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赶到
    而另一边,顺利进入到阳光森林的桐子一边奔驰一边打开了好友列表和地图。因为她加了幸的好友,可以通过地图查看她的具体位置。

     然而,桐子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好友列表里,幸的血量岌岌可危。已经到了红色的边缘。

     “幸!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桐子心已经沉到了谷底,她迅速向右前方跑去。因为地图上,幸的位置就在那里。桐子仿佛已经听见了幸的叫声,“幸!”

     桐子终于赶到了,但眼前的一幕让桐子不禁失声叫道。

     只见月夜的黑猫团的所有人的HP全部降到了红色区域,倒在地上,被黄色包围的血条说明了他们陷入了麻痹状态。

     而一旁身上破烂的黑色的斗篷没有遮挡,桐子一眼便认出来他正是基尔文。此时他正将手中的刀插入了倒在地上的铁锤胸口。

     一回头看到桐子出现在这里,他发出了不小心的声音:“哦!你终于来了,封弊者。我刚才等的不耐烦了,一不小心就先杀了一个,你不会怪我吧!”

     而同样看到桐子来到的月夜的黑猫团的剩余人都纷纷冲着桐子大叫着。只不过启太他们是求救,而幸却是在让桐子离开。因为……幸不禁想起了之前发生的噩梦般的事以及那个人的目的!

     一个小时前——

     “哈哈!看招!”铁锤有些兴奋,因为启太说了,他们马上就要凑齐十万珂尔了,马上就能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家了。

     看到怪物来的攻击,铁锤立刻喊到:“切换!”

     但却没有等来幸的支援,幸好一旁的笹丸及时用长枪挑开了怪物,然后启太和达卡尔一趁机将怪物击杀。

     这时幸才一脸歉意的看着铁锤,但铁锤只是憨憨的笑了笑说没事。但此时达卡尔一却有些责怪的意味:“怎么回事?幸。昨天不是已经很熟练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害死了队友!”

     “对不起!”面对着达卡尔一的指责,幸唯一能做的只有低着头道歉。而此时启太站出来制止了达卡尔一,对着幸说:“幸应该还是有些不习惯,大家也别怪幸了。反正以现在我们的等级,面对这些怪物,也不太需要第二个前卫,让幸在好好适应一下吧!幸,你今天先在一旁看着,好好想想桐子训练你时的感觉,以后面对更厉害的怪物,我们可是需要你的!”

     听到启太这么说,幸却没有同意,她摇了摇头:“不用了,刚才是因为我走神了,我能行的!”

     “是吗?那好,我们去讨伐下一只怪物吧!”虽然有些迟疑,但启太在看到幸坚定的眼神后也同意了,便指挥着让达卡尔一引来另一只怪。

     又到了切换的时刻,众人紧张的关注着,而启太也随时准备出手。

     看着狰狞的怪物,幸鼓起了勇气,我能行,我能行!

     “喝!”幸大叫着为自己鼓气,举起盾牌接手了怪物。单手剑向前一挥,造成了伤害。随后在这时,喊出了交换。

     准备顿时的笹丸用长枪给予了怪物最后一击,而幸则是感觉自己心怦怦的跳着。

     看着同伴们赞赏的目光,幸不禁想到,桐子,我做到了。

     此时,启太有些兴奋的说道:“大家,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终于凑齐了十万珂尔,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家……呃!”

     声音戛然而止,只有一声痛呼。

     “哦~可惜你们住不进去了!谁叫你们遇上了我!”阴冷的声音在启太身后响起,随着启太的到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身着黑色斗篷的玩家。

     “是……是专门猎杀玩家的红名玩家!”达卡尔一不禁发出恐惧的声音,“呃!”

     出现在他身后,达卡尔一也和启太一样HP降到了红色区域,并陷入了麻痹。看来这名玩家的武器是涂上了专门具有麻痹效果的炼金药剂。

     “别把我和那些为了钱财而杀人的人相提并论,我是来复仇的。对你们这些可恶玩家的复仇!”

     阴冷的目光扫视在还站着的剩余三人,诡异的笑了笑:“哦?你们怎么不逃?这样就没有乐趣了!”

     听到他的话,铁锤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坚定的将长枪对着斗篷男。

     “我……我们是不会抛下自己的伙伴的!”

     铁锤的话仿佛也让其余两个人拥有了勇气,纷纷将武器对着斗篷男。

     “是吗?不过你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斗篷男的冷漠问道,便出现在说这话的铁锤身后,只用一刀,便让身为前卫的铁锤的HP降到了红线,陷入麻痹。

     “就是同伴这个词!要不是你还有用,说这种话,你早就死了!”

     看到自己的同伴纷纷倒下,笹丸不禁举起长枪向斗篷男冲去。但终究是差距太大了,斗篷男躲过笹丸的长枪,一刀将其砍倒在地上。

     只剩下幸了,看到自己的同伴全部被眼前的人一击打败,她似乎已经被吓傻了。幸呆呆的站在那里。

     斗篷男似乎觉得有些无趣,但还是上前准备将她也变成和地上的人同样的状态,因为他还要用他们来威胁……

     斗篷男的思绪被幸的单手剑打断,只见幸的眼神坚决,将单手剑狠狠劈向斗篷男的。因为没有料到她还会反击,斗篷男的斗篷被幸一剑劈开。露出一个阴冷的脸庞,做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成功了?看见自己的攻击实实在在的劈在他的身上,幸惊喜的想道。

     但随即而来的攻击让幸感到绝望,而斗篷被劈烂的男子似乎有些愤怒,在一刀将幸攻击到残血后,又补上了一刀。

     “不好!”这时他才想起自己需要他们几个人来威胁和折磨那个人。不过他随即又想,算了,反正还有四个人。然而此时被他击飞出去的幸却继续喘息着,而她的HP只剩下薄薄的一丝。

     “哦?”男子有些奇怪,不过在看到她已经因为耐久度为零而化作碎片的盾牌后,男子才明白是她在他攻击第二刀时,用盾牌挡住了那一击。

     “算你运气好,就让你晚点再去死吧!”男子便没有在去补上最后一击,因为……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好像认识一个叫桐子的玩家吧!哈哈哈哈!你们不用担心,直到她来这里之前我是不会出手杀掉你们的!因为我要她亲眼,见证你们的死亡!然后让她在痛苦中死去!”

     说道这里,男子仿佛变得有些疯狂,“等杀了她,下一个就是那个曾经羞辱我的桐人!最后,还有当初那些玩家,甚至你们这样的弱者,都会被我杀死!因为既然是死亡游戏,那么杀人便是理所当然!那家伙是这样说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啊!”

     说道这里,这个男子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正是李桐他们正在追寻抓捕的基尔文!然而他所说的那个家伙是什么人,难道还有与他一样的人,甚至是公会?

     听到这里的幸,心里很是着急,此时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反正以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会死在这个世界里,但桐子不一样!她不能死,她那么强,那么好。桐子,你千万不要来啊!

     然而基尔文很显然高看了自己的耐心,等了不知道多久,他有些忍不住了。最后他残忍的笑了笑:“算了,游戏规则改变!从现在开始,没过十分钟,就杀掉一个人。直到那个封弊者的到来!”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看着依然不见踪影的桐子,基尔文拿着刀来到了铁锤身边。

     “Sorry,要怪就怪自己太弱小了吧!”

     在铁锤充满恐惧和恳求的眼神中,基尔文的一刀插进了铁锤的胸口。

     而此时桐子终于赶到,但铁锤却在她的面前化作了碎片。

     “哦!你终于来了,封弊者。我刚才等的不耐烦了,一不小心就先杀了一个,你不会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