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 另一个自己
        夏可贤顿了顿,没有看她打算从旁边绕过去,蒋文瑞又抢一步过去,脸上的笑别提有多得意。

         这次夏可贤盯着她的脸道“让开。”

         蒋文瑞眼睛瞪大,道“不让怎么啦?”

         身后几个女生看势头不对,没想到蒋文瑞来真的,怕惹出什么麻烦牵连自己,就走过去拉她道“算了算了,人家是尖子生可有老师撑腰咱惹不起。”

         夏可贤走向台子,拿了根粉笔一抬腿很轻松的上了腰那么高一点儿的台子,她拿起旁边桌上的书看了起来挑选合适的文字。

         蒋文瑞不服的推开她们,道“不过是老师的一条狗,还好意思在我面前甩脸子。”

         夏可贤一怔捏断了手里的粉笔,咽下了这口气,继续看书。

         蒋文瑞有些下不了台,骂了句脏话,声音提的更高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她骂街,道“装什么高人一等。”说着爬上台子走去,一把扯住夏可贤的校服将她转了过来,夏可贤扔下书在蒋文瑞那个“你妈”话音未落之时,已经一手掐住她细长的脖子往自己跟前用力一拉,她整个人踉跄的向前跌了几步,瞪着眼睛尖叫一声,“你要干什么?”吓得甚至不敢看夏可贤。

         身边的女生也吓傻了,她们本来也就是跟在蒋文瑞身边的说好听叫党羽,说难听点跟屁虫,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倒是喊声一个比一个高。

         夏可贤很少发狠,一旦发狠就往往不留情面,她并没有用很大的力,至少蒋文瑞仍能喘气,夏可贤逼视她的脸。

         蒋文瑞出手去撕扯夏可贤的衣服,夏可贤另一只手打在她左肋上,她整个人弓起腰差点跪倒在地上。

         夏可贤硬是掐着她的脖子,将她垂下去的脸抬了起来迎上自己的目光,冷冷的道“谁是狗?”

         蒋文瑞脸羞得像猴屁股,眼泪流了下来瞪着夏可贤紧紧地抿着嘴。

         夏可贤吼道“回答我!”

         她“哇地”吓的大哭道“是我是我,行了吧!”

         夏可贤冷冷地盯着她,没有半点怜悯之色,猛地一把将她推开,她向后退去一屁股坐倒在地。

         夏可贤拍了拍手,拾起地上的书重新翻了起来,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蒋文瑞,没事吧?”她的朋友这才上来搀扶她,“夏可贤你发疯了?”还有一人壮着胆道。

         正当夏可贤转身面对黑板,蒋文瑞抹了把泪,一双通红的眼睛满是杀气麻利地站了起来,撩起旁边放着颜料的木凳,颜料撒了一地,高举起凳子朝着夏可贤的背砸去。

         夏可贤意识到她上前时已经晚了,整个身子被重击向前撞去,两只手撑在了黑板上,这疼痛让她差点呼吸不过来,可她咬着牙根本没叫出声。

         “去死吧你!”蒋文瑞拉扯嗓门大喊一声,似乎大仇得报,可她哭的像是有天大的委屈。

         被偷袭的夏可贤半天没有回过头来,见她紧紧地握住拳头,周围几个女生打了一个寒噤。

         无人看见的夏可贤的脸竟乍现诡色,她的眼眸不是黑色而是血红色,“怎么回事儿?”夏可贤仿佛感觉到身体里血液在沸腾,她的眸又恢复了正常,又是一股热流冲击她的心,她的手指如同猛兽的爪紧紧地扒着黑板似乎要嵌入进去。

         “为什么要忍,玄珏是不会忍的!”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发问,夏可贤浑身气血翻腾,感觉整个肉体像是要再挣脱出一个生命,她再也忍耐不住这撕裂的疼痛,抱着头仰天大叫起来。

         “夏可贤疯了!夏可贤疯了!”几个女生喊着,蒋文瑞慌得丢下手里的凳子想跑。

         一阵阴风骤起,迷乱了大家的双眼。夏可贤忽然静了下来,低着的眼中闪过一丝红光,更露出一个诡异的媚笑。

         她猛然转身腾空飞起扑向蒋文瑞,两手死死按住蒋文瑞的肩膀,蒋文瑞身子飞了出去在离台子五米外的地方重重地落了下来,而夏可贤稳稳地落在她身上。

         那画面像一只脱了铁索的马戏团的狮子扑倒了积怨已久的驯兽师。

         在场所有人吓倒了,夏可贤好像一个怪物!有两个女生赶紧去找老师来。

         蒋文瑞发疯一般的嘶喊,夏可贤冲着她如同猛兽面对猎物一般龇着牙发出愤怒的声音。

         风吹起地上的尘灰,大家都看不清夏可贤的表情,除了她身下的眼睛瞪的斗大的蒋文瑞,她似乎吓傻了。

         黑板被吹得啪啪响,稿纸被卷上了天,长廊前的藤树也跟着躁动起来,几个老师闻声立即赶来,林沐晨和文科班几个男生也跟着赶来。

         所有人被风吹得睁不开眼,只看见夏可贤骑在蒋文瑞的身上,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样,风吹起了夏可贤的马尾,耳际的青丝飘荡在嗜血如狂的眸光前,平日里清丽的脸庞如今只有成熟的妖媚,美到不似人间之物。

         “谁快去制止她!”曹老师喊道。

         林沐晨清楚的看见夏可贤狰狞如兽爪的手正慢慢移上蒋文瑞的脖子,心一震喊道“可贤不要!”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狂风中林沐晨一把拽起夏可贤的手,夏可贤一怔没想到竟有人敢制止自己,冲着林沐晨龇牙怒吼,发出的声音竟和真正的野兽一般。

         “你是谁?”这充满戾气狠意的目光不是他的小贤,夏可贤似连林沐晨也不认识了,毫不留情的一掌推开他,抬起爪状的右手要向蒋文瑞的脸打去。

         林沐晨爬了起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夏可贤却发现移不动她,他的心惊愕到狂跳,鼻头一酸一个大小伙子竟哭了,紧紧地制住夏可贤道“你怎么了?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中邪了,小贤你快醒醒啊,小贤,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他竟然关心的只是夏可贤,蒋文瑞有种心碎了的感觉,林沐晨的脸色难看极了,也害怕极了。

         夏可贤高举的手僵在半空,她睁大的眼睛有些木愣,“我好像听见林沐晨在喊我……”肉体里的夏可贤被唤醒,而这个夏可贤好像硬要将这个声音压下去,只见她摇了摇头,眼睛又射出绝决的杀意,怒喊一声不顾林沐晨制止仍要打下去。

         林沐晨痛声大喊道“可贤不要!”蒋文瑞大叫一声。

         挥下去的手停在离蒋文瑞的脸只有五公分的空中,蒋文瑞慢慢睁开眼,发现夏可贤紧皱着眉,整个手紧绷着,好像自己在与自己做斗争,一个要不要打下去的斗争。

         终于她痛苦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抬起头时欲将闭上的眼睛的红色的妖光一瞬消散了。

         此时的夏可贤却有种释放的感觉,心里道“没事了。”身子向后倒去。

         “可贤!”林沐晨将她抱住,心疼的抚着她的脸。

         忽作的风渐渐静止,一切都归于最初的平静。

         沼渊化作一只小鸟落在了黑板上,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不知为何他流了一滴泪。

         夏可贤被送去了医院,医生经过详细的治疗说是气血攻心所致没有什么大碍。

         夏妈妈和林沐晨是放心了,当然学校也是放心的,因为学生在学校有什么不测学校要付责任的,何轩的死已经让学校掏了一笔不少的赔偿金,他们听到学生出事比家长还要坐立不安。

         可蒋文瑞的家人不干了虽然她伤的没夏可贤严重,一没少肉,二没吐血,可仍找到学校给夏可贤处分,毕竟没人害她吐血,倒是蒋文瑞差点就被她打伤。

         学校说等夏可贤康复了再以校规处理,夏妈妈知道女儿要背处分了,二话不说从医院开车去了学校,也不知说了什么,竟让蒋文瑞也背了一个严重警告处分。

         夏可贤听了不知道有多崇拜老妈,她倒不担心自己,曹老师对她说了“放心”两字。

         回想起当时事情的经过,夏可贤每每沉默,因为她很清楚当时的自己好像被身体里另一个自己控制了,一个一直以来沉睡了很久的强大的自己,而且那个她与自己似乎并不能并存。

         当那个她清醒的时候,夏可贤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困在一个没有声没有影响的空间,她想做什么都不能,更不知道自己对蒋文瑞做了什么。

         对了她好像也有名字,夏可贤拼命地回忆着,脑子一轰想到了,她叫玄珏,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因为她曾经在一个漆黑的梦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