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一六训
        让和康尼一起扶持着前进,喘出的气在这寒冷的天气中很快的冻结成冰,然后掉落在地上……开玩笑的,还没有那么严重。

         在遇到黑熊的那一刻他们还有想要一战的念头,但是这一战却让他们失去了萨沙,即使已经逃出来了,但是两个人却完全无言以对。

         可是,不敢回去。

         他们连滚带爬的堵住了自己的耳朵,不让它们听到最后浮现在耳边的求救声。

         “让!康尼!救救我!我不想死!”

         让的全身发抖,明明只是野兽,但是在最初的勇气褪去之后,他什么也做不到。

         他的思维告诉他必须去救萨沙,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但是他的身体却完全的回不去,连脑袋都不敢倒回过去。

         他害怕一回去看到的就是残羹碎肉。

         是的,他在害怕。

         明明身为士兵,他却连一只黑熊都怕;明明身为士兵,却抛弃了自己的战友;明明身为士兵,却连失败后重新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吃掉。

         连野兽都害怕的他,如果看到巨人,会不会也像是他曾经鄙视过的那些家伙一样,吓尿了裤子呢?

         回想到萨沙那绝望的眼神,他再也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

         怎么会这样……

         “让,我们回去吧……”康尼透着绝望的声音在身边响起,让能够感受到他的身体还在颤抖着,能知道他还在害怕着,可是他却依旧这么开口了。

         让干涩的咋了咋舌,努力控制自己的颤抖。

         现在……该怎么做?他感到无比的混乱。

         “让!”康尼急吼吼的开口,如果他们再去晚一点,如果萨沙真的葬身熊腹的话,他会后悔的。

         “不能回去!”让蓦地大声吼道,他紧握着双手,按在不停颤抖的双膝上,他眨了眨眼睛,深呼吸。

         “之前教官说过调查兵团的也来训练了吧?我们去找他们!”

         现在回去就萨沙只是死路一条,让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在他们找到援军之前,可千万不要死了啊!萨沙!

         “走!”

         他强制性的遏制住自己颤抖的双腿,然后在这冰天雪地中奔跑起来。康尼犹豫了一下,然后转头朝着萨沙的方向跑去。

         他无法认同让的想法,现在已经是争分夺秒的时候了,如果找不到援军……他只感觉到浑身发寒,他一定要,去救萨沙!

         让已经完全注意不到这一点了,他在雪地中奔跑着,摔跤之后将衣服全部浸湿。他只是在努力看着,就算没有调查兵团,也要找到其他的可以救助他们的人!

         “喂!喂!”他伸出手臂,在原地跳跃着朝着那有着显眼的绿色披风的人们喊道,也算他的幸运,还没跑多久就遇到了调查兵团的训练组。他沉沉的哈着气,觉得自己的肺部似乎就要因为这一段的路程而爆炸开来。因为天气太冷,呼出的气体都好像马上就结了冰,而且他还是在这厚厚的雪地中奔跑。

         简直快要了他的命!

         “佩特拉前辈,右前方好像有情况!”比较稳重的伽吉鲁首先发现那个在雪地里使劲儿往上蹦的训练兵,立马报告给给他们领头的佩特拉。

         佩特拉立马带着两名组员朝着让的方向走去。

         “你是这一期的训练兵吗?”佩特拉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微笑着问道。

         “是!我是104期训练兵,让·基尔希斯坦!”让急忙表明了身份,朝着他们行了一个肃穆的军礼。

         “我的队伍遭遇了熊袭击,请求救助!”

         “……快点带路!”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只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佩特拉还是没有耽搁,急忙说道。

         然后示意深厚的两人跟上。

         等让将三人带过去之后,只能看到一直在哭的萨沙和呆呆的看着对面的一大堆雪的康尼,以及另外一个不认识的调查兵团的人。

         “韩吉分队长!”

         佩特拉叫道,疑惑的目光在现场扫了扫,“兵长和银……John呢?”

         “那边。”韩吉指指之前银桑他们跑的方向,但是一直没过来实在还是让人有点担心啊!

         佩特拉的脸色一变,“兵长他们不会是被压在雪下面了吧?”

         “佩特拉!停步!现在那边刚刚发生了雪崩,连站地都不稳,现在不能过去!”韩吉的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刚刚发生过雪崩的地方雪还很柔软,很有可能会发生第二次雪崩,如果在不明状况下直接闯进去的话,说不定他们才会被陷入到里面。

         “那两个人不会有事的!”

         “……”佩特拉咬咬嘴唇,最后还是听从他的吩咐停下了脚步。是的,不管是兵长也好或者是银桑也好,他们都很强……所以,没事的。

         利威尔不在,三毛也不在,因此所有的事情都交由韩吉处理。

         “先回训练营,把这几个孩子送回去!别担心,利威尔他们不会有事的。”韩吉看了看三个状况各异的训练兵,然后做了决定。

         “是!”

         *

         虽然说是不担心,但是目前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最主要的是雪崩……虽然利威尔被称作“人类最强”,但是在面对大自然的时候,没有谁能胸有成竹的说没有问题。

         韩吉虽然说不会有事,但是一方面是安慰自己一方面是安慰佩特拉他们,实际上他还心存疑惑,因为实在是太巧了。

         “佩特拉,把那三个新兵叫来。”最终他还是想要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在那个地方遇到熊?他们那个时候又是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韩吉敲打着木桌,一向的笑容消失不见,整张脸上只剩下严肃。

         毕竟是……有关“人类最强”的事情呢!

         “把遇到熊的状况给我讲一下。”韩吉的眼镜反着光,现在已经快晚上了,指望他们这个时候回来明显不可能,情况好的话或许明天能看到他们,情况不好的话……或许永远也见不到了。

         利威尔这个“人类最强”究竟在调查兵团乃至整个人类世界有多重的份量,他无比的清楚,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利威尔不能出事,一旦出事,损失的可不单单只是一个士兵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问题。

         闻言,康尼和让都愣了愣,萨沙本来迫不及待的就想要解说的,但是被让后来居上,最终由他来讲解整个事情的过程。

         他们其实也才训练十天左右,前些天他们按照路线一路朝着目的地前进,晚上就寻找树林或防风处休息,然后到了今天。本来前进的还算幸运,但是……讲到这里的时候让瞪了眼无辜的萨沙。

         萨沙这个熊孩子是个吃货,并且对肉非常执著!在发现了冬眠的熊之后,她就开动了歪脑筋,并且带动了康尼,让在无可奈何下也加入了他们的狩猎行动。

         后面的结果显而易见,熊被吵醒了,并且他们三个人完全干不过那只暴躁的熊。在萨沙被抓住之后,让和康尼也终于丢失了那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勇气,逃跑了。

         后面的事情就如同他们所见。

         总之,慨括成一句话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事情经过太过简洁,导致韩吉一下子没愣过神来。让和康尼对视一眼,不由得再次红了脸,不管怎么说,他们这次抛下队友逃跑是无可厚非的事实,即使因此……受到处罚也是应该的。

         他们三个人,连一头熊都斗不过,如果是巨人的话……想到这里,让忽然就打了个寒噤。

         韩吉没有多说什么,只挥挥手让他们离开了,他们就算是遭受处罚什么的也轮不到他来做主,目前需要考虑的就是——为什么坂田银时在听到求救声就马上跑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在那个人脸上发现了名为“惊喜”的情绪,或许并不浓,而且在见到那个女孩子的时候更是失望了,可是,那个女孩子能够牵动他的心绪?

         而那个女孩子虽然知道那个救她的就是银桑之后表现的十分娇羞,却表示之前并不认识他。

         他到底……韩吉伸手揉了揉额头,忽然念起埃尔文的好来,可惜的是对方去了王都,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回来。

         真的是,麻烦透顶啊!

         当天晚上,利威尔两人果真没有回来。

         韩吉知道,如果利威尔没事的话,一定会回来报平安的,而现在什么消息都没有,或许利威尔真的出事了也说不定。

         当时他该跟着他们的!韩吉握紧了拳头,一拳砸在木桌上。

         一晚没睡并没能让他的精神消沉,相反看起来比之前还要精神一些。

         调查兵团目前就只有他和佩特拉的小组回来了,另外再加上训练兵团的三人组和本就身处训练营的医疗兵,一共也没多少人。

         看到外面飘飘扬扬的大雪,韩吉知道,就算是利威尔真的如他所祈愿的那样没事,也不可能回来,风雪太大,说不定就摔上几跤也是可能的。

         大雪快到傍晚了才渐渐消停,韩吉站在院子中,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无奈的朝着屋里走去。

         埃尔文保佑利威尔平安无事吧!

         或许是他的祈祷显了灵,几个黑点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某人的大嗓门。

         “医疗兵医疗兵!听到请回答!OVER!”

         那个人健步如飞,却走得平平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