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5 忧伤的沼渊
        小狐狸钻了出来,抬着头对藤树道“喂,谢谢你。”

         藤树傻乎乎的笑了,道“原来你是只狐狸啊,我还以为你是女孩子呢,你怎么会被妖精盯上呢?她要吃你吗?”

         小狐狸有模有样的坐在旁边的一块磐石上,道“既然你救了我,我就陪你说会儿话吧。”

         藤树愣了愣又一乐呵,心想“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不过还是很开心的所有期待。

         小狐狸道“我是狐狸可也是女孩子啊,刚才追我的那个是黄鼠狼精,我们积怨已有一百多年了,我可不能被她逮着。”

         藤树惊道“什么?你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我竟然在和一只一百多岁的狐狸说话。”

         小狐狸见怪不怪的道“不是哩,我已经有三百岁了,整整修炼了三百年。”

         小藤树又是大惊道“什么?三、三百年?”想了想又道“是啊,难怪你能幻化人形。”又紧接着感叹道“那你可真厉害,能做人了,不像我永远只能呆在这山上,只能和小草小鸟说说话,就连渴了也要等老天降雨,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小狐狸眨着圆鼓鼓的眼睛,道“其实你也可以修炼啊,等你可以变换为人形就不用再等老天的施舍才能喝上水了,可以像我一样主宰自己的命运,其实我修炼也不是为了做人,做人有什么好的,人是很危险的动物,他们容不下任何比他们厉害的生灵,总是一惊一乍的一个个都有被害妄想症。”

         小藤树被她的话逗笑了,道“哈哈哈,被害妄想症,说的没错,他们确实是那样。”

         小狐狸点了点头道“而且法力不高混在他们当中会很容易被那些捉妖师和修道之人发现的,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小藤树想道“是啊,那你修炼不是为了当人了话是为了什么呢?三百年啊,修炼到何年何月才不会再怕被妖精追赶呢?”

         小狐狸道“还要修炼多少年才不会再害怕,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想这世上只要有一个妖精比我强大我都会继续修炼下去的,我听书院说书的先生说过一句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知道什么意思么?”

         小藤树绞尽脑汁道“是不是说我所看到的这天并不是最远的那个天,和我说话的狐狸也只是这一只狐狸。”

         小狐狸点头道“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藤树哥哥你很有慧根嘛。”

         藤树傻兮兮的笑了,算了算又道“你还是别叫我哥哥了,我虽然比你高大可是我才只活了五年,而你已经有三百岁了,真厉害。”藤树又不禁感慨起来。

         小狐狸笑道“我不会永远只有三百岁的,可是等我修炼到五百年的时候你还在吗?”

         藤树一怔,这个问题让他的心也有些错乱,淡道“我想我应该不在了,到那时或许会有另一颗藤树或者其他的树陪你聊天的。”

         小狐狸撇嘴道“那我岂不是还要和他说一遍我的经历,无趣,不想做妖精的生物就失去活着的价值了,你愿意一天天熬到枝叶枯黄,垂死在这片土地上吗?看着太阳的升起与降落,却不能与它们同在,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死去,你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

         藤树大惊,道“你似乎说的很有道理,原来我这五年过的是完全没有意义的,可是做妖精就叫有意义吗?这世上若有妖的容身之所,那人为什么要收服你们呢?天神为什么要把你们赶尽杀绝呢?如果我只是一棵树,谁又会来打我的主意呢?”

         小狐狸道“人要杀我们是因为他们自以为是这天下的主人,主宰其他生灵的命运,其实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一片土地上,动物吃植物,动物吃动物,人也吃动物的肉,妖再去吃人,这本来都该是自然的法规,可人只允许自己吃其他生灵,不准自己被吃所以要除掉我们,而天神不过是一群掌控欲太强的东西,他们不允许世上存在他们不能控制的生灵所以容不下我们。而且就算你是一棵树也不会安全,等山下的树木都被砍完的时候,人要生火他们就会找上你的。”

         藤树一惊,道“那、那山下的树还有多少?”

         小狐狸道“多着哩,它们可就没你那么好运了。”

         藤树点头道“是啊,既然不去招惹任何人也逃不过被杀的命运,那我还是做一只妖精好啦,起码灾难来临的时候我可以躲得远些。”

         小狐狸道“你终于明白啦,我的很多同类都被人捉去被剥下了皮拿去做好看的衣服,我可都记住他们的样貌,总有一天等我足够强大也要活生生剥了他们的皮,看以后谁还敢打我们狐狸的主意。”

         藤树身子向后一仰,赞叹道“小狐狸你可真厉害,我想你死去的朋友也可以瞑目了,为什么你不叫你所有的朋友都去修炼呢?”

         小狐狸道“修炼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同样也要放弃很多很多,我的妈妈和族人它们宁愿做一只普通狐狸,没关系,有我保护它们就够了。”它的眼中闪耀着一个王者的光,闪烁,沉深,博大。

         小藤树看得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