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剖白
        “殿下要说的便是这个?于微臣而言,这算不得是唐突。”金狐笑了笑,手上的力道不增不减,“这是微臣的福分。”

         萧献垂下眼帘想了想,似乎是思考了一番措辞,才道:“金狐,从前我对不住你,我说的从前是指的何时,你应是知道的。否则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便不应该问起沈灵这个人,也不该不许我娶她为妃。”

         金狐早早便料到萧献会问她这个,她也一直疑惑萧献这一世的变化。不过想想便释然了,既然她能够重来一次,那么萧献为什么不能重来?

         只是前尘旧事于她而言太过苦楚,而她前世死得也太过难过和憋屈,最后没有能够帮到萧献,是她最大的遗憾。

         她于是顿了顿手上的活,抿嘴笑道:“微臣是知道。”

         “上天垂怜,让我重来一次,其实我一直在想,上天并不是为了补偿我,而是为了补偿你。”萧献眯起眼睛,似乎在回忆前世的种种。

         金狐一听这话便愣了,摇头道:“殿下这话说差了,金狐这点心思算不得什么,殿下前世为江山社稷的作为,才是上苍要补偿的。”

         她见萧献不置可否,也不想过多讨论前世的事,于是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个,昨日太后罚殿下跪祠堂,是有太后的道理的。那样的闲书不看也罢,微臣知道殿下仁心,想要补偿微臣。只是微臣私心底下,只要殿下常常将微臣带在身旁,便十分心满意足了。”

         萧献听了她的话,内心生出一股无奈,仿佛心里有一肚子话却没有倒出来。

         他其实是想对金狐剖白自己内心的想法,然而大概是前世被他伤了太多次,金狐似乎不太愿意触及两人的感情。说什么在他身边就心满意足,也许金狐说的是实话,可只要想到她跟在他身边,而他们的关系仍是主从,萧献心中便生出一种不平。即便像皇祖母说的纳她为侧妃,萧献也觉得太辱没了金狐。

         罢了,这事还是得一步一步来,前世造的孽,今生跪着也要还完……况且金狐并不是恨他,只是无意识的不信任他,即便自己跪在地上,怕是也抚平不了她前世求而不得的苦。

         “嗯,昨日你留在父皇那里,后来可还好?我没见周善喜过来,料想你是无事的。”萧献勉强一笑。

         金狐并未抬头注意萧献的表情,只答他:“微臣无事,只是后来越贵妃带着沈灵和她母家三小姐越烟儿去侍疾,倒是出了几件蹊跷事。”

         她看萧献皱了皱眉头,便原原本本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讲给他听。

         ————————

         “那越烟儿冷淡得紧,可皇帝看得出正经是疼爱她的。只是微臣不明白,若越烟儿是受贵妃指使给陛下下蛊,那么贵妃必然是知道的。而昨日贵妃似乎并不知情,那么越烟儿是何种原因要给陛下下蛊?”金狐抬起手撩了撩鬓发,手上力道不减,继续给萧献按着。

         “那个越烟儿,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你不用在意。”萧献摇了摇头,“她前世曾出言提醒过我留意萧景,之后这人就不知所踪了。我虽不熟悉她,却至少确认她是没有恶意的。”

         “她提醒过殿下留意萧景?”金狐愣了一愣,“那微臣真要仔细想想这个人,昨日在宫里见到她,微臣便觉得不是第一次见,并且有一种极熟悉的感觉。”

         金狐一直觉得这人蹊跷,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宫里的事交给我罢,前世是我昏聩,识人不明……这一世我绝不会如此。”萧献说着将颀长的身体微微前倾,一手托着下巴笑道:“以后私底下别用‘微臣’两个字,也不用称呼我为‘殿下’,直接你我相称便好。”

         “这不合规矩。”金狐小声抗议。

         因为前世思慕了萧献那么多年,金狐在内心想过萧献千次万次,只是千回百转的名字都是“殿下”和“陛下”,要她称呼萧献为“你”,金狐觉得自己花上几年也不定能够适应得过来。

         “规矩是做给人看的,况且不过多久,便没有这个规矩了。”萧献修长手指抬起金狐的下巴,看着她褐色的眼眸道:“昨日之所以被皇祖母罚跪,是因为我已与她知会,会娶你为太子妃。”

         萧献这话一出口,只听“咣当”一声,金狐竟然将那铜盆抻得一翻,砸起一片水花到萧献衣摆上。

         “殿下赎罪!微臣……微臣……”金狐似乎被这消息震晕了,手忙脚乱地收拾铜盆和水,然而在地上忙活了半天却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无碍的,你起来罢,等会让人收拾。”萧献一边拧着衣摆上的水,一边无奈地看着金狐笑。

         “殿下赎罪,微臣觉得自己需要冷静片刻……”金狐也顾不得萧献身上的水,猛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走向门外,而后飞快地关上了门。

         ————————————

         金狐一路飞奔到摇光湖畔,才抚了抚胸口盘腿坐在地上。

         太子……妃?那是今后要做皇后娘娘的人!自己哪里有这样的福分?且不说自己家世平平,但看容貌和仪态也都没有多出众,若是今后让她来母仪天下,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萧献难道疯了吗?他素日里并不是那样冲动的人,怎么会和太后提这样的话?这人果然是为人太善,亏欠了便要一力弥补,心中只想着别人,丝毫也不顾虑自己委不委屈。

         前世人人说沈灵委屈了萧献,那么她若真成为太子妃,岂不是让萧献更加委屈?

         正想着,金狐便感到脑后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砸了一下。

         “谁!”她猛地回头,却看见老榆树的枝丫上坐着柳沐珝。

         “哟,小狐狸,”柳沐珝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看了看金狐的脸色,狐疑道:“哎,出什么事了?脸竟红成这样?殿下没跟你在一处?宫里又出大事了!”

         “怎么?难道我把皇帝治出毛病来了?”金狐皱了皱眉。

         “自然不是,陛下今日晨起气色好了许多,只是今早就听到传闻说,妖狐昨日夜袭了宰相府邸,成王当时正在宰相府上作客,将妖狐给一举拿住了。”柳沐珝一屁股坐在金狐旁边。

         “成王拿住了妖狐?这倒真是件大事……”金狐垂下眼帘兀自思索。

         成王拿住了“妖狐”,还是在宰相府拿住的,这于成王一派并不是什么好事,甚至说是灾祸也不为过了。

         原本下蛊的事情皇帝就在怀疑贵妃,而贵妃与成王是母子,沈氏又将要与成王结亲,这个时间成王在宰相府上抓住妖狐,便显得尤其微妙。

         皇帝表面上可能会赞成王缉拿妖狐有功,可实际上会更加疑惑整个妖狐事件和巫蛊之术,都是越贵妃一派一手策划的。如沈相那样精明的人,绝不会下这样一步漏棋,金狐甚至认为昨日“妖狐”祸乱宰相府,被成王缉拿的事情,沈氏一族应该是想掩盖过去的,却无奈被什么人传了出来。

         然而金狐始终认为妖狐之事不那么简单,这背后似乎有什么更加深的意图,只是被遮掩住了没有暴露出来。

         “小沐,你知道越烟儿住在哪儿?”金狐突然朝柳沐珝问道。

         “哈,你算是问对人了,这京城中就没有小爷不知道的事!只是你想做什么?她可是皇帝老子心尖尖上的人,得罪了她萧献也保不住你,难道你还想去会一会她不成?”柳沐珝看了看金狐,摆手道:“她长得不好看,至多也就是和你一个档次,不过是与原皇后长得像,才被传作是绝世美人。你若要担心她能抢你家殿下,倒真是错了主意,殿下心里可只有你呢!”

         “柳沐珝!你怎么就长了一张这么欠教训的嘴!”金狐的脸更红了,咬牙瞪着他,从袖口中拿出一个药瓶在他眼前晃了晃,“规矩带你的路罢,仔细我一瓶药给你灌下去,让你长久的浑身上下有一点痒,又有一点疼,其他大夫却发现不了你的病症。”

         “好毒的心肠!”柳沐珝咧开嘴笑笑,指着金狐道:“你只管欺负我罢,不用你手上的什么好药,你只消在殿下面前吹吹枕头风,便有我难受的时候。”

         “柳沐珝!”金狐的面上更红了,也懒得在跟他废话,一把拎着他的衣领走向东宫大门。

         “哎,不叫上你的殿下?”柳沐珝被她扯得十分不舒服,扭了扭脖子打趣她。

         金狐一脚踹在柳沐珝身上,“你再多话我毒哑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