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 操场男尸
        沼渊却一笑道“这点就不用你操心了,她未必就能把我怎么样,倒是你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该为自己而活,如果你真的认为不该做的事就应该去拒绝,就算是自己的师父也无权去改变你对事物的判断。”

         夏可贤苦苦一笑,像是根本没有去听他说什么,涩道“没用的,我注定是被选中的。”对着茫茫天地,她伸出了手手掌一转,一团柔紫色的火芒生起,在燃亮的那一瞬间,似乎沼渊整个人也惊呆了。

         他望着那紫芒像是被那股力量深深的抓住,眼睛一红泛出了泪光,他走过去,忽然握住夏可贤的手,顷刻间被紫气灼伤,光芒一乍,他才登时醒来缩回了手,神色古怪,苦笑着发呆。

         夏可贤收起紫火,愕然道“你怎么会想要触碰它呢?”说着抓起他的手摊开看着,手心红了一片。

         沼渊看着她的脸,想起了六百多年前与她一模一样的那张脸,妖艳之前她也曾经这样清纯过,如今的夏可贤好似一朵被春风催熟才肯露脸的白蔷薇不是没有艳美之姿只是纯洁的让人不愿亵渎。

         可她并不是她,沼渊从这张面容上清醒了过来,抽出手淡道“不要紧,我送你回去吧。”

         夏可贤见他情绪大起大落,一头雾水,可是她不是喜欢纠缠的人,虽不知他为什么忽然不高兴,还是没有追问的意思,点了点头应道“好。”

         沼渊又道“以后要找我就在长廊前的藤树上拍三下,自有通往这里的路打开。”

         夏可贤看向他沉静的脸,明明已经说得很清楚,可他似乎全没听进去,见夏可贤望着自己,“总有需要帮助的时候。”随后走了。

         夏可贤望着他,不再多说什么跟上去走进他划出的旋风隧道中。

         好在她还有一套校服赶紧换上,没有人知道她受了伤,染血的长袖、短袖校服也包起来趁着无人时扔了。

         夏可贤身上的伤口里有鬼爪上的尸毒,好在沼渊及时替她处理了也敷了药草,又从那边传来一些去尸毒的药草每天需要换一次药,夏可贤不能在宿舍换,只能等大家都入睡后,她再施昏沉咒确保她们不会醒来,才前往废楼在那里煮药。附近的冤鬼再也没纠缠她,她知道都是沼渊的功劳。

         一周过去身体已完全康复,运功时也不觉得气血不顺,最让夏可贤开心的是这次去紫竹林,师傅传授她变幻之术,就是以此形变彼形,把原有的东西变化做另一件东西,异于妖类的无变有,有变无,师傅说妖精说到底就是无中生有,不过是骗得过肉眼凡胎的障眼之术。

         而师父相传的变幻之术同于仙法,自视略高妖精一筹,其实夏可贤倒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同,好在她天悟极高,很快便学会了此法术,以后在学校夜出衣着不便时便可随意变做一件夜行衣来倒也方便许多。

         入秋后的第一场大雨在天未亮之时便悄然降至,淅淅沥沥的将整个学校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没有喧闹声的操场篮球架像是画上去的静物,只有两边的树木是有灵气的,它们伸展着每一个枝干,保证每一片叶子都能淋上雨水,洗一洗身上上一次大雨过去沾染的灰尘。

         废楼前一具衣衫不整,大张着嘴神情狰狞惊恐的男尸已经不知在这冰凉的水泥地上躺了多久,雨水哗啦啦的拍打着他,流进他嘴里的雨水满了又在溢出来。

         雨渐渐收停,八点多天还未全亮第一个出来打水的女生发现了尸体凄厉恐怖的大叫响彻整个校园,一片灰霾的世界仿佛才真正醒了过来。

         闻讯赶来的学生越来越多,这次造成的恐慌比方叔死的那回更广泛更严重,因为尸体就这么暴露在所有人能看到接触的到的地方,女孩子们都吓得抱在一起哭很多人害怕到给父母打电话,男生们强撑着面对死亡的软弱一个个都不说话。

         死的是林沐晨班里的男生,何轩。

         老师们维持着秩序,可学生的情绪不是那么好安抚的,大家都聚着不走,哭着问老师问身边的人或是问天这是为什么?已经接连死了两个人了,可没有人能回答他们。

         后面赶来的夏可贤一宿舍很轻松的挤到了人群的最前头,余洛瑶惊声一叫道“真的是何轩!”

         几个人都有些慌乱了,夏可贤注意到何轩死相与方叔很像全身没有一处受损,只是他皮下未有阳气疾泄之色,说明不是死于被鬼吸食精血而亡,她抬头看着尸体后面的废楼,不禁有些怀疑。

         人群一落的蒋文瑞惊吓的叫道“怎么会这样?肖蓓玲呢?肖蓓玲在哪里?”

         同宿舍的人开始慌张起来,在人群中撕扯着嗓子喊肖蓓玲的名字。

         林沐晨拉住蒋文瑞的手臂道“什么事?”

         蒋文瑞哭的眼线都黑了,换了好几口气哽咽道“昨晚,昨晚肖蓓玲没有回宿舍,她和何轩约好在废楼约会……何轩死了,我怕她……”说着泣不成声躲进林沐晨的怀里。

         夏可贤一怔,目光凌厉的看向废楼,心里失望地念道“果然和她有关。”

         老师也失去冷静了,大喊道“所有人去找肖蓓玲!”

         整个学校陷入恐慌,好像末世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