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 血命联系
        小追脸上闪过短暂的内疚,忽的义正言辞道“狩猎谋生那是人类的生活,这无可厚非,倒是你有听过鸡圈里的母鸡会因被拿走了蛋而哭吗?你有见过有人为待宰的羊诵经念佛吗?猪圈里的猪被人喂养的时候永远不知道下一刻等待它们的就是磨好的刀,就算知道它们也不会跑,因为圈里永远会有足够饱腹的食物,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牛吃草,人再吃牛,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有需要和被需要的价值,没有任何一个物种可以脱离这个联系的圈子,而价值本身就在掠夺与占据,你们之所以痛苦只是错在为妖,站在邪魔的立场看待痛苦,曲解生存原本的规律,祸患更多无辜的生灵,你还认为自己是对?”

         玄妃冷笑一声道“人就是人,三界之中能为自己的无耻找借口的只有你们人,你把剥夺我们的生命说的如此天经地义,为什么你们的死就偏偏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你不能理解,上天之所以会成全那么多生灵为妖就是要控制人的数量,惩罚人的野心。”

         小追握紧铜仔,说不出话来,其实他也曾为她的族人惋惜过,可是作为一个高级动物他不可能鄙夷自己凌驾万物生灵的天性,只是怔怔的望着玄妃,看尽她眼底的讽刺与得意。

         玄妃渐渐止住了笑,看向夏可贤,几分凄然道“你不该解这血咒,他们罪有应得。”

         夏可贤淡道“他们与我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各自维护各自的立场。”

         玄妃道“这么说你一定要试一试了?”

         夏可贤淡道“未必能行。”说着,走向石碑。

         玄妃上前按住她肩膀道“为什么你不站在她的立场考虑?我们才是受害人。”她的鼻子一酸,似要流下泪来。

         夏可贤回过头冷冷地盯着玄妃,那眼神让她寒到骨子里去。

         夏可贤冷道“因为我不是她。”摆开了她的手。

         玄妃流下泪来,怔怔地望着她说不出话。

         夏可贤站在石碑前,她缓慢的抬起手掌,一攒水蓝色的气如猛龙出海朝着石碑撞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烟雾之下,晶莹的蓝光在碑前溅开,似是巨鲸翻起的浪花。

         烟雾渐渐消散,夏可贤望着依旧屹立着的光滑无痕的石碑,脸上没有一点惊异,全在意料之中。

         玄妃怔了怔,冷笑一声道“你为何不用狐火?姐姐的咒只有姐姐可解,孟星派的擒魂之术再厉害也没用。”

         夏可贤眸中闪过一丝迟疑,小追思道“对啊,妖精说的不错,或许你改用狐火试试。”

         夏可贤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迟疑了,她那么排斥与玄珏之间的联系,然而狐火却将她们紧紧的相连在一起,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般的,逃也逃不掉的。

         玄妃知道她在想什么,道“你不敢?你怕了?你怕亲手证明自己与姐姐的联系。”说着,她意气风发的抬手幻化出纯紫色的火焰向着石碑打去,一声巨响之后,湖水掀动不安,石碑仍毫发无损。

         夏可贤大惊回过头看着她,玄妃罢手冷道“夏可贤你看见了,不是狐火就可以破解姐姐的咒,我不可以,照理说如果你和姐姐是毫无相干的两个人你的狐火也动不了石碑分毫,可一旦它碎在你掌下,就说明你们之间是有血命联系的,希望你认清这一点。”

         夏可贤目光颤动,小追眼珠来回转动,深知这其中的要紧。

         良久,夏可贤厉目冷声道“那就赌一把。”说着她将所有的不平和挣扎都化作力量凝聚紫火从掌心送了出去,那火焰被风吹得抖擞却越发强烈,几人都睁大着眼睛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令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发生了,狐火进入了石碑当中像是被什么力量吸进去的一般。

         小追眨巴着眼睛,道“什么?石碑竟然吞噬了你的紫火。”他难以置信的缓缓看向夏可贤,竟多了些陌生的畏怕。

         夏可贤嘴巴微张,望着石碑一时间呆住了,最不想看见的事发生了。

         玄妃亲眼目睹这一切,猛然看向夏可贤,内心不知是激动还是心酸,还是狂喜。

         只听石碑里发出碎石的声音,那直挺的碑身开始晃动,声音越来越大小追喊道“退后!”

         夏可贤依然杵在那里,玄妃冲过去将她拉到一边,眨眼的功夫石碑四崩五裂的炸开,那腾腾升起的虚烟迷盖了夏可贤无神的双眼。

         平静后,小追恍恍惚惚的看着眼前破碎一地的石块儿道“破除了,血咒破除了。”

         他失声大笑,跪倒在地,笑着笑着眼泪模糊了双眼,他朝着天上最耀眼的那颗星辰大喊道“老妈你看见了吗?诅咒终于破除了,破除了……”他笑着哭了。

         玄妃望着双眼呆滞的夏可贤,心里莫名有种心疼,这个身份真的就让她这么痛恨么?

         白雾散去,三粒朱红色的珠子悬在半空,小追惊眸颤声道“那是什么?”

         玄妃凝视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诧,道“诅咒仍未破除,那是真正的血咒,是姐姐的妖血凝聚而成的血珠。”

         小追大惊,暗忖着道“这么说要除去血珠才能真正破除诅咒。”

         他和玄妃交换了目光,两人同时冲向那悬浮不散的血珠,夏可贤眼睛盯着两人,神魂却像是丢失在外,只剩一具驱壳。

         小追和玄妃交起手来,看来两人都是来真的,铜仔每招每式都朝着玄妃要害处挥去,而玄妃双手变出尖利的长指轻易便划破了小追胸前的衣服。

         两人打的势如水火,像是瞬间可出胜负,夏可贤清醒过来,她眼里闪过一丝怔忪朝着血珠走去,那三颗妖气环绕的血珠感受到夏可贤的气息竟然闪闪发光,似乎很是兴奋。

         夏可贤一惊退后两步,她耳边再度响起玄妃的话,忽然目光变得痛恨,她举起双掌以掌风悬空制住血珠,用力的向里压,像是要将血珠击碎。

         玄妃得悉她的想法,一面牵制小追一面喊道“没有用的。”

         夏可贤知道自己送出的掌力已足以摧毁一块巨大的磐石,然而这几颗血珠依旧完好无损,她望向黑漆的水流,大怒之下反掌将血珠打入湖中,足以触底。

         玄妃和小追都停了下来,跑到湖边张望,结果没有水面平静没有任何异样。

         小追期盼着道“这下总算搞定了吧。”

         话音刚落,黑亮的湖面下有什么在涌动,有一股力量像是要穿潮而出。

         夏可贤等人能感觉到地下都在晃动,忽然小追指着湖中心道“快看,血珠又冲上来了。”

         夏可贤张目望去,漆黑的湖水中三颗泛着朱红光芒的血珠已如一道电光冲出了水面,只见玄妃掠身飞去一把握在手心又飞了回来。

         夏可贤望着她不知她想做什么,玄妃看了看手中的珠子却无法控制这能量,她朝夏可贤走去很认真的问道“你是不是真的想破除血咒救莲花镇的人?”

         夏可贤眼里满是疲倦,望着她没有回答。

         玄妃蓦地一笑,她已无需真正听见她的答案,一把拉起夏可贤的手,将三颗血珠拍进了她的腕中。

         夏可贤惊如梦醒,大呼一声道“你做什么?”朝玄妃推去一掌,抽回手腕摸擦着,可是血珠已毫无抵触的进入她的皮肤里。

         玄妃旋身躲开,道“要破解血咒只有化解血珠,只有魔咒真正的主人才能以血磨化血咒戾性。”她说着,目光闪动着,淡淡的道“现在血咒才是真正的解除了,有些事也得到了证明,你应该开心。”

         小追慌乱错愕的看着夏可贤,这一刻夏可贤却想用一切办法将这颗血珠逼出体外,然而一切都是无用功,她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热流流经自己的每一寸血肉,是那样的舒服,那样的自然。

         她的指甲更像是蓄满无穷的力量,她能清楚到自己有些不同了,然而这种变化却令她害怕。

         玄妃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其实她也不知道玄珏的血融于夏可贤身体会发生什么事,她只是很想让一切得到证实,还好夏可贤没有在她面前倒下。

         夏可贤感觉到自己似乎要膨胀,有股力量不得不爆发出来。

         她柔美修长的手刹那间扣成爪形,一团暗紫色的火芒顷刻在掌心燃起,那象征黑暗的颜色似乎有吞噬一切的力量。

         它不再是从前的柔紫色,而是高了几阶的暗紫,夏可贤望着这团火却害怕起来,张皇的散去了更强的狐火。

         玄妃和小追都惊住了,小追迟色道“你……”

         夏可贤垂下头,莫名的令人感到失意。

         躲起来的人们又都聚往小湖边,他们在尖叫在雀跃,“皮长回来了,诅咒消除了!”

         夏可贤向人群中走去,玄妃追上去道“姐姐……”

         夏可贤冷道“别再跟着我。”那坚决好像毁灭一切在所不惜

         玄妃僵在那里看着她失落的离去,“我是不是不该这么做?”

         小追叹道“也许这也是她的命吧。”周围气氛犹如庆典,甚至有人点起了存放多年的烟花,冲上星空,绽放出一片绚烂。

         小追望着天上的烟花,笑了笑道“今天我心情好不收你,你走吧。”

         玄妃回眸望着他,轻笑一声道“今天我心情也好,那就放你一马吧,顺便说一句,你这个捉妖师实在让妖精没有要杀的欲wang。”

         她笑着走出几步,小追提声道“那是我不屑在小妖精面前露真功夫,你最好祈祷以后不要再遇见我,不然可不客气。”

         玄妃美好的侧颜在七彩的烟花下显得更加耀眼,她轻笑道“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吧。”话音未落,她婀娜的身姿已化作烟云飞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