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五四训
        “认得出来吧?”银桑偏头去看神乐,只看到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可以得出结论了——他的猜测并没有错。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还远远比不上他们从天人那里学到的,所以这种一看就不可能是这里的武器能够打出来的痕迹,他就有所猜测了。

         而这个弹痕的深度和这个墙壁上所留下的浅凹痕和神乐手中的伞的顶部很相似,他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的时候,是替代利威尔出墙的那一次,可是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次看到了神乐手中的伞他才终于想起来了。

         如果不是神乐的父亲星海坊主的话,那么剩下的可能也只有一个了——神威。

         “……”神乐瞪着那个弹痕,脸上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这次本女王一定会把他打的爬都爬不起来!”

         神乐出离的愤怒了,她家那个笨蛋哥哥实在是让她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往脑袋上面涌,那中二的程度实在是让她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开始发痒,想要抓着对方回家的心情更是强烈。

         “……银桑你一定要加油啊!”一边的新吧唧眼神微妙的盯了她一会儿,难得的没有吐槽而是朝着银桑鼓劲。

         神乐瞬间不满,“哈?明明只是一副眼镜你在说什么呢?”

         “兵长!银桑!”佩特拉极速的从外面赶来,看着几人围在这里的时候不由愣了愣,但还是很快就整理好情绪,面色严肃的通知,“团长通知撤退了!”

         “撤退?”利威尔也顾不得猜测他们话里的意思了,他皱着眉看向佩特拉,面容上面带着几分不耐,“这才到哪?埃尔文有说为什么吗?”

         “根据士兵传来的消息,巨人朝着城镇,开始集体北上了!”他们这个方向的北上,佩特拉当然也猜到了可能性。五年前巨人趁着调查兵团死伤重大的回了墙内破开了玛利亚之壁,这次如果也是这样的话,那罗塞之壁也有可能即将保不住……他们调查兵团的精锐几乎全数在外。

         她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和五年前一样。”

         不管如何,那边有吸引着巨人们的东西,或许巨壁已经被破坏了也说不定。

         于情于理,他们都必须赶回去。

         银桑神乐和新吧唧几人并不知道五年前是什么情状,但看着利威尔他们阴沉下来的面目,还是稍稍有些了解——就好像是为了剧情的展开一样,本来安全了近百年的巨壁被破坏,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救世主出现的话,那么标准的少年漫的配备就应该齐全了。

         不过看起来救世主并没有出现。

         “嘛嘛,别管这么多了,银桑带你们回去拯救世界先!”银桑伸手在鼻子里面掏了掏,然后一把将掏出来的不明物体往利威尔头上一擦,招呼着自己的两个老伙计。

         “坂!田!银!时!”利威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再次被人掌控,活力十足的少女音也在这时候出现,“呀吼!去拯救世界了。”

         “拜托你们别把拯救世界看的这么简单好吗?!”新吧唧眼疾手快的躲着那三个暴风雨中的人走在最后,但还是没忍住吐槽,“你们以为你们是黑手党还是死神啊?!”

         他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伸出了拇指朝着他而来,然后瞬间其中一人就被铲飞,另外一个灵活的跳了起来,躲开了利威尔的袭击,“喂喂偷袭可不是好做法啊少……大叔!”

         不我觉得你明知道对方有洁癖还把鼻屎往人头上抹还不像银桑那样痛快的被踢飞才更有问题好吧?

         佩特拉小心翼翼的缩在最后看着三个人一边走一边“玩”,莫名觉得兵长似乎年轻了不少,让她都想感叹一声年轻真好啊!感叹的同时才发现身边居然多了一个眼镜,她吓了一跳,然后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辛苦你了!”

         兵长至少不怎么会麻烦他们,而对方那边……她遥望了一番,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说起来这会儿明明应该是最严肃的时候吧?为什么感觉这里的气氛这么轻松呢?想到巨人的异状,佩特拉感觉心情又有些沉重起来。

         “没事的。”忽然听到身边传来的声音,她愣了会儿才记起这是自己刚刚安慰过的少年,她转过头去,只见他望着最前面那正互相扯着头发并一致的躲避着兵长锲而不舍的连环踢的两个人,平凡无奇的脸上绽开了浅浅的笑容,“只要有银桑在,就没什么不可能。”

         “是的,还有兵长在呢。”佩特拉看着那胡闹的身影,忽然勾起了唇角。

         翻身上马,将不必要的累赘的东西全部抛弃,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就全速的朝着罗塞之壁的最南端——特罗斯特区前进,索敌阵型被完全抛弃,埃尔文在最前,三毛和利威尔分别占据了左右两边,银桑和神乐殿后。

         避免最大伤亡。

         即使在这个时候,也必须避免最大伤亡,调查兵团的伤亡都是无比珍贵的,人和马都一样。

         没有人说话,几乎所有人都面沉似水。

         明明才过了五年!

         这话要是交给银桑的话,他或许会不屑的开口,“都给了五年的成长期了其实还算不错的啦!要不是等主角长大,这五年才不会给你们呢!”

         “I am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Don\\\\\\\'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轻轻的歌声传了出来,有人愤怒的去瞪视那个唱歌的人,但在看到是银桑的时候又可耻的萎了。神乐和新吧唧也轻声的唱了起来,不过是没有歌词版的……

         渐渐的,不知为何,这首歌竟然慢慢的由后向前推进,所有的人都一边哭着一边哼着调子极速的奔跑着,跑在最后的银桑被甩了一脸的鼻涕眼泪。

         不过……新吧唧你能不能别开口,你跑调跑得好厉害啊!大家都不知道其实银桑也一直在跑调,只是这首歌是他开始唱的,所以,跑的调子被人们认为是正确的调子了。

         利威尔脸色铁青的游离在众人之外,又微妙的可以相互呼应。虽然说歌词已经从那人口中的日文转换成了英文,但是他还是清楚的记得,这是一首超度亡者的歌,虽然目前传过来已经词不成词,几乎都只剩调子了,但是他还是能从这支离破碎的调子中察觉出正是对方唱给他的那首。

         居然所有人都一起哼着歌了……虽然觉得有些不堪重负,但是利威尔深吸一口气,还是忍受了这大面积的魔音灌脑。反正行进速度没有变慢,那么就让他们放肆一次好了。

         既然是超度亡者的歌曲,那么也顺便超度一下那些死在巨人嘴里的白痴们好了,瞥了瞥一脸莫名感动神情的调查兵团团员们,他默默地在心里和着拍子。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曾经的嘶吼疯狂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低声的呢喃,呼啸而过的风声将歌声远远的传了开去,然后渐渐消失于无形。或许空旷的原野就有这样的好处,不管怎么咆哮都很难有人听得见,没马蹄的青草在脚下一晃而过,只剩青草们还在摇曳着身姿,似乎也在传唱着歌曲。

         鲜血曾经撒上这块大地,但是经由时间的流逝,植物们朝气蓬勃的成长着,似乎已经将那被压在身下的曾经视而不见……他们的生命力就是如此坚韧。

         快一些,再快一些!

         罗塞之壁的南部特罗斯特区那里,正是他们来的时候所出的城墙,驻扎兵团暂且不论,很不幸的是训练兵团也在这边。

         银桑偏头瞥了两眼看起来比平时要急切的多的两个人,大概也明白他们是为了什么,不过确实有可能——将毕业的,没毕业的训练兵也拉到巨人面前遛一遛。

         他觉得非常麻烦的叹了口气,好吧还是勉强信赖一下卡密萨马不会让他眼熟的那些人死了吧……不眼熟的他也没办法兼顾了,只希望卡密萨马不要搞什么特殊化,能够一视同仁就太好了。

         近了,更近了……

         “全员,准备战斗!”埃尔文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字正腔圆。

         城墙就在眼前,但所有人都被那惨状给惊得拉住了马匹,巨人们一个个走进那大开的洞口,砖块泥土洒落了一地,被巨人们给碾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五年前的惨剧重现,和五年前一模一样的作案技巧。

         所有人再次扬鞭,打算就着这个势头冲进去。

         只是还没等他们的鞭子落在马匹上,就有人惊叫起来。

         “怎么会……”

         从那暴露的洞口可以看到,城里面有细微的光芒在那一瞬间闪过,然后便听得耳边一声巨响,黑黢黢的石头在下一刻伴着巨人的嘶吼声砸在了那大开的洞口上,巨石造成的烟尘弥漫开来,将僵在原地的士兵们呛了满头满脸。

         而等烟尘散开,众人的视线再次明晰起来——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牢牢地堵在洞口的巨石,那个传说中可以堵住大门的巨石从来没有人搬动过!

         “哟~老伙计,有没有信心奔上去吓那些巨人一跳?”众人还在呆滞中,银桑懒洋洋的拍着自己的座驾上前来,一边指着城墙道。然后收获了鄙视的马眼一对,他的老伙计好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然后低头啃了两口草。

         他耸耸肩,也不太计较老伙计明显不客气的反应,“好吧,那你和你的小伙伴们呆在这里等我们来接你们。”

         “走!”

         钢索在一瞬间一起射出,慢了两秒的神乐和新吧唧对视一眼,也爆发出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猛地飞上了城墙。

         “轰!”

         两只巨人随着刀刃加身直接倒在了地上,烟尘渐起,唯一听得见的是里面传来的声音。

         “天诛!”那声音元气满满,却让银桑猛地翘了翘唇角,然后就听见了后续,“哟,小鬼们,没事吧?”

         他的身形如箭般迅速的冲了下去,手握双刀,固定器猛然发出钉在了动作缓慢的巨人脖颈之中,绳索拉动之时,他已经到达了巨人身后,然后双刀尽出,成功的将后颈肉砍了下来。

         “啊咧咧,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小朋友们。”

         “不要用那种诱拐小朋友一般的语气啊!”不远处的新吧唧致力于吐槽,然后不小心砍歪了,一边的神乐嫌他碍事干脆的将他踢飞,然后直接一个千斤坠朝着巨人的后颈而去。

         “银时,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让我们加油将这些破坏人类和平的东西天诛吧!”

         “你……你是!”银桑一下子张大了眼睛,看着从蒸汽中走出来的人,凝视了一会儿后将手中的双刀甩开砍飞了一个正走来的巨人,然后右手握拳敲上左掌,恍然大悟。

         “假发……假发小太郎!”

         “不是假发,是桂!”

         与这个口头禅相对的是,被踢到他们身边的新吧唧很险的躲开了掉下去的巨人尸体,然后再次忍不住吐槽,“不要用似曾相识的表情说着似曾相识的台词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