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零六训
        时间的离去总是与人们的愿望不相一致,银桑在感叹的时候顺便穿上了制服准备出发。

         墙外调查啊……银桑可是一丢丢兴趣都没有呢。

         制服在利威尔和埃尔文决定要将他留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定制制服了,之前在训练中他就已经穿上了调查兵团的制服。

         终究还是没有保留他的内衬衣服,而是重新为他订做了看起来就不耐脏的白色衬衫,外面是统一的土黄色小马甲,以及长裤长靴。值得一提的是,银桑那一身不伦不类的衣服被利威尔雪藏了,在还没出门买便服的情况下他只能穿制服了。

         银桑不习惯的扯扯有些紧的领口,一边嘲笑自己居然也成了公务员,然后长叹一口气再次倒在了床上。

         ——不是榻榻米还有些不习惯呢。

         这么早起床真是折磨银桑啊!要知道银桑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的啊现在居然要养成按时起床睡觉的习惯?救命饶了他吧!银桑已经是大叔了本来就被失眠啊睡成猪啊什么的所困扰着,要是早早起床辉耀了他的命的!

         当然如果有草莓牛奶+草莓蛋糕当早餐的话银桑绝对会爬起来的所以说快去给银桑准备啊不然银桑就不起来了哟~

         明明只是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银桑却渐渐的闭上的眼睛。

         “银酱!”

         “银桑!”

         ……

         卡库乐酱,新吧唧,银桑很累啊让银桑休息一下吧!

         “喂!”桥豆麻袋,新吧唧的声音好像不大对啊……银桑艰难的将眼睛睁开一个缝,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新吧唧那万年不变的宽大和服,也不是卡库乐的红色旗袍,而是……土黄色的小马甲。

         “什么啊,原来是多串君……桥豆麻袋多串君你是想杀了银桑吧?绝对是想杀了银桑吧!”银桑打着哈欠挠挠后脑勺,眼睛里面还带着睡意未消的水汽,但这睡意完全被突然踩来的脚给破坏的一塌糊涂。

         “……今天要出墙。”利威尔觉得自己自从遇到这个人之后就一直处于头大的状况,即使见惯了各种各样人群的他却还是无法判断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应该明白现在是怎样的情形了吧?”

         “等等!”银桑懒洋洋的伸出小指抠了抠鼻屎,然后在利威尔杀人的目光中将其揩在了自己的制服上。

         “我说你们……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吗……”

         利威尔面无表情的看着依旧吊儿郎当的银桑,转身,深绿色的披风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走了。”

         银桑难得的愣了愣,然后默默的叹了口气,用出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装备配齐,然后,将洞爷湖插在了腰间的皮带上。

         不伦不类的系上披风,跟着等在外面的利威尔一起朝着集合地点前进。

         真是的,银桑好歹也是当过几十次救世主的,就勉为其难的陪你们玩玩吧……处于披风内的手抚上了洞爷湖,银桑一点精神也没有的在所有成员诡异的目光中跳上了战马。

         这次的墙外调查依旧由埃尔文带领,调查兵团的精英们基本上都在此列。

         银桑唇边稍稍的扯了一个弧度,然后众人在鼓舞之后齐齐爬上了战马。

         出发!

         “铛!铛!铛!”

         “离开门还有30秒!”

         所有的士兵都拿眼睛去瞥还是一副没睡醒模样的银桑,直到钟声敲响,才看向领头的埃尔文,肃穆了表情。

         利威尔身处埃尔文的右方,在他正后方不远处的正是银桑,用手摩挲着洞爷湖,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时候将要释放……心中的野兽。

         “……开始开门!”

         沉重的锁链伴随着石门被拉开,带出轰隆隆的声响,宛若那甘霖降落之前的雷声。所有人都肃穆了神情,在石门完全开启之后,一瞬间就朝门外冲去。

         “出发!”

         真是的,这么热血的样子,让银桑也稍稍觉得体内的妖怪之血沸腾起来,想要马上妖化了呢。1

         银桑努力控制自己不从马上掉下来,虽然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复习,马术这种东西总算还是恢复了一些,但是一不小心掉下去被马蹄踏死什么的实在是不符合他这个JUMP主角的待遇啊!

         高大的围墙逐渐远去,奔驰在旷野中的人们却完全不会感到放松,啊……或许除了一个人——正享受着狂风的吹打的银桑。

         比起其他人来,银桑实在是有些格格不入,他那一副放松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无法理解,但是利威尔没有说什么,所有的人也只能把心情压下去。

         墙外调查,是调查兵团每个月进行一次的对巨人的调查探索,但迄今为止都没有得到太大的进展,每次出墙基本上都会损失三成士兵。将这称为生死之战并不为过,这里有的,除了少数老兵,还有新补进来的新兵。

         他们有的并没有见过巨人,凭的只是一股荡漾在心中的热血。

         巨人的弱点是后颈,银桑记得利威尔说过。当砍掉巨人后颈上的那一块肉之后,巨人就不再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了,然后……会汽化消散在空气中。

         总觉得和路飞一样有着很奇怪的体质啊!难道说巨人们也想成为海【哔】王么?

         剑之所及,就是我的国家。

         这次拯救的可是全人类呢,这么一想总感觉所有的动力都没有了。

         “呐呐银桑,利威尔三毛他们都不愿意帮我抓巨人呢,如果可以的话你……”在银桑耳边聒噪的人名为韩吉,是调查兵团的一朵奇葩,无人知其性别,也无人知其年龄,似乎在调查兵团成立不久之后就加入了调查兵团,能够活到现在确实也是了不起的人物了。

         最重要的是,他对于巨人非常感兴趣,是一个实验狂。在银桑进入调查兵团后也是一直骚扰着银桑,似乎非常想要将他解剖开来。最开始的时候还会问“呐呐,你的头发是怎么长出来的?是用什么染料染的吗?还有你的眼睛居然是红色的是怎么做出来的?”之类的问题。

         十番队队长不小心进了十二番队导致养歪了吗?银桑百无聊赖的想,不过实验的话应该还好啦,至少没有去玩炼金术把弟弟给……2

         银桑挥挥没有握缰绳的手,眼皮都不眨的挥了挥,“不行不行,那么恐怖的东西银桑可搞不定啊你还是去找利威尔兵长去吧……”

         “为什么……真是一群无趣的男人啊……”韩吉再次沮丧的垂下了双肩,作为一个实验狂,对于巨人的研究他向来是最为热衷的,但是只有十多年前有抓到巨人,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成功的抓到过巨人。

         对巨人有着狂热执着却不能研究是韩吉一直以来的遗憾,因此每次出墙他都会重复的说着让利威尔等实力较强的成员帮助他捕捉巨人,遗憾的是没有一个人愿意附和他。

         银桑没什么精神的听着韩吉的唠叨,随着大部队的节奏一起前进着。本来对他有些不满的成员们在看到他被韩吉缠着的状况也不由流下了冷汗,为他送来一筐筐蜡烛。

         在涉及到巨人身上的时候,韩吉总是无比的啰嗦,曾经最高的纪录是利威尔被拉着说了一晚上,因此在看到韩吉面对着银桑的时候,所有人都默默的不说话了。

         无论如何,你辛苦了。

         大家看着那依旧没能挺直的脊背,送去自己的祝(ai)福(dao)。

         巨人啊……想想都是很可怕很可怕的东西呢!可是现在银桑却要去宰杀它们,啊啊啊真怀念躺在沙发上看JUMP的日子啊!为什么穿越呢?完成什么任务之后的奖励是……穿回去呢……

         总算是平安无事的走过了旷野,接下来将要进入到的是城镇之中,或许应该说“曾经的城镇”之中。2年多前的那场惊心动魄的灾难之后,他们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个补给点,但是每次来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

         “提高警惕,小心巨人!”

         巨人并不会时时刻刻都在这些地方待命,但是基本上出来之后都会碰上那么几只,在旷野之中倒是只遇到了几只普通种,没有伤亡的就将其解决了。

         银桑到现在都还没动手,因此也被利威尔警告的看了好几眼。

         真麻烦啊!不过,这个时候果然还是要用洞爷湖比较顺手啊!银桑伸手在腰间拔出了洞爷湖,从马匹之上一跃而起。

         超直感这种东西,虽然已经很久没动用过了,但是还是一抓一个准啊!3

         立体机动装置将银桑的身体带动起来,瞬间从士兵们头上越过,然后……银桑双手握刀,将木刀直直的向房顶之下插去。

         伴随而来的是房顶破裂的声音,瓦片哗啦啦的掉落,但是所有人都不注重这个,他们所看到的,是随着木刀拔出所喷出的鲜血和巨人轰然倒下的身影。

         卧槽!

         大家的心里应该都被这句话刷着屛,只能呆呆的看着银桑。

         “快跑!”随着那一只巨人的被杀,四周开始陆陆续续的有轰鸣声传出,那是巨人在地上奔跑而造成的仿若地震一样的抖动。银桑首战告捷,利威尔三毛等人也不遑多让,至少他们周围出现的几个巨人都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新兵们如梦惊醒,随之而来的是振奋的士气,一把木刀就能搞定的东西,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嘛!

         巨人的速度无疑比在城镇之中移动的马匹要快得多,因为城镇之中并不像是森林或者有高层建筑的大城市,在这里机动装置的作用会被削弱很多,一不注意就会成为巨人的盘中餐。

         转眼之间,已经有巨人追着尾巴上来了。

         “啊!”明明心里面想着不过是巨人罢了,但是这些个没有见识过巨人的新兵还是发出了惨烈的叫声,然后死命的驱动着马匹,希望能够跑得快点,更快一点!

         巨人的手已经朝着他们张开……

         那个男人,白发染血,恍若夜叉!

         人称“白夜叉”。

         “喂喂就这么吓得尿裤子了吗?银桑可不是幼稚园的阿姨不会温柔的安慰你们啊……”鲜活滚烫的血液飞溅开来,银桑满头的血,他抬起头来看着士兵们,红色的眸子熠熠发光,唇边更是扯出凶残的笑容。

         “咻——”随着巨人轰然倒下,化为水汽,银桑再次高高跃起,一刀将另外一只巨人的后颈连同脑袋给直接砍了下来。

         “这是……”埃尔文也不由被他的爆发所震惊,他看向了一边的利威尔,利威尔却也是神情紧绷,看起来他的爆发是利威尔也完全不曾料到的。

         唯一一脸心疼的看着银桑手下的巨人们的只有韩吉,但是他现在也有需要解决的巨人,因此完全腾不出手表示自己想要活的。

         “这么开心的跑来是要参加宴会么?真可惜,宴会之中可没有你们的名字啊!”银桑站在屋顶,将木刀扛在肩上,依旧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

         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