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九章 绝望
    “贝特鲁吉乌斯?难道他还没有死?!”

     李桐来到阿尔戈她们身边,身后的蕾姆一边击杀那些黑影,一边向这边靠近。而李桐忌惮的看了一眼那个奇怪的黑影,以及满天扑来的黑色手臂,连忙示意阿尔戈后退。

     “阿尔戈,你就注意其他的敌人。这个人的攻击,你看不见的。”

     然后又看向了结衣,因为她之前的表现,李桐已经认同了结衣的战斗能力。

     “结衣,能行吗?一起战斗哦!”

     “哼哼!当然可以啦!结衣可是超级魔法大剑豪,咯咯咯!”

     右手仍然提着她的宝贝木剑,作为轻易击退黑色手臂的武器,它着实让李桐注意,而结衣的左手是戴着魔法水晶球的手链,闪耀着青、蓝、红三色光芒。

     “真厉害!那让我们上吧!”

     不管是不是那个家伙,你都必须死!

     一大一小,白剑和木剑交辉,然后李桐使出了同样的战术。

     “六根清净——!”

     满天黑色手臂尽散如烟,紧随其后的结衣踩动着灵动的风的力量,快速靠近目标。

     “——斩!”

     六道虚影,围杀目标!

     “啊哈哈哈哈——!你还真是——怠惰呢!同样的招数,被宠爱的我是不会再次中招的了!啊啊啊啊啊——!这也太怠惰了呢!”

     同样的虚影和李桐的六道虚影一起消散,同时结衣靠近时释放的三系魔法也尽数打在了虚影消散的地方。

     不远处,那个奇怪的黑影放出肆意的嘲笑,然后释放更多的黑色手臂向他们袭来。

     这样看来,他就是刚刚死去的贝特鲁吉乌斯了吧!

     “哼!那又怎样?招不怕旧,就怕不管用!六根清净——!”

     “你——啊啊啊啊啊!可恶啊!可真是怠惰呢!”

     眼中的嘲弄被愤怒所代替,贝特鲁吉乌斯似乎特别愤怒李桐的不知变通,因为这在他眼中是对魔女的不尊重,是怠惰的表现啊啊啊!

     “——斩!”

     “既然这样,怠惰的家伙就去——呃呃呃额额……”

     贝特鲁吉乌斯的话戛然而止,胸口是从后方插入的木剑,然后是猛烈的火柱在他脚下突起——灰飞烟灭!

     结衣刻意的向后小跳了半步,躲避肮脏的灰烬,嫌弃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又邀功似得冲着李桐昂起了小脑袋。

     “嗯嗯!结衣最棒啦!”

     如此夸奖,让小家伙兴高采烈,但始终是不满足的,然后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向李桐,准备享受李桐的怀抱和摸头。

     “这妮子——”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桐只好做出拥抱的姿势,将双手对着结衣伸出来。

     之所以李桐刻意提示贝特鲁吉乌斯自己又要使用同样的招数,就是为了让他大意的躲避,而忽视了另一个小家伙。

     要知道,小家伙手里的木剑可是有些不明不白的奇特力量呢!

     这次总算是死透了吧!

     如此想到,是因为李桐察觉到战场上最后一名黑影在蕾姆铁球下成为肉酱的事实。整个庭院,只有他们还在这里了。就算那家伙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复活能力,没了那黑影,在这么也不会再次出现了吧——

     ——!疼疼疼疼!

     胸口传来的感觉是什么?

     耳边是阿尔戈她们发出的惊呼,不可置信。

     李桐轻轻低头,黑色的秀发,小巧的脑袋,白色的连衣裙,小姑娘已经来到他的怀里。不过,令他感到可惜的是,白净的连衣裙已经被染上了点点红色,这也令他感到奇怪。

     是受伤了吗?

     顺着红色的痕迹看去——咦?自己身上也有?

     ——!

     视线凝聚在那只小手上,原本白嫩的小手此时已经变成了血红色,是被鲜血染成这个样子的。而这只小手,正从他的胸口抽出!

     怎么……会?发生了什么?结……衣……

     而此时结衣从李桐怀里挣脱,她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小脸呆呆的,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她注意到面前,最喜欢的李桐哥哥胸口的洞,左手传来的湿湿的感觉。将手拿到面前——

     “啊——呜——”

     这是怎样的绝望?痛苦和自责让小女孩几乎无法发出声音!

     而更加绝望的事情发生了,一丝笑意,在绝望痛苦的小脸上,扯出一丝笑意,然后渐渐扩大,变成大笑。

     嘴里发出的,是不同于萝莉音的刺耳的像是尖声吼出的。

     “这——还真是怠惰呢!”

     “不!你……你不是结衣!”

     虚弱的声音突然迸发力量,用尽全力,他也要否定污蔑那个美好的存在。

     “是……是你!”

     最后,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将捂住胸口伤口的手放开,上面还淌着鲜血,指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存在,咬牙切齿——

     “贝——特——鲁——吉——乌——斯!”

     “呼哈哈哈哈!反应还算不慢——对不起!对不起!结衣,结衣居然……居然……呜呜呜呜——”

     “嗯!居然还在反抗?不过,啊哈哈哈。再次见面,那么请允许我再次自报姓名呢。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怠惰担当——贝特鲁吉乌斯!”

     小女孩满是鲜血的左手,疯狂的按在自己的脸上,做出扭曲的表情,说话间,突然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表情也恢复到之前的模样。然而,很快仿佛双重性格一般,那种刺耳的声音再次主导小女孩,并且为最终的绝望下了定义——贝特鲁吉乌斯,他在结衣身上复活了。不!应该说他附身在结衣的身上了!

     “不要!呜呜呜~快滚开!李桐哥哥……不!离我远一点,求求你,离我远一点!”

     再次恢复,结衣已经知道自己体内多了一个大坏蛋,企图争夺她的身体,她很害怕,然后很自然的想起了自己的李桐哥哥,但眼中的希冀还未显露出来,就被她掐灭。

     她可是刚刚才伤害了李桐哥哥,虽然不是自己的思想主导的,但始终是自己的手穿过了李桐哥哥的胸口!而且,那个坏蛋,要是再伤害到李桐哥哥,甚至是阿尔戈姐姐她们……

     所以,请远离结衣!远离结衣啊!

     含着泪,结衣说出了让自己心痛的话语,她不想的,一点也不想和李桐哥哥分开,可是啊……可是啊……

     “桀桀桀~安心的去吧,我会好好招待你的李桐哥哥的!啊!居然浪费了这么多时间,那可真是怠惰呢!”

     因为左手在脸上扭曲,鲜血布满了整张小脸,显得异常恐怖。发出遗憾的笑声,贝特鲁吉乌斯再次主导结衣的身体。

     而此时,身受重伤的李桐却不知所措!一旁,赶过来的众人面对这一幕也毫无办法。

     “李桐!结衣!”

     看到这一幕的阿尔戈感觉自己心疼不已,无论是受伤的李桐,还是被控制的结衣,束手无策的她心中被痛苦填充。

     而从未遇见这种情况的爱蜜莉雅她们也是只能袖手旁观,而爱蜜莉雅倒是跑到李桐的身边,准备先替他治疗伤口。

     “啊啊啊啊啊!身为魔女容器的你居然帮助敌人!这是怠惰啊!不过,这场试炼终究还是失败,所以怠惰的你——去死吧!”

     黑色手臂,从结衣身后大量出现,疯狂的扑向背对着她的爱蜜莉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