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四一训
        “这家店里,正散发着臭老鼠的味道,而且是只矮个子的小老鼠呢……”虽然已经发现外面围满了人,但银桑两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起来身处卧室,银桑很想去床上躺一躺,但见利威尔明显的不赞同他也就只好跟着站着了。外面的包围似乎没有让银桑有所紧张,他的手里依旧牵着利威尔的手,并且一点点的摩挲过去,一寸一寸,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揉搓一遍,然后十指紧扣。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油腔滑调的声音,里面带着的却不是狠戾,反而有种似乎在开玩笑一般的轻松感。

         “找——到啦!”

         利威尔听到这个声音便一下子变了脸,银桑瞥了他两眼,见他这样倒颇有兴致的调戏他:“哦?难不成是岳父?还是说是前情人……”

         利威尔咬咬牙,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对,他真想一脚踢过去,把他踩趴到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但是感受着手心的温度,他默默的撇过头去。

         “别担心,有道是丑媳妇还得见公婆呢,银桑这么丰神俊朗岳父肯定一见我就喜欢啦……”银桑还在胡说八道,他煞有介事的胡扯,“如果是前情人更好了,银桑绝对直接就把他给比下去了呀~”

         利威尔倒没想到两人有了共识之后银桑会这么……不要脸,他忍不住再次咬了咬后槽牙,手上使劲,狠狠的拽着银桑轻轻的朝外面走了两步,靠在二楼走廊的墙壁上悄悄的向下望。

         既然已经知道来历了,那么接下来也就好说的多,虽然目前这样的状态他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打赢,但是两个人只是想要脱身的话应该不难。

         利威尔正在暗自思忖,就听到那人继续喋喋不休,“一只黑老鼠,一只白老鼠,躲在哪里呢……”

         “这么啰嗦应该是岳父了?”银桑忍不住低下头凑在利威尔耳边轻声开口,几乎从气管里发出的声音即使在黑暗中也并不显眼。耳旁的气息实在离得太近,利威尔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成功的拉开了距离,然后再狠狠的瞪上一眼。

         电灯被全部打开,那人双手握着手枪,大大咧咧的站在门口张望着,他看起来大概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脸上满是胡茬,衣着虽然简单,但是大腿上绑着的弹夹让两人都不由一凛。除此之外,还有移动装置,不管怎么看,这情况都对他们不利极了。

         他懒懒的歪了歪脖子,有些索然无味的样子,“什么啊,不在吗……”

         都已经包围他们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吗?利威尔脸上闪过几分戾气,看着楼下的人一步步朝着楼梯走来,然后笑嘻嘻的朝着屋顶开了一枪。

         似乎是收到了什么讯号一般,四周玻璃碎裂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整间屋子,随之而来的是瓦斯的气味和钢丝晃动发出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们也看到那人放弃了用脚走上来,反而使用了移动装置朝着他们而来。

         “好久不见,凯尼。”利威尔沉着脸,躲开他的行动,手中的枪却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刚刚翻进屋里还没能动作的那些人,扣响了扳机。

         “初次见面,岳父大人~”银桑也没闲着,手中握着不知什么时候在楼下摸的酒瓶子,然后劈头盖脑的朝着凯尼就扔了过去——他早已撬开了瓶盖,过去便是一道道水柱,朝着凯尼的身上喷去,他嬉皮笑脸的趁着酒瓶碎裂,酒香四溢的时候握着刀刃上前,“我们的喜酒味道如何,岳父大人喜欢吗?”

         银桑可以说是豁出去了,凭借自己多年的喝酒经验从吧台下面摸出来的全是好酒,柜子上的酒却是完全没动,所以凯尼也没发现不对劲,现在则是被酒液淋了一身。

         之后两人更是默契十足的配合着,银桑出手对付凯尼,利威尔则将屠刀举向了其他的士兵。

         刀锋斩开深色的酒液,凯尼却也不是生手,眨眼间,就扣响了扳机,两颗子弹朝着银桑而来,银桑丝毫不惧,红色的眼睛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的嗜血。

         手枪弹口还冒着热气,两颗子弹已经用银桑躲不开的速度击了上去,红色的液体瞬间漾开,在空中绽出美丽的形状,然后缓缓落地。

         凯尼一点也不觉得轻快,因为随着那红色溅开的是清脆的碎裂声。

         “咔哒”。

         泛着光的利刃已经靠近了他,凯尼举眼望去,银桑咧嘴一笑,那颗去势急速实在躲不开的子弹好巧不巧的正被他咬在牙齿上。

         凯尼心中难得的犯了寒,他本以为这个人就算是厉害也不过和利威尔差不多,但是他没想到对方不怕死的程度,这么近的距离,两颗子弹,一颗用酒瓶抵挡减速顺势躲开,另一颗却是被硬生生的咬在牙缝里。

         “我说,喜酒也喝了,接下来……”银桑伸手按下凯尼的两只手,硬生生的将他的双手给折了,两把手枪落在了他手里,他也没想自己用,毫不犹豫就甩了一把给还没解决的利威尔,利威尔也不经他提醒,朝着右边转了半圈就将那把手枪给收了下来,再将子弹们用在他们自己人身上。

         “是该告诉我们,请帖是谁发的了吧?”

         “银桑虽然知道所谓幕后黑手不是王就是王就是王就是王,你觉得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银桑也不是没进过局子,要搞清楚那帮子税金小偷的手段也不是不清楚……”当然,真选组副长最喜欢的是扯着他的衣服领子吼,这种类似于QY剧男主的审讯手段还是放在一边吧。

         “呐,岳·父·大·人?”

         不等凯尼说话,他又笑眯眯的抓着凯尼的两只脚,头朝下的抖起来,叮叮当当一阵声音之后,银桑满意的看到地上的一把把小小的好似匕首一样的武器,光从那锃亮的刀锋来看,那些小刀就比他手上的那把要好得多。

         “阿克曼大人!”还有士兵在做着垂死挣扎,启动着身上的立体机动装置就朝着这边而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凯尼被银桑一把放在地上,看着他蹲在地上捡着自己的成名武器,凯尼满脸皆是屈辱,之前赶王下架的事情已经让雷伊斯侯爵感叹了一番识人不清,结果他也在阴沟里翻船。带了一队人前来围堵,结果被两个人给搞得灰头土脸,还是没有武器的两个人!

         “银时,不要太过分,他们是中央宪兵团的家伙,直接效忠于王。”银桑还没回答,利威尔手中终于空闲下来,他狠狠的擦了擦脸颊上的擦伤,眼神格外复杂的看着银桑手中的凯尼。

         “那不是更要斩草除根么,给矮杉留这么凶悍的一队人,也许下一次就能看到矮杉的尸体了?”银桑看起来似乎是在开玩笑,他把玩着手中的手枪,然后握着枪管,用枪托朝着凯尼的脑袋打去。

         凯尼歪着脑袋闭上眼,已经没有了意识。

         “银时!”利威尔快步走了过来,地上的酒液将他的鞋子裤管给染得带了湿意,他却不管不顾,手在凯尼的鼻下探了探,然后放心地松了口气。

         凯尼只是被弄晕了,银桑也不是什么嗜杀的人,更何况他相信高杉谋划了这么久,并且在他们谁都不知道的时候拿到了属于王的权杖,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情况是他故意的,故意放手让王逃脱,为了钓到更大的鱼。

         银桑觉得自己的人生实在是太悲剧了,本来轻轻松松的当着他的老板,虽然有各种各样的委托,但是比现在被拴在一个地方好多了,唉!

         而且他一向是悲剧别人的,结果到了这里反而还得站在矮杉的立场上思考,简直西斯空寂。

         “你在想些什么?回去了。”针对他们的暗杀行动?不,真正的大头应该还在后面,利威尔皱起了眉头,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有些诡异,他还要回去和埃尔文他们商讨一下。

         银桑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瞥了一眼利威尔,拖拖沓沓的跟在他后面往外面走去,确实不是针对他们的暗杀行动,只不过他们赶了巧现在出来而已。他该庆幸这世界还没有狙击枪么?至于目的,大概是示威什么的吧,对高杉,对那些支持高杉的贵族们。

         当然,也有可能更深沉一点也说不定,不过银桑没那么好的脑子就暂时放在一边好了╮( ̄▽ ̄”)╭

         反正埃尔文矮杉他们都是聪明人,像他这种野蛮人,现在最优先要做的事情是好好的睡一觉!

         银桑一把揽住利威尔的肩膀,利威尔瞥了他一眼没有动,他看着银桑眯起了眼睛:“啊,说起来……我还没告诉你矮杉是做什么的对吧?”

         利威尔一点也不好奇,不过看银桑兴致这么高,也不想拂了他的兴致:“做什么的?”

         银桑贼贼的笑:“是专职造反的哟~”

         利威尔:“……”这和他有关么?

         作者有话要说:与基友们的二三事:

         这段时间作者君超级卡文,于是去问秘诀,其中一个曾经一天撸了三万,所以作者君屁颠屁颠的去请教了:

         作者君:赐予我一天3W的力量吧!

         基友君:没啥特殊的力量,只需要一种东西——良心。【附带一个生无所恋的表情

         作者君:_(:з」∠)_为什么偏偏是我最缺的!【捂胸口

         基友君:有良心的我去扫地了……

         作者君:别忙走啊!求卖!一天两斤够吗?

         基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