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 紫竹林
        十分钟后,夏可贤来到了雁西公园,落在一颗大树上,秋风凉嗖嗖的拂动着枝叶,她确定下面无人才跃了下来。

         雁西公园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了是x市受保护的景区之一,受保护的意思就是门票要收费的,而雁西公园也在这种管制下逐渐失去它原本天然自由的魅力,现在的它极像一个露天的自然博物馆,人们花着高价门票进来欣赏园中称不上多绮丽独特的山水风光,而它的价值大概就在于那已经流逝的三百年光景吧。

         夏可贤走进后山密林下遮掩的一个山洞,园中唯独这个山洞不是对外开放的,因为整个洞穴只有二十米最到了头,里面除了光溜溜的山壁什么也没有。

         夏可贤点亮手中的打火机走到石洞的尽头,将左手放在了上面一块突起的月牙形的石块上,轻轻地一转,眼前的石壁慢慢的打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安宁幽静的月夜。

         夏可贤走了出去,所谓别有洞天大本意大概如此吧,山洞外连接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紫竹林。

         尤记得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还是五岁,也是她人生中头一回见到漫山遍野的翠竹,头一回呼吸到如此清净的空气,鸟儿是这片天际的主人,它们飞的累了随意落在一处歇脚,养足了精神再展翅直冲天际;一到夏天更能看到满山奔跑撒野的兔子,它们是那样的快乐,无比防备任何天敌。

         只因这里只有师父一个人类,而师父是吃素的,也没有什么食肉动物在此繁衍,所以紫竹林好像这人间乐土,祥和安乐得很,一晃眼夏可贤对这里的记忆已有十二年了。

         夏可贤顺着小路走着,方见目光所不能及的远方绿野上空凝聚着橙红色的妖气,夏可贤念道“师父!”疾步赶去。

         橙红色妖光下一个青白色长袍似是仙道装束打扮的女人正是夏可贤的师父,叶心。

         她的一双精锐明辨是非的眸冷冷的盯着面前穿着现代服饰的女人,这女子生的娇美艳丽,就是那一双杏眼似是比狐狸还要狡猾三分。

         风疾走,厮杀一触即发。

         两人身形起落间水蓝色气流与橙红色妖气相交相抵就是不能相融,看上去水蓝色气场极强稳站上风,叶心的法术运筹帷幄,连连逼退妖气缠绕的女子。

         叶心挥舞着宽大袖袍下的两臂,一手挡开了对面飞来的数根长刺,紧接得空踱步上前一把扼住了女人的脖子推着她向后退去,直到女人再无还手余地,瞬间跪地求饶道“求求你,不要杀我!”

         正巧来此的夏可贤看见师父没事才安下心来,叫道“师父。”跑了过去。

         叶心眸光微侧,手从女人的脖颈上拿开了。

         “大师,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女人娇美的脸上除了恐惧就是恐惧。

         夏可贤望着她,叶心走开两步,语气依旧冰冷道“贤儿,替为师杀了这个妖精。”

         女人大惊落泪摇着头看向夏可贤道“不,不要!”

         夏可贤看着她也有些犹豫,没有动手的意思,女人趁机忽然站了起来拔腿就跑。

         叶心转身一弹手指,一颗发光的宝蓝色的珠子从指间顿的飞去打中女人的腰部,只听她惊呼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身体蜷缩扭动着,在红光漫天下,化身成了一只刺猬精,她嘴角溢着血跪求叶心道“大师,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和老公是真心相爱的,我虽然是妖可从来没想过要害他更没有害过其他人,我只想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她连声哭求并磕头,显然她口中的老公是个凡人。

         夏可贤看着她顿了顿,感触颇深,妖又如何在师父面前生死更本由不得自己。

         叶心根本不为所动,道“贤儿,还不动手?她是妖,妖的话根本不值得相信,也不值得怜悯。”

         夏可贤回神,望着眼前哭花了脸的刺猬精缓缓抬起了手。

         刺猬精摇着头,对上夏可贤冷漠的视线眼满是惊慌,嘴里不停地苦念道“求求你,不要……”

         夏可贤的手顿住了,眉头也微微皱起。

         叶心有些严厉,道“快动手!你在可怜一只妖精?”

         夏可贤顿了片刻,望着刺猬精恳求的目光狠下心道“没有。”她本能的右手一旋,一团柔紫色的火芒生于掌心。

         叶心忽然神色含怒,在她出手前瞪向妖精两指一挥,一道水蓝色的气流像是闪电直穿刺猬精的心脏,那气之大,带动起了夏可贤的发丝,她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望着师父,耳边是刺猬精惨绝人寰的喊叫,顷刻间她便元神俱散,灰飞烟灭了。

         夏可贤从师父脸上的愠怒反应过来自己又犯错了,她散去掌中法力,紫火具灭。

         这紫火是她与生俱来的法力,随着她功力的增强已从最初的清紫色练到今天的柔紫,可师父从来都禁止她运用紫火,平时已经很小心,这一次本能的唤出紫火可想而知师父有多生气。

         夏可贤低着头,叶心拂袖冷着脸孔向竹篱走去,她才敢抬头看师父一眼,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