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妖狐
        金狐这一缩,让萧献彻底不知该怎么办。

         他前世是明君,将自己生命中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朝堂之上。他的父皇并不是一位多英明的皇帝,留给他的是一片官不清,民不顺的江山,甚至国库都因为累年的虚耗而极为空虚。

         所以他上辈子几乎都耗在了如何让百姓更安居,如何让边关更安宁,如何让官吏更廉洁,如何让国库更充盈上。所有和情爱有关的东西,他都要一点一点的学。

         “咳,方才那样很好。”萧献移开眼睛,晃了晃自己的右手。

         他的面色有些抱赧,头偏向一边,修长的手指随着手腕的动作划出好看的弧线。

         萧献这时本就是一张青涩的脸,那有些无措的表情更显出些诱人的味道,纵使金狐活过两世的老脸也有些微红。她一把攥住萧献的手,细细捏来才发觉除了掌心有些茧子,那双手的手背十分细腻,简直好摸得要命。

         气氛一时有些旖旎,萧献用没被金狐攥着的那只手摸了摸她的脸,而后在她额上亲吻片刻。

         金狐正沉醉在那温润的触感中,却听见头顶上一阵细碎的声响,不仔细听必然是听不见的。而萧献与金狐都是警觉之人,故而几乎是顷刻间,萧献便揽着她进了里间。

         太子入宫不可佩戴兵器,所以萧献身上什么武器都没有,他于是碰地一声打碎了茶壶,将碎瓷片夹在指尖。

         萧献熄了屋内的烛火,纸窗透出外清晰地透出一个人影,萧献手中的瓷片当做暗器飞出,然而击中的似乎是什么金属制的东西。窗外那人影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惊了一下,而后便是一阵衣袂飞舞的声音,萧献看金狐似乎有些受惊,于是便没有去追,而是一直护在金狐身边没有离开。

         “方才是怎么回事?”金狐心有余悸,凤仪宫的琉璃顶上怎么会有人……而这个人,似乎还是在监视着萧献或者她的举动。

         “宫中最近有些不干净,父皇也是因着这原因病的。”萧献皱了皱眉头,“今日去给父皇请安,便领了父皇的命督办这件事。”

         “督办?不日便要出征了,为何给你这样的差事?”金狐皱了皱眉头,这事应该交由羽林卫中的暗卫才是更好。

         “父皇的心思不好猜,只是这次去看父皇时,他的情形实在不怎么好,料想也与这几日京中发生的异事有些关系。”

         说罢,便将从周善喜与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出听来,前几日发生的事情讲与金狐来听。

         京城有个大盐商江大齐,前几日带着商队进了盐往城里赶,正在京郊小道的时候却碰到一名白衣女子拦车。

         在这人烟稀少的京郊碰上白衣女子,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骑在马上的江大齐似乎感到一阵寒意直冲上了天灵盖,拽着缰绳准备绕行。可在这白衣女子撩起面纱的一刻,江大齐却走不动了,而是皮球般一骨碌就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江大齐听那女子的声音,在看着样貌,一把老骨头登时就酥了。也不顾管家和家仆的反对,立刻就将自己带在路上的两名侍妾赶下马车,极尽谄媚地将这白衣女子扶入了车内,自己也挤了进去。

         当晚的江府不断传出宛如天籁的丝竹管弦之声,可第二天一早起江府便无人进出,江家的布坊也不再开门。待到邻里觉察出不对,官府的人冲开江府大门时,却见内中尽是一片尸体,这些尸体并无半点伤痕。

         “这又与宫里有什么想干?不过是命案而已,何须要惊动到太子头上?”金狐皱了皱眉。

         “光是命案自然牵动不了父皇,只是这江家的死法太过匪夷所思,便有人传言这事是妖狐所为。且在数日以前,父皇与越贵妃在宫中竟见到了名白衣女人,此事波及到宫中,便是天大的事情。”萧献叹了口气。

         “白衣,白衣……”金狐顿了顿,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事情。

         这便是前世有名的“妖狐夜出案”,金狐前世在京中呆了不过两天,还了帅印封了郡主便回到南郡。只是今世要她涉足进这个案子,她却是毫不知情的,完全无法成为萧献的助力。

         “这案子我只是督办,明日便会有人入宫与我一同办案,那人……”萧献又露出那种不能忍受一般的表情,与前几日提到此刻时近乎是同一表情。

         “殿下说的……可是那日在东宫被当做刺客的人?”

         萧献点了点头,笑道:“真是冰雪聪明,便是他了……明日我引荐他与你认识。”

         ——————————

         第二日清早,萧献方起身听见下人传话,说羽林卫副使柳沐珝求见。

         他这个太子本就做得自律,已经养成了事必躬亲的习惯,身边连个伺候的侍女也不要。只见他一边系着帽带,一边朝那传话小厮道:“奉茶,叫柳沐珝在前厅等我。”

         “等什么等,卑职来伺候太子殿下梳洗更衣啊!”

         萧献闻声回头,只见一名身穿羽林卫武服,腰挎长刀的青年斜靠在门边,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你伺候我?我可不敢,保不齐让黔国公一刀给切了。”萧献扣好腰封,指了指柳沐珝笑道:“你就不让我过一天安生日子。”

         羽林卫副指挥使柳沐珝,乃是开国元勋——超一品大员黔国公的曾孙,十四岁便因容貌出众被誉为“京城第一美人”。

         正因如此,没有多少世家子弟愿意与他结交,毕竟只要是站在柳沐珝身旁,落到佳人眼里便必然成了陪衬。世家子弟大多心高气傲,哪有愿意做陪衬的道理?萧献却不一样,他年幼时相貌并不出众,而柳沐珝是自小是他的伴读,那时两人便好得形影不离。

         似乎萧献这人对人完全不存在妒忌,只存在欣赏一般。

         萧献执掌东宫后,柳沐珝也时常会去东宫找他,因为家世显赫,柳沐珝的地位与皇子几乎是平的。而萧献前世的贤妃柳氏,便是柳沐珝的嫡出妹妹。

         “唉,听闻南郡的女元帅回来了,我昨日便到你殿里去探了一探,你那东宫可比皇宫守卫森严,我竟差点暗卫被扎一脸暗器。”沐珝说完笑了笑,“那女元帅与我想得可不一样,快叫她出来让我近处瞧瞧。”

         正巧这时金狐也从客居中出来,见到柳沐珝只是微微愣了片刻,便对他做了个揖。

         “柳大人。”金狐不亢不卑道。

         “咦?你认识我?”柳沐珝指了指自己,“殿下同你说起过我?他可有说我断案如神?今次的案子有我在这里,便不会让殿下费一点脑筋。”

         “……”萧献没有与金狐说起过柳沐珝,只是他与柳惜梅长得太像了,对于前世的情敌,今世也可能会继续做情敌的人,金狐自然不会忘记。

         “唉,女元帅你真是回来得早不如回来得巧,一到京城便碰上这百年不遇的奇案。我们原以为只是杀人命案,可现在看来比杀人命案复杂许多。”柳沐珝深深了解萧献的秉性,也不卖关子,直接了当地道:“昨夜宫里出大事了!”

         萧献微微一愣,挑了挑眉毛道:“能惊动你这么早来与我说,必然不是小事。用过早膳了么?去前厅边吃边说罢。”

         ————————

         皇后宫中一向简朴,但厨子的手艺是极佳的。柳沐珝拿了个热烘烘的白面大馒头,一边夹着封腌小菜,一边对萧献到:“你可知前几日江家的命案就不止是灭门,奇的是:仅仅一个晚上,江家连人带狗,就连水塘里的鱼和厨房里要下锅的鸡,所有的活物全都死光了。仵作去验过,没有一点伤口和血迹,附近居民也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今早送米的伙计敲不开府门,才被人发现的。”

         萧献自己添了粥,给身边的金狐也添了一碗,见柳沐珝盯着自己的手不放,便抬起手看了看,道:“怎么?我手上有什么让你怀疑的?”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看你这双手,实在是再好看也没有了。”柳沐珝眯起眼,颇为羡慕的样子。

         萧献的手指修长肤色白皙,骨节十分匀婷,这双手并不是包养出的柔弱之美,而是散发着一种充满了力量的美。然而柳沐珝提到手,却让金狐灵光一闪,放下碗到:“你说江家不止是人,家里所有的活物都死绝了?”

         “真是这才奇怪,杀人便罢了,将活物全部屠尽,这是个什么道理?”柳沐珝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

         “就怕不是故意这么做的。”金狐皱了皱眉,对沐珝道:“柳大人,能否带我们去江家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