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三八训
        二十四号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小雪,银桑从懒洋洋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就收到了高杉送来的红苹果五个,他盯了半晌,终究还是挑了两个最大的留下分给了利威尔,其他的三个也被他丢给埃尔文韩吉三毛他们三个了。

         要说圣诞节银桑还可能去喝两杯啊陪着圣诞老公公去送礼物,平安夜除了吃苹果他就不知道干啥了,所以银桑盯着苹果看了很久还是将它放在一边。

         之所以会抱着苹果守平安夜是一直以来的习惯,习惯到不想去改的程度了。第一个平安夜还是假发发起的,从那之后,每年的平安夜松阳老师都会买一堆的苹果回来分发,然后,全部都坐在被炉里等零点。真是不了解,为什么假发那个老古董却是第一个发起平安夜苹果活动的主谋呢?

         银桑眸光一闪,这高杉是要代替松阳老师的位置呀~

         说起来这两天埃尔文看他的眼神格外诡异,刚刚得知苹果来自高杉也是要笑不笑的,完全不知道感恩啊!

         要不是银桑,就高杉那个性子,怎么可能会多出几个苹果嘛!

         不过,说起来……银桑觉得这个天气再睡一觉比较好。

         希娜之墙和罗塞之墙玛利亚之壁之内的人们最不同的应该就是身份,王都里面住的是身份高贵的贵族和王室成员们,除此之外还有少数商队头领及护卫王都的宪兵团等成员。但是就如同所有的国家一样,少数人统领着多数人,却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

         大家在表示效忠的时候,总是会说“将心脏献给王”。银桑比较喜欢的却是将心脏留在自己身上,即使是武士,他也不认为切腹是武士表示效忠的手段。

         银桑盯着床顶,将大大的红苹果放在枕边,然后闭上了眼睛,果然还是暖暖的被窝里最舒服了o(*////▽////*)q

         *

         “利威尔,你……”因为中午之后雪渐渐的大了起来,所以埃尔文他们也回来休息了,在忙完了公务之后,他看了一会儿苹果之后还是将它放在一边了。

         对此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想想还是很想捂脸。

         ——坂田银时的情商……真的存在吗?

         想到前两天在王子殿下的府邸看到的暧昧景象,他现在在回想,他到底是怎么把“你们继续”说出口的?并且在那之后还淡定的关了门,但是身后的利威尔什么时候走掉的他就不太记得了╮( ̄▽ ̄”)╭

         埃尔文想到刚刚银桑把苹果递给自己的时候淡定的说是高杉送的之后就忍不住想要叹气,再一想到这段时间一直黑着脸说什么他们之间没关系“想太多是想把本来就很蠢的脑袋给撑爆吗”的利威尔,然后悚然……难道说其实利威尔还在暗恋?

         埃尔文觉得这个猜测有些可能,但是只要一想到利威尔会搞暗恋他就……忍不住想要笑。

         埃尔文在做出这个猜测之后曾经和韩吉三毛他们八卦了一番,结果被韩吉给反驳了,他说利威尔和银桑两个人只会这么说——

         “有种正面上我!”

         “干!”

         莫名觉得韩吉说的没错呢。

         埃尔文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甩出去,一边想着幸好利威尔不知道他们在后面讨论着什么,不然他觉得利威尔几年没指着自己的刀会和自己的脑袋相亲相爱。

         谁知道才开了门,就看到利威尔伸手关掉了斜对面房间的门,手中拿着一个大红苹果。

         ——那是银桑的房间。

         利威尔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愧疚感,他瞥了埃尔文一眼,默不作声的进了自己的房间——银桑房间的旁边,埃尔文眼尖的看到他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个红苹果。

         埃尔文急忙关掉自己的房门,本来还想和他们聊聊关于五天后的晚宴怎么拉赞助的事情也被抛到了一边,他捂着自己的嘴巴,努力让自己不要笑出来。

         利威尔居然跑去偷苹果!

         结果晚上说好的等零点银桑和利威尔都没来,埃尔文三人眼巴巴的看着三个苹果,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

         韩吉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要不是埃尔文严禁赌博,他简直想要拿出家当来赌这两个人之间的猫腻了。

         嗯,银桑确实摸到利威尔房间去了。

         下午醒来之后就没看到本来放在枕头边的苹果不见了,银桑坐在床上沉痛哀悼了一番不知道去了哪里的苹果【或许已经变成了残骸,然后从床上爬起来。

         银桑觉得自己已经习惯被包……不,喂养了。

         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利威尔房间的桌子上摆着两个大苹果,银桑和苹果们面面相觑,然后身后传来了利威尔的声音,“你挡在这里……”

         后半截话被利威尔吞进肚子里面去了。

         然后两个人就在房间里面面相觑,银桑看着利威尔黑沉沉的脸色,心里觉得格外古怪,面色不由也带了几分出来。

         他伸手拍拍利威尔的肩膀,利威尔不知为何没能躲开。

         银桑看了几眼苦逼的利威尔,不由也觉得极为苦逼,他偏头打量着房间的陈设,似乎在它们身上能看出几朵花儿来一样。

         利威尔终究还是黑着脸,用刚刚从雪里面浸出来的声音冷哼道:“你没事儿不呆在你的房间跑过来干什么?”

         干你!

         银桑咳咳两声,将那形象崩坏的两个字从作者脑海里抹去,十分无奈的捂住了肚子。

         “银桑还没吃晚餐……”他的目光略过利威尔,朝着桌子上的两个苹果望去,心里越发的古怪起来。

         “……”利威尔沉默半晌,不耐烦的站起来,“嘁!我带你出去。”

         咦?银桑眨了眨眼睛,再次将那份古怪直接压进心底,这种要破不破的状况最危险,所以银桑还是小心点好。

         银桑还没说给自己叫份外卖就好就被利威尔给扯着出去了。

         银桑之所以不想出门原因之一是懒,原因之二就是这些王都的人太八卦了,看到他的脑袋就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银桑开始思考如果没有人陪着吃不成饭的可能性有多大,半晌之后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不要深究比较好。

         人生已是如此艰难,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拆穿了。

         结果在小餐馆吃完饭银桑还没说什么就再次被利威尔给扯着走了。

         这样的发展不大对啊!银桑这么觉得,但是盯着利威尔那黑沉沉的脸孔还是决定回去再说,虽然他一向没脸没皮的,但是目前他还穿着一身利威尔买回来的衣服啊。

         穷*丝遇到矮富帅么?

         结果银桑又被拉回了利威尔的房间。

         “你和那个王子殿下到底怎么回事?”银桑他们可以尽情拷问,但是对于身份不一样的高杉完全动不了手,虽然他手很痒的表示可以去揍高杉一顿,结果被埃尔文否决了。

         银桑表示受到了惊吓ฅ (๑ 눈 д눈 ๑ )ฅ !!

         这种崩坏感让人无所适从啊!为什么利威尔会像一个吃醋的……在质问自己的,嗯,伴侣?卧槽这究竟是什么神展开?

         银桑尴尬的扯扯嘴角,“啊哈哈,哪里有怎么回事啦和那家伙怎么可能有什么嘛银桑感兴趣的……”

         银桑的脸一下子扭曲了,虽然他很想说自己喜欢的是女孩子,但是只要想到那一群女暴龙就怎么也开不了口,难道是女人太凶残了银桑才会……咦?才会?才会怎么着?银桑可是什么想法都没有啊!银桑是正常人嘛,怎么可能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呢,绝对是刚刚被电流弄得短路了!

         “……那个高杉,也是你的熟人吧?和你一样?”想到那个明明对外穿的一丝不苟,偏偏在书房穿的那么暴露难道是为了勾引眼前这个人?利威尔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扫射着银桑,怎么也看不出来这人有什么可勾引的吧?

         想到在埃尔文身后看到的场景,利威尔的脸色更加黑了。

         “……银桑才不认识那家伙!”提到高杉,银桑一下子咬牙切齿起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竟然比之前还要扭曲。

         利威尔瘫着张脸看着银桑,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话说。

         “说起来,今天和埃尔文他们约好了一起等零点……”银桑话还没说完就见利威尔嫌弃的斜睨了他一眼,然后一脚将他踢出了房间,然后“轰”的一声关了门。

         “……把苹果还给银桑啊……”银桑低声把话补足,然后头疼的扶着额头回房间了,看来今天要放埃尔文他们的鸽子了,不过……原来是问的那件事啊,还以为……

         银桑在房间里翻了半宿,好难得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就被韩吉兴奋的从被窝里挖了出来。

         “利威尔从袜子里面翻了双靴子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之所以选择靴子,是捏他自杉田在神谷生日的时候送了和自己一样的“情侣鞋”。

         嗯,银桑你真的不觉得自己的礼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