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心意技
    “哦!你终于来了,封弊者。我刚才等的不耐烦了,一不小心就先杀了一个,你不会怪我吧!”

     基尔文冲着桐子咧了咧嘴,阴笑着又走到启太的身边,用刀指着他说:“不过,为了庆祝你终于到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在杀一个吧!”

     话毕,基尔文便没有再看启太,而是脸上充满残忍的笑意的向他挥下了屠刀。

     不!不要!大家!在一旁倒在地上的幸在看到铁锤的死亡后,就已经不能接受,现在基尔文又对启太下手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大家不都是有相同的遭遇吗?为什么?

     在几人绝望的目光下,刀锋几乎贴在启太的胸口。

     这时,一个突然疾驰飞来的石子打在了刀身。基尔文突然感觉到巨大的力量,手中挥向启太的刀不禁偏向空处,重重的插在启太边缘的地上。

     同时,投掷石子的桐子迅速提剑向基尔文袭来。面对着骤然而至的疾风般的攻势,此时基尔文右手上的刀因为插入地里,来不及抵挡。

     因此,基尔文只能放弃右手上的刀,身形暴退。本以为可以躲过桐子攻击的基尔文,却迎面而来另一道剑光!

     “啊!”

     脸被重重的划上一道伤口,基尔文发出一声惨叫,但还是借着惯性向后一翻。这时,定住身形的他才发现为什么还会有一道攻击。

     只见将月夜的黑猫团剩余的成员守护在身后的桐子现在双手赫然各自拿着一把剑。

     二刀流,桐子本身最大的底牌!平日里,除了独自一人刷怪,她一般不会透露自己会二刀流的事。而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姐弟关系的李桐和他的恋人阿尔戈了,就连亚丝娜他也不知道桐子拥有这个技能。

     此时,桐子并没有因为自己将基尔文击退而趁胜追击,而是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基尔文,一边想用麻痹水晶和回复水晶先让月夜的黑猫团的人脱离这里,否则自己会分心。而且也不安全,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基尔文就会突然想他们发起攻击。

     然而等桐子下一眼看过去时,却发现基尔文已经消失不见。突然,一股劲风从桐子侧面袭来。【零↑九△小↓說△網】

     暂时放弃先回复大家的打算,桐子双剑交叉挡住了袭来的攻击。

     “呃——!”桐子发出了吃力的声音,心里不禁极度震惊。为什么?短时间内,他的力量变得如此强大!

     而被桐子挡住攻击的基尔文并没有停滞下来,也当然也没有攻击桐子背后的月夜的黑猫团。毕竟,他现在……

     “太棒了!这种感觉!封弊者吗?那就看看你有什么厉害的吧!”

     兴奋的呻。吟着,此时的基尔文被一股蓝青色的气息包围,右手上的骷髅形的戒指和被他挂在腰间的靛色匣子也同样都散发着同样颜色的光芒。瞳孔里泛着血红,基尔文陡然继续向桐子袭来。

     不过几回合交锋下来,桐子好像发觉眼前的人有些不对劲。怎么说呢?好像有点疯狂。不!应该是说已经失去理智了。对方甚至不惜自己的血量的减少,也要狠狠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此时的桐子和基尔文的血量全部陷入了黄色预警领域,然而被愈加深色的蓝青色气息笼罩的基尔文却依旧在以血换血。在这样下去,他们有可能在这里同归于尽。

     察觉到这种后果的桐子,改变了策略。她尽可能的躲避基尔文的攻击。她想,虽然是游戏,但身为虚拟现实的游戏自然是非常真实的。要不了多久,基尔文就会陷入疲劳状态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桐子一边躲避着基尔文的攻击,用双剑格挡着他的攻击。一边想将仿佛失去理智的基尔文引离这里,以免伤害到正因为麻痹残血躺在这里的月夜的黑猫团的成员。

     然而看上去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是失去理智的表现的基尔文,实则意识很是清醒。只是,在当他用戒指开启白兰给他的匣子后,自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变得嗜血狂暴,甚至不惜生命。

     基尔文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死眼前的人。但随着战斗的持续,基尔文从一开始的杀死眼前的桐子,到现在。他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他想杀掉所有的生命,甚至是自己!

     渐渐向远离这里靠近的桐子在抗住基尔文又一次攻击后,突然发现基尔文不在像之前一样疯狂的向她进攻了。而是……

     不好!他的目标是他们!

     在看到基尔文再一次被她抵挡并击退后,直接身形暴射,向无助的躺在远处的几人袭去!

     发觉恶魔正在向自己袭来的启太他们,口中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神里充满了绝望。要死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然而,陷入这种状态的基尔文的速度不是此时的桐子可以相比的,尽管桐子拼命追赶,但似乎永远差上那么一段距离。

     不,不要!不要再有人牺牲了!!!

     这时,桐子没有发现的是,一种隐匿微弱的光芒从桐子体内冒出,并覆盖了全身。突然,她发现自己与基尔文的距离竟然在减少,而且越来越近。

     终于,桐子终于赶上了基尔文。企图阻止基尔文的继续前进的桐子,两把剑发出了蓝色的光芒。

     “六芒迅爆斩!”

     斩属性的七连击,在一瞬间打击在基尔文身上。但让桐子震惊的是,自己的攻击居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伤害。不!不是没有,而是被大幅度减少了。仔细一看,发现基尔文的HP还是减少了一丝的桐子想到。

     然而,因为这样,被浓厚的蓝青色气息围绕的基尔文甚至没有丝毫影响,飞身来到了启太上方。

     “唰!”

     因为陷入技能僵直的桐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启太在基尔文的刀下化作一团蓝色碎片,僵直结束,发现基尔文已经原定了下一个目标的桐子不禁发出怒吼。

     “不!不要!”

     基尔文选中的目标正是正倒在那里的幸,而发现自己即将死去的幸恐惧的心反而有些安心了。这样就结束了吧!只不过,桐子,你千万不要死啊!你要活着!

     这时,即将杀死幸的基尔文突然被一阵猛烈的攻击击飞。是桐子!

     “深邃霆击斩!”

     只见她怒吼着,两把剑发出了蓝色的光芒,不过不同于刚才,此时蓝色中竟带有些许白色的光芒。

     然而因为这次的攻击,基尔文身上有些破灭的蓝青色气息又迅速聚集笼罩,本来极速下降的HP堪堪停在了红色区域。

     而处于击飞状态的基尔文也因为这样,身形在空中停滞,而且因为停滞的位置正好在另外躺着的两人面前,他嘴里发出阵阵嘶吼,就像野兽一样,手中的屠刀顺手一挥。

     “砰!砰!”

     没有惨叫,只剩下两团渐渐消逝的蓝色碎片。

     “去死吧!焯辉迂环斩!”愤怒的桐子再没有想着要将基尔文抓进监狱。此刻,在见证了他残忍的暴行后,她心里充满了杀意。

     这种人,就不配活着!

     然而,就好像是因为杀掉了启太他们,基尔文身上的气息居然添了一丝血色。在桐子目前最为强大的十五连击技能下,竟不见丝毫动摇。

     “不好!”发现自己并没有杀掉这个杀人狂的桐子陷入了绝望,技能带来的僵直让她即将直面这个杀人狂魔的攻击。

     “吼——!”直到现在,基尔文这个样子才是失去了理智。滔天的血色和蓝青色混合的气息从他身上移动,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恶魔样的虚影,甚至在他手中的刀上凝聚成了刀芒!

     发出恐怖的吼叫,基尔文,不!已经不算是基尔文本人的生物向着陷入僵直的桐子袭来!

     就在这危机时刻,陷入僵直的桐子突然被人推到一边,躲过了这个恶魔的攻击。

     有些震惊的桐子回头一看,不!是幸!

     只见麻痹效果已经消失的幸发现桐子因为陷入僵直而无法躲避这致命的一击时,幸在关键时刻推开了桐子。

     但她自己却被恶魔的攻击HP降到了0,看一旁的桐子,幸说了些什么。随后在桐子面前化作蓝色的碎片。

     “不!不要!”

     极度的悲伤,极度的愤怒在此时此刻瞬间充满了桐子她的内心。突然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是那个恶魔!

     在杀死幸后,血色愈加浓烈的气息让他发出了兴奋的咆哮声。他在渴望,渴望更多的鲜血!于是,他便瞄准了一旁逃过一劫的桐子!

     ……

     “你不用担心,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幸,没事的,很快就结束了,我会将这个世界攻略的!一定!”

     ……

     “呵呵,这样吗?还是……死了吗?……在这个世界……因为我?……不!都是……都是……都是……”

     呆立在原地,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攻击,桐子没有反应,只是机械的说着什么。最后,她发疯似得大叫起来:“都是因为你!”

     剑指正袭向自己的人,桐子的双剑纷纷闪耀起蓝色的光芒!

     “终末旋舞斩!”

     “无尽穿扣斩!”

     “六芒迅爆斩!”

     “深邃霆击斩!”

     “死寂交叉斩!”

     ……

     “血色迸溅斩!”

     “冥府劫袭斩!”

     “焯辉迂环斩!”

     突然暴起的桐子,一改之前的攻击对基尔文的无效。凛冽的剑锋将他狠狠挑起,紧接着是无穷无尽的技能连招!

     没错!没有任何技能僵直,桐子仿佛化身为真正的封弊者,没有了系统的任何限制。桐子仿佛多了一双隐形的翅膀,她飞速在被她挑在空中的基尔文身上穿过。无数的二刀流技能,无尽的连击在他身上留下来无数的伤口。而此时的基尔文的HP早已降低至0,但桐子仍在继续。她还在发泄,直到基尔文直接化作蓝色的碎片。

     “死了吗?”桐子仍浮在空中,看着已经消失的基尔文,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杀人了吗?”

     此时她回想起那些被基尔文杀死的人,回想起最后推开她的幸。

     “明明是想保护他们!明明……是想拯救大家!为什么?”

     “唰!唰!”桐子已经不能握住手中的剑,两把剑从空中掉落,而又化为碎片。经过刚才高强度的使用,它们也已经不行了。

     双手无力的落下,桐子睁大了眼睛,情绪非常不稳定,然后失去了意识。此时失去了意识的她从空中直直掉落,就在她要落在地上时。

     一个身影出现,接住了失去意识的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