩踩他的黑头发,漠然的拔出了双刀,一刀切下。

         巨人轰然而落。

         银桑踩着他的脊背,钢索顺势而出,射在了另外一个看起来有些歪歪斜斜的巨人身上,一刀过去,便步了第一只巨人的后尘。

         身姿不停,刀刃高举,用最小的伤害获得最大的成效。

         银桑将手臂举起来,左嗅嗅右闻闻,却什么也没闻出来。

         和伽吉鲁合作劈了一只巨人的佩特拉看他这番动作不由笑了,然后伸手递过一张白色的手帕,三人身上就银桑的烟雾蒸腾的厉害,“银桑真厉害,巨人的血倒是没多少味道,它们嘴里才是……”

         这么说着的佩特拉似乎抖了抖。

         伽吉鲁似乎回想起了上次的不堪遭遇,想到那难闻的气味也不由扯了扯嘴角,他与有荣焉的点点头。

         马匹并没跑远,在他们将这一小组的巨人消灭之后马匹就乖乖的跑了回来。老马识途,有佩特拉的马带着,他们继续朝着队伍那边而去。

         银桑将佩特拉的帕子揣进怀里,难得的没有聒噪,只是低声嘟嚷了一句,“洞爷湖……”

         即使是在奔跑途中,他们也有观察其他小组的情况,目前似乎他们这里比较吸引巨人,就只有他们这里发出了黑色的信号弹。不过看埃尔文回的方向,依旧是按照原定计划行进,银桑看起来全部放松的奔跑着,红色的眸子却看起来有些可怖。

         不出所料,接下来他们五次遭遇奇形种。

         银桑有些微喘的看向累的够呛的伽吉鲁和佩特拉,只能说还好的是都还没负伤,但是他预计他们俩的体力估计消耗的差不多了,他已经发现伽吉鲁的双手都有些发颤了,而且刀片和瓦斯也需要补充。

         一刀斩在巨人的后颈上,银桑将已经有些微卷的第二副刀片拔出来,从巨人身上跳下来,然后巨人喷涌而出的热血淋了他一身。

         “银桑?”佩特拉喘着气,皱眉看向银桑,她可不相信银桑这个时候是想洗一个热水澡,这样的决定让她有些不解。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发射了黑色信号弹,但是没有他们这里这么频繁,那些奇形种似乎认定了他们小组,一个个的朝着他们而来。就好像,有什么将他们吸引过来了一样。

         佩特拉一惊,她以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一下子就想到了关键处,想到去年那次出墙的情况,她觉得自己隐隐约约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银桑可从来没想过成为香喷喷的包子。”银桑活动了一下,依旧在身上闻不到半分奇怪的气味,他不明白为什么将洞爷湖压箱底没带出来还会这么吸引巨人,但是目前看来……应该是他身上有什么吸引巨人的。

         既然不是洞爷湖还会是什么?

         银桑思索了会儿没有头绪,身上的血还没化完,但是他所感受到的血并不非常烫,甚至可以算是温热。鲜血蒸腾之后,身上就什么就没有,就好像那些杀了的巨人其实并不存在。

         或许巨人是喝了草莓牛奶所以变大了也说不定,银桑默默的将萨达哈鲁的人设安在巨人身上。

         “包子?那是什么?”土生土长的土著人员——伽吉鲁和佩特拉对他口中的包子感到有些好奇,他们的食物一般都是面包之类,就算是在王都那边,也没听说过“包子”。

         既然是香喷喷的,所以两者不约而同的猜测那是食物。

         “来自于大天朝的一种代表性食物,哦小笼包~”虽然你们的兵长一向的代名词是“油淋鸡回锅肉/棒棒鸡”,银桑的脸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在这个地方,他会少吃多少东西啊!好多美食都没有……

         痛心疾首。

         佩特拉和伽吉鲁对视一眼,总觉得银桑又抽风了。

         三人继续前进,这下子倒是没有了巨人继续捣乱,他们成功的和埃尔文等人会合,到达了第一个休憩地。

         佩特拉伸手确定了一下银桑的假发固定度,再稍稍的帮他整理了一下,将伽吉鲁送去和利威尔班的成员们汇合,他们俩倒是去了埃尔文的房间。

         因为巨人的肆虐,墙外的人类已经绝了踪迹,简单的打扫一下就可以铺上铺盖直接休息。银桑四处看了看,此刻正是傍晚,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来,所以墙壁上那一串黑色的印痕看起来有些显眼。

         总觉得有些熟悉……这么沉吟着,银桑却没多想,和佩特拉一起去找埃尔文他们。有些事情他还不能确定,虽然不喜欢埃尔文,但是和他商量却绝对不会错。

         在两人一同跨入房间之后,后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讨论声:

         “总觉得兵长长高了……”

         “说什么呢兵长不是一米六那还是兵长吗?”

         “是不是穿了增高鞋垫?”

         “唔,大概是吧?”

         ……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精灵巨人将银桑抓起来,嗅了嗅,扔进嘴里。

         利威尔:可恶的小鬼!(#‵′)

         然后,军事法庭。

         “啪啪砰砰咔啦……”

         艾伦,因被揍得太惨,卒。

         爪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