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冲突
        柳沐珝当年就因容貌名满京城,他的孪生妹妹柳惜梅几乎与他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容甚至比柳沐珝更精致些。即便只穿了褐色的武服,也不减绝代风华。

         虽然明知萧献并不过分在意容貌,可金狐与这么一个绝世美人站在一起,心中难免会生出些许气短的情绪。

         “柳姑娘,殿下眼看就要起身了,我这就赶去他营帐服侍,便不再与你切磋武艺了。”金狐说着,又朝柳惜梅作了个揖:“柳姑娘武艺超群,安南甘拜下风。”

         柳惜梅听她这样说似乎挺高兴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行,那走吧?我之前看过陈歌妹子的信,说你这人是最不好相处的,我看着倒是还好啊……”

         金狐愣了一下,才想起还有陈皇后的侄女陈歌这号人,原来京城这些显贵的儿女们私下都是有书信联系的。可柳惜梅这句“走吧”,却让金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觉得应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己要去伺候殿下,所以两个人理应分道扬镳的,只是不知道柳惜梅为何又要与她一同。于是金狐稍稍迟疑片刻,朝柳惜梅问道:“走……柳姑娘要走去哪里?”

         “你这个人真是奇怪得很,自然是与你一同去服侍殿下啊!”柳惜梅有些古怪地看了金狐一眼。

         金狐听她这样说忙将她拦下,心想若萧献这个时候刚起床,那白皙修长的身子岂不是要被这女人看光了去。于是神色正经地朝她道:“柳姑娘,里面是太子殿下,这营帐不可随意闯入的。”

         “奇怪了,那你为何可以进去?”柳惜梅皱眉,“难道我与太子哥哥这么多年的交情,还比不得一个你?”

         金狐朝她笑了笑,“柳姑娘,事关礼法而非交情。殿下允许我进去,我自然是可以进去的。而姑娘若贸然闯进去,一则对殿下不敬,二则对姑娘的闺名有损。”

         “无妨,反正除了殿下,我这辈子也不跟别人了。”柳惜梅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除去陈歌那一次,这是金狐第二次觉得跟人沟通起来这样费事。

         她看了柳惜梅一眼,提醒她道:“柳姑娘或许无妨,殿下那边便不知了。只是里头是殿下的营帐,这样的事姑娘说了不算,还得看殿下的意思才好。”

         金狐这样说,便是暗指即便柳惜梅思慕着萧献,萧献也不一定会纳柳惜梅为妃。

         而这柳惜梅曾经是京城第一美人,是早早就被男人捧惯了的,况且家世又十分显赫,自小就是被家里当做娘娘来培养的。金狐这一句话,几乎是打破了她以往十多年的认知,自然让她颇为气愤。

         “你不过是才将晋封的郡主,怎么如此不知礼数?陈歌妹妹的话果然没错,你这人真不好相处。”柳惜梅竖起眉头。

         金狐听她这话也火了,“柳姑娘去问问你的两个兄长,殿下的营帐可是你能随意进出的?闺阁女儿全然的不知避嫌,倒成了我不懂礼数了,真真滑稽!”

         “你……牙尖嘴利!”柳惜梅咬牙看着金狐,双手咯咯地握成拳头,飞起一腿朝金狐肩上招呼过去。

         ——————————————

         金狐本是没防备着的,被她这一下打到肩膀上,倒是打得生疼。

         想到这人前世是萧献的妃子,而今生又是一副非萧献不嫁的姿态,让金狐心里的醋味一下子翻了上来。她是在南郡野惯了的,也不管自己打得过打不过人家,化掌为刀就朝柳惜梅劈了过去。

         一大清早的两个女人打架,尤其是两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在营帐中打架。在将士们眼中便是极为香艳的事情了,故而没过多少时候,两人周围竟陆陆续续地围起了一圈人。

         只见两人翻天覆地地走了百十招,柳惜梅突地一掌正打向金狐的胸口,却突然感到后颈被人拎了起来,然后一个旋转被丢到一个人怀里。

         她回头一看,抱着她的是他兄长柳沐珝。

         “二哥!”柳惜梅跺了跺脚,“我们二人还没打出个胜负,你拦什么拦?”

         “可不是我拦你。”柳沐珝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是殿下舍不得郡主与人动手,为兄只是接了你一把。”

         柳沐珝说着指了指萧献,柳惜梅这才看到萧献正拉着金狐的手,一脸关切地朝她问着什么。只见金狐摇了好几次头,萧献才露出放心的表情。

         这天萧献穿着一身银铠,背后披着月白色的披风,他的身量高挑修长,因为这时还是少年的模样,便更显得清俊秀雅。年幼时萧献的长相是不如柳沐珝的,而如今的萧献比相貌阴柔的柳沐珝更多了几分潇洒和英挺,很难比较谁才更受人瞩目。

         “太子哥哥!”

         柳惜梅一看见萧献,立刻满心欢喜地朝他走了过去,只是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

         原来,她看见萧献在金狐身侧蹲了下来,伸手去给她系方才切磋时不小心松了的绑腿布带。

         “柳妹妹来了?怎的与金狐两人这样热闹?”萧献给金狐绑好绑腿后站了起来,又理了理她的衣服褶子。

         “太子哥哥,你来得倒是正好了,我竟然不知你的这位郡主有这样多的规矩。自己巴巴的要贴上去服侍你更衣,倒不许我跟着。”柳惜梅说着,还瞪了金狐一眼。

         萧献听她这话笑了笑,揽住金狐的肩道:“柳妹妹倒是不知了,平日里都是我去伺候我的这位郡主更衣的,只是今日起晚了,倒劳烦她来叫我。”

         ——————————————

         照理说,萧献对柳惜梅说的几句话,是极力为金狐撑腰的。

         而在这日行军的过程中,萧献发觉金狐不但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反而十分烦恼的样子。

         见她一个人骑马在自己身后悠悠的晃着,萧献忍不住勒马停了两步,朝她低声道:“怎么回事?是身子不舒坦还是心里不舒坦?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殿下是不是觉得微臣……不是个贤惠的好女人?”金狐沉默片刻,突然道。

         “嗯?”萧献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低声笑道:“罢了吧,谁要你对她们贤惠?我只看到你对我是极贤惠的,若是对别人贤惠了去,我倒真要吃味起来。”

         金狐听了萧献的话,心里更加烦闷了起来。

         这些日子她总有许许多多的烦恼,而萧献一直纵着她安慰她,却从来没有寻过她的不是。正因如此,她便觉得萧献是在忍着她的,总有一日会爆发出来。

         “殿下,那些事我真的做不来。”金狐怕别人听见她说话,驭马往前赶了几步,萧献立刻追了上来。

         他见她情绪似乎不怎么好,便与她并肩而行,伸出修长的手臂扳过她的脸正色问她:“什么事情?方才柳惜梅给你委屈受?”

         金狐摇了摇头,皱眉道:“没有,我是说贤惠这一词,我是真做不来。我心里容不得别人。”

         “我与你说过不选妃,你不需容得下别人。”萧献抓住金狐的手握在手心,轻声安慰她。

         金狐并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顾左右而言他道:“微臣方才一个人走在殿下后头,便想到南郡黎太守祖上的传闻:听说黎太守祖父的妻子,乃是南郡极有名的贤内助,叫杜若温。那时黎家也不算大户,但颇有些财产,黎老是极疼爱妻子的,于是也没有纳妾。他的妻子为了家族,竟为他纳了四房妾室,还将那四人料理得其乐融融的。正因为此,黎家在太守祖父一带开枝散叶,迅速成为南郡的望族。”

         “这故事我也听过。”萧献点了点头。

         “殿下既然听过,便应知晓其中的利害关系,纵使殿下不愿要其他女人,太后与皇后必定也不会坐视不理。之前微臣对您说过让您娶姜玉云为妻,当时微臣好像有多大度似的。但那是因为当时微臣以为自己得不到殿下。”金狐闭了闭眼睛,难过道:“如今知道自己可能会成为殿下的妻,若要微臣与那杜若温一般,还不如直接一刀砍了微臣算了。”

         “你就在担心这个?”萧献一双凤眸笑的弯弯的,如新月一般。

         “殿下,您不知道……”金狐紧紧抓着萧献的手,语气竟有些哽咽,“方才柳惜梅要与微臣一同进营帐服侍您更衣,微臣已犯了七出中的妒。微臣还不是殿下的妻子,便……”

         “谁说我不知道?”没等金狐说完,萧献便打断她的话,“方才你们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只是没想到她又与你打起来,否则我早就出来了。”

         萧献见金狐愣愣地看着她,叹了口气道:“金狐,我们前世虽相交已久,却并不了解彼此的心性。你待我的情我心知肚明,所以你往往会怕,会猜测我的想法,总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

         金狐点了点头,萧献说得一字不差,她一直是患得患失的,虽极力克制却无法不这样去想。

         “虽到了如今,我也是同样倾慕于你,可我不疑你,因你前世对我的那段情。而前世是我对不住你,你心里不信我,都是我自己做下的,我可以慢慢让你信。”萧献将金狐的手放在唇边碰了碰,抬起头看着她道:“金狐,你就是你,善妒也好,家世怎样我也不在乎。七出是为约束妇人而定,不是为约束你,你是将与我一同指点江山之人。有你待我的那份情我便已十分满足,而你的在军中的分量,更让萧献觉得此生有你是萧献之大幸,也是大齐之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