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选妃
        金狐咕咚一声从高墙上下来,却见一个黑衣人影受惊了似的站起来,正是在墙根下等她等睡着了的柳沐珝。

         “我的乖!吓死小爷我了!”柳沐珝拍了拍胸脯,打量了金狐片刻狐疑道:“你不是不能翻墙么?小爷还特地在这里等到你出来,想着再给你垫一回脚,怎么自己倒能出来了?”

         金狐内心也是有些惊诧的,方才越烟儿拉着她走出屋子,来到院墙下便从袖口中拉出一根丝一般的细线,固定在瓦沿后借力使力将她拉了上去。

         她此生和前世与男人打交道居多,前世的晚些年因身子不好,在军中是颇受照顾的。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日,会叫一个姑娘揽着腰飞檐走壁的。

         “越烟儿将我弄出来的,她好像颇有些功夫在身上。”金狐皱了皱眉,总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不奇怪,越家乃是簪缨世家,本家在京城承袭了爵位,分家倒是常年在外征战的。”沐珝摆了摆手,继续道:“越烟儿是分家的女儿,只因越贵妃要投皇上所好才接了过来,她与京城闺秀女子自然不同。”

         金狐这便了解了,越烟儿这行事作风不似闺阁女子做派,倒像是在外头野惯了的,果然像就是萧廉看中的人。

         她隐约记得前世萧廉是没有侧妃和侍妾的,在群臣夜宴的时候,她甚至听到萧献说过羡慕萧廉之类的话。当初她只觉得萧献是君王的客套,现在想想那时他必是发自肺腑的,萧廉独钟越烟儿,越烟儿又这样为萧廉筹谋,两人能在一起真叫人心中生羡。

         “小狐狸,说起来你也算武将家门出来的,怎就比别人差这样多?我是不会去和别人嚼舌根,说你堂堂一个大将军,别说是一掌打死一头牛,便是一只狗估摸着也能撵得你四处跑。不过你一个戍边回来的将军,太子殿下钦点的天下兵马副元帅,让另一个女人抱着出来,羞也不羞?”柳沐珝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

         金狐知他是玩笑,倒也没去与他计较,只朝他道:“你也知我只是副元帅,又不是元帅,我守城用的也不是拳头。你们将军将军的叫我,可知我在从前在戍边就是个从九品副卫,那几年我义父与义兄被打压得厉害,我还在城门上放过哨呢,哪里是什么正经武将?要说三军叫阵,我父亲与兄长都是极厉害的,兄长十五岁时便能连斩三将。”

         说罢,她又眯起眼,露出些憧憬的神色,“殿下在沙场上也厉害。”

         “哈哈,殿下又没上过沙场,你又从哪里知道?”柳沐珝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金狐也与他解释不清,前世萧献御驾亲征的时候是多么令外族闻风丧胆,她是体验过的。萧献成年后极其英武,在塞外的时候她甚至看他策马挽弓,一箭能同时射下两支大雁。

         只是这样的事现在并不能与柳沐珝说起,而作为羽林卫的他或许一生都会被禁锢在宫闱,也必然是看不到殿下在边塞的风姿。

         “你也别说我,你一个正经的羽林卫副指挥使,怎么整日无所事事的?”金狐反过来调侃沐珝。

         “你倒好意思,我原本有事要去找咱们太子殿下商议,不知是谁将我威胁到这里来。”柳沐栩叹了口气,朝金狐招手道:“回东宫罢,没与殿下知会一声便擅自跑出来,小狐狸,你的妇德长着脚跑了吗?”

         ——————————

         金狐回到东宫的时候便觉有些不对,似乎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含着一丝探寻,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怜悯?

         金狐微微皱了皱眉,看着她的那些人便立刻缩回了头,让金狐心里也生出了不少疑惑。

         “小狐狸,他们这样看着你,不会是殿下背着你在干什么坏事罢?”他口中所谓的坏事,自然就是在招幸什么人了。

         金狐看白痴似的看了柳沐珝一眼,不屑道:“殿下那个人你还不知道?白日宣淫?你信?”

         柳沐珝也觉得自己这猜测太没有分寸,与金狐一同在东宫找了一道,没看到萧献两人便往客居而去。

         两人前脚踏进客居的门,后脚金狐便被长好一把拉住。

         “我的主子,你可到哪儿去了?叫奴才这一顿好找!”长好急得一头是汗。

         金狐从袖中拿出帕子,边递给他边道:“什么大事累得你这样找我?殿下出事了?”

         “我的爷!您还顾得了别人!却不是殿下出事了,是您自己出事了!”长好一脸天要塌下来的表情。

         金狐一听这话震了一震,第一反应是难道皇帝真被她治出毛病来了?可越烟儿的蛊下得很浅,自己的医术计算再不济,也不至于差到这种地步。

         那么难道是南郡出了问题?义父与义兄现应该在筹备攻打苗人,按照南郡此时的兵力是不应该出差池的……

         要么就是北边的战乱提前开启?可如果是因为北边战乱,长好就不应该说是她金狐的事而非殿下的事。

         目前最最紧要的事情就只这三件,其他的都不痛不痒翻不起大浪,刨去这些金狐便猜不出是什么事情了。

         她于是皱了皱眉头,对长好道:“什么事?你直说罢。”

         “主子方才没出东宫多久,殿下便被皇后娘娘叫进宫了。”长好的眼珠似乎要瞪出眼眶外面。

         金狐却丝毫不被他的表情影响,一听这话立刻对柳沐珝说:“你听到了,殿下已经进宫了,你要么就进宫去找他,可别再跟着我了。”

         “你还真把过河拆桥的本事练到家了。”柳沐珝被她说得一愣,也没有走的意思,只气得笑了出来。

         金狐也没有理他,却觉得长好这忧虑来得有些莫名,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才到:“殿下进宫了便进宫了,你急着找我做什么?皇帝的病刚刚好了些,殿下进宫也是该然。你吓我这一身大汗……我昨日起便没有休息,你饶了我,让我歇歇罢。”

         金狐说着,就要扯回自己的衣袖走进客居去。

         长好哪里肯放她进去,跺了跺脚道:“我的将军,您可长点心吧!您还有心思睡觉,可知殿下进宫是做什么去的?皇后娘娘招了二十多位官宦女子,作势要为殿下选妃呢!这二十位女子都是皇后精挑细选出来的,了不比之前小打小闹的一个沈灵了!您还不快想想应对的法子。”

         ————————————

         长好万万没有想到,他心中英明神武的大将军,他心里笃定了的太子妃不二人选,那个在他的认知里似乎颇为靠谱的金狐,居然在听到太子殿下正在选妃的消息后,仍旧选择了回客居睡觉。

         然而主子的事奴才是不好太多过问的,于是长好瘪了瘪嘴,找小厨房的宋厨娘倒苦水去了。

         “喂,小狐狸,我有时候真的是搞不懂你,你对你家殿下爱慕成痴,怎么听见他选妃的消息反而一点也不着急?”柳沐珝坐在金狐窗台上,顺手拿了一个梨开始啃。

         金狐瞪了他一眼,一边倒水洗脸一边道:“殿下没什么好担心的,他向来一言九鼎,既说了要娶我为妃便绝不会食言,我信他。也正是如此,今日早些时他说要娶我的那刻,我才会失态成那个样子……”

         金狐想了想自己当时打翻铜盆的窘态,便觉自己十分可笑,也不知她当时匆忙离开后,太子殿下是怎么个想法。

         “他既承诺了我,我便不担心他会食言。只是他为这句承诺要背负多少,却是我现在最担心的。”说到这里金狐叹了口气。

         今日皇后大肆为太子选妃,必然是没有提前通知萧献的,而萧献会做出什么反应,金狐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那二十多位佳丽必然身出名门,每一位背后其实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势力集团。金狐前世便有这种感觉,萧献成为君王之后选那些妃子,到底有哪一个是他真心想选进宫的?又有多少只是为了安抚这些人的母家?前世说萧献勤于政务,鲜少流连后宫,有没有可能是他的后宫中,本就没有值得他流连的人呢?

         “唉,你又在想什么想得出神了?说不担心你家殿下,其实心里还是在想的罢?”柳沐珝吃完一只梨,把果壳往外头一扔,拍了拍手道:“得了,我便是天生的劳碌命,这便替你入宫去探一探,你家太子殿下选妃的情况如何。”

         柳沐珝说着对金狐微微一笑,轻盈地纵身跃下了窗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