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8 落败的紫火
        夏可贤道“或许对妖也不该一概而论,师父说妖是没有血性没有感情的,可是刚才的刺猬精她与凡人相爱,就是世间最平常的一对夫妻,过着普通人的生活,没有伤害任何人,反过来我们照样容不下她,我真的很替她可怜,如果它只是一只刺猬就不会死。”

         叶心冷道“不错,不做妖就不会死,妖就是妖,本就是邪物,与人交合更有违天理,怎能任由他们去扰乱自然法规?”

         夏可贤有些激动,道“这世上的人什么都要将天理,可天理就是神说的道理,怎么可以强求万物去都遵循?人有怨怼,神会告诉他放下自在;人有贪欲,神会说贪痴嗔欲本是虚幻;人有悲愁,神会说不过庸人自扰。”

         她冷笑了笑,道“神教给人的是要人放下一切就只是去拜他,事实证明最后真正能做到的不是做了和尚就是尼姑,悲喜对他们来说都是多余的,就连生死也都看淡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要我说就很是荒谬可笑,不过我在上天的眼里是微不足道的,他们一心要除去的是不服他们又强劲的妖族,他们当然不会亲自动手,只有安排世间的信徒去歼灭他们。”

         叶心神色一厉,终于忍不住拍案起身喝道“放肆!你这番话是不是也想羞辱师父?”

         夏可贤缓和了心中的不平,知道言语有些不敬,老实低下头去道“徒儿不敢。”

         叶心一口气还在心口堵着,道“你今天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简直是是非不明,大逆不道,这不像你的本性,到底是谁教你的?”

         夏可贤眨了眨眼睛,声音极轻地道“没有人教徒儿,是徒儿从前弄不明白的事现在想弄明白。”

         叶心看着她,闭目深叹一口气,终是慢道“你要是用偏执的目光去看,非但永远都不会明白还会害了你自己,知道么?”

         夏可贤低头不语,目光含伤。

         叶心提高音量道“知道了么?”

         夏可贤道“徒儿知道了。”

         叶心又坐了下来,淡道“起来吧。”

         夏可贤依旧望着眼前的一片地,站了起来。

         叶心道“今天的这番话师父以后我都不想再听到,妖是没有善恶的,她们只会迷惑人心,这一刻无心害你下一刻便会将你剥皮饮血,我们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去辨别她们的好坏,宁可错杀也不能杀错,我不希望以后再看见你心软听到了么?”

         夏可贤顿了片刻,道“徒儿听到了。”

         叶心瞧他一眼,有没有真正的说服她,她心里有数,只不过言尽于此不想再说下去了。

         默了会儿,叶心又肃起脸道“方才我要你动手,你很自然的运用紫火,看来私底下你并没有放下练习啊?为师教你的擒魂术你就不得擅用是吗?”

         夏可贤一怔,道“不是,只是刚才徒儿有些、有些心不在焉,又没有杀意所以没有使擒魂。”

         叶心看着她半晌后移眸,淡道“你现在用紫火来攻击我。”

         夏可贤一惊,抬眸看着叶心道“师父……”

         叶心道“我倒要看看你将这与生俱来的异能练到了什么程度。”

         夏可贤知道是试探,就更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私下她却是更喜欢运用紫火。

         叶心语气强硬道“快动手。”

         夏可贤只好遵从,道“还请师父不要怪罪。”语罢,她反手化爪形,一晃之间柔紫色的火焰在掌心燃起有种吞噬万物的力量。

         叶心平视着前方看也不看,十分从容。

         夏可贤保留了一些力量,将掌心的紫火推了出去,那团燃烧欲裂的紫气像是长着眼睛朝叶心击去就在离叶心一臂之外的距离,叶心卷动着袍袖下的右臂,临空旋了几圈,手法之快灵活如蛇身绕梁,挥臂而出时带着一阵若强的掌风,一只手似灵兔出袖,隔空制住了冲来的紫火。

         紫火焰盛气嚣要冲开掌力的阻挡,可叶心看上去却是那般轻松,控制着紫火要上就上,要下便下。

         夏可贤被师父的功力呆住了,原来自己已进步不少的修为根本连师父的身都近不了,心里有些黯然。

         叶心嘴角一冷,目光落在桌子上的茶座,手臂一挥,那紫火变更了方向,顺着她的手脱手而去,击中茶座中的茶壶,只听陶瓷掷地之惊响,茶壶炸开了,如泉眼瀑出四溅的水花。

         夏可贤呆呆地看着落地的碎瓷片,飞溅在脸上的水花犹如师父的一巴掌将她不留情面地打醒。

         叶心冷哼一声道“如此本事再荒废多少时日修炼都没用,有功夫好好练悟擒魂术知道吗?”

         夏可贤低眸道“是,徒儿谨记在心。”眼里落寞如漆黑的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