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进宫
        “金狐,你……”萧献刷地站起身,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金狐,也不叫她起身。他径自在房里走了两圈,闭了闭眼才对她道:“你是不是以为,本宫要让你出征,所以才对你这么好?”

         金狐低下头,没敢说是,但也没说不是。

         萧献看她一眼便知她心里的想法,叹了口气解释道:“你想差了,本宫想派卫祭出征,由本宫亲自监军,所以问一问你的意思。”

         “殿下要监军?”金狐一听这话便急了,仰起头皱眉道:“鞑靼人凶残好战,这一仗比南郡之战有过而无不及。再者如今皇帝病重,本就是殿下建立威望的好机会,为何要去监军?”

         “萧景要娶沈灵为妃。”萧献喝了一口饭后茶,慢悠悠地道。

         金狐的瞳孔骤然一缩,“七皇子他……要娶沈灵?”

         前世就是沈灵与成王合谋害了萧献,这一世可倒好,沈灵直接就嫁给了成王,那今后萧献……金狐想到前世萧献被折磨的惨状,十指紧紧握着拳,指甲几乎要掐进掌心里。

         “这个我早就料到了。”萧献放下茶杯,向金狐解释道:“沈灵的父亲是当朝宰相,沈家的势力也是越贵妃和母后最为看重的。我前脚回绝了母后,越贵妃后脚就和沈相搭上了线。沈相那样精明的一只老狐狸,立刻就倒戈到了萧景那一边。”

         “那么皇后娘娘……会给殿下挑一个与沈灵家世相当的太子妃?”金狐急忙问他。

         如沈灵一般家世的闺秀并不是没有,但家世显赫到这个位置,也就是那么几个家族,嫡女就更少了。沈灵其实已经算是世家嫡女中最出挑的,也难怪前世萧献会选她。

         那么还有没有能助萧献扳倒成王的人呢?金狐的脑子里飞快地转着。

         以皇后的立场陈歌确实是太子妃的绝佳人选,但陈歌的家世不够显赫,或者说因为本就是皇后一族,有没有她其实都是无所谓的。除去皇后娘家陈氏一族,那便只有沐国公高氏一族,和开国元勋中唯一善终的柳氏一族了。

         金狐记得前世沐国公嫡女高想容是萧献的贵妃,而柳氏一族的柳惜梅是贤妃,今世的太子妃人选,大概就是这两位中的一位。

         “你又在乱想些什么?母妃那边本宫已说过了,暂且不立太子妃。本宫八岁便是太子,掌东宫十年,难道还缺不得太子妃母家的助力?立妃的事暂且搁置,本宫想听听你对出征鞑靼的看法。”萧献拉金狐坐回桌边,顺手倒了杯茶给她。

         金狐皱了皱眉,对萧献不立妃的事情并不赞同。但因为萧献问她,她便搁下心中的疑虑答道:“殿下监军是极明智的,因南郡告捷,殿下斩奸臣用忠贤,贤名已经远播天下。如今殿下更需要的的确是威名,而若是这次将鞑靼一举击溃,继承大统可以说是顺应天道民心了。”

         “本宫也是这样想。”萧献微笑颔首。

         “殿下,微臣……想与殿下一同北征。”

         萧献愣了一下,笑道:“这个自然,难道爱卿想过不去?本宫出征,爱卿自然是要与本宫同心同德。只是辛苦你方才经历苦战,立刻又要上战场。”

         金狐听到“同心同德”四个字,鼻尖冒出一层细汗,脸上也红了一大片,摇头说道:“不,不辛苦……这是微臣的福气。”

         ————————

         用完晚膳,萧献便拉着金狐一同在瑶光池畔散步,金狐觉得有些奇怪的是,萧献似乎对她的身体状况颇为关心。

         她估计萧献是怕征战中出状况,连忙保证到:“殿下,微臣是武将,身体比一般女子强健得多,出征时绝不会拖殿下后腿。”

         比一般女子强健得多,前世为何会咳血?会瘦成一把骨头?萧献细细看着她的脸,只见她的皮肤健康而光泽,唇色也颇红润,确实不像病态的样子。

         “这样便好,你要好生保重身子,自己就是个药师,若还不能保养好自己,叫别人怎么安心请你看诊?”萧献说着,又牵起金狐的手。

         两人没走几步,便遇见了陈皇后身边的掌事太监康德,只见他走到两人面前,跪下朝太子行了礼,便道:“参见太子殿下!奉皇后娘娘懿旨,宣天下兵马副元帅金狐入宫觐见。”

         因为这日才进京,金狐的帅印还未归还,所以这个时候还有元帅这个头衔。只是皇后为什么会单独召见她,倒是让她十分不解,需知前世她连皇后的真容都没有见过。

         “皇后……要见我?”金狐有点迟疑地指了指自己,生怕那公公是传旨传错了。

         萧献也觉得有些古怪,皱着眉问道:“这个时辰,眼看宫门就要下钥了,母后传金狐有什么要紧的事?”

         康德朝萧献做了个揖,才道:“娘娘的旨意,奴才不敢妄自揣测,只说请金将军随老奴入宫,若赶不及出宫今夜就宿在宫里。”

         金狐是没有进过后宫的,被皇后召见本就游戏慌,一听要宿在宫里更慌了,将萧献的手也抓得更紧。

         “莫慌,我与你同去罢。”萧献轻轻拍了拍金狐的肩膀。

         康德看了看萧献,又看了看金狐,福了福手道:“殿下,皇后娘娘只召见了金将军。”

         “母后只召见金狐……”萧献皱眉思索片刻,对康德道:“本宫有些话要单独对金将军讲。”

         康德忙道:“老奴远些候着便是。”

         康德与身后跟着的两个太监走远,萧献才转头对金狐到:“放宽心,母后召见你必是因我出城寻你,加上方才陈歌入宫嚼了舌根。你是初次入后宫,许多规矩必然不知,本宫叫长好跟着你,出了事本宫兜着就是。母后讲话有些刻薄,有委屈你便收着些,回头与我说便是。晚些我会寻个由头进宫,你如今还是兵马副元帅,没人敢动你。”

         金狐听萧献这一番话,感觉自己就是立刻为这人死了都好,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点了点头便跟康德进宫了。

         ————————

         前世金狐是没有进过后宫的,只知道这里头藏污纳垢,勾心斗角,俨然就是另一个朝堂。她守城是一把好手,可真要她和一群自幼被训练出来的女人斗法,怕是活不过三日她也就被害死了。

         由康德引着,金狐径直往皇后宫里走去。她穿一身制式的常铠,头发束了一个马尾高高扎起,宫女太监都没见过这样打扮的女人,少不得要朝她身上多看两眼。

         这眼神让她颇有些不自在,她觉得这宫里的人,似乎想用一双眼睛从人身上挖出点什么似的。不似在南郡的时候,守城的兄弟虽然满面风沙,不比这里的人瓷器一般的晶莹,可他们的眼睛是极透亮的,让人看着安心。

         “将军,凤仪宫就要到了,将军是朝堂上的人,后宫的规矩老奴本不便多嘴。可将军又偏偏是个女人,见到太后的时候只三样:少说,多看,跪着别起来。”康德缓缓地道。

         金狐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多谢公公提点。”

         康德轻笑两声,“将军客气了,您是太子殿下心尖上的人,这可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啊。”

         金狐一时语塞,竟不知道怎么回他的话。她虽不知自己怎么就被传成萧献心尖上的人,可这话却让她挺受用的。

         ————————

         待到了凤仪宫,金狐整个人却有些蒙了,因为她全然没有想到,母仪天下的皇后会住在这样的殿宇中。

         在她看来,皇后应该是皇帝最亲最爱之人,凤仪宫也应是整个后宫最祥和,龙气最重的地方。

         然而眼前的寝宫如同雪洞一般,每一个宫人都是一样呆滞刻板的表情,就连殿中的熏香似乎都透着丝丝的凉气。在这个殿宇中,似乎墙上的每一块砖,屋顶的每一片琉璃,都冷透了。

         七彩琉璃珠帘后面端坐着一位女人,看不清楚容貌,但单从坐姿就能看出气质不凡。

         只是那气质似乎是硬邦邦的,没有温度的。金狐甚至在想如果她是皇帝,进入自己爱妻的寝殿看到这样一幅情景,恐怕也会提不起兴致直接走人罢。

         “你就是金狐?”珠帘后传来毫无起伏的声音。

         “微臣金狐,给皇后娘娘请安。”金狐连忙跪了下去。

         只见两位宫人打开那七彩琉璃珠穿成的帘子,陈皇后便走到了金狐的眼前。她穿一身极华贵的凤服,金狐看到她高耸的发髻和华贵,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乎有些替她觉着辛苦,

         “金狐……”皇后的声音清冽冷艳,似乎还带着一丝嘲讽,“年纪不大,本事不小。甭低着头了,本宫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天仙容貌,竟然蛊惑本宫的皇儿不愿选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