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战lancer
    圣杯……战争吗?

     那个男人的身影在诗郎脑海中浮现,直到他离去,诗郎也没有从他那里听到有关于他所做的事情。

     老爸,难道你是因为这个吗……

     “诗郎姐~诗郎姐?”

     比自己矮半个身头的子桐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一脸好奇的样子。

     “从刚刚开始诗郎姐就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在什么呢?诗郎姐。”

     木子桐说的是大家离开家后,诗郎姐就变得安静起来,低着头想着什么。

     “没……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有些好奇啦!”

     “好奇?”

     见诗郎姐回应自己了,子桐便也侧身和她并行起来。听到她的问题,子桐忍不住继续问道。

     “嗯,就是好奇。子桐,你说为什么会有圣杯战争这个东西呢?又为什么会有人愿意用鲜血来参加呢?”

     诗郎……

     听到这话,saber四顾的头看向了诗郎。而子桐听到诗郎的问题也是一愣,那一刻她心中也充满了迷茫。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那个能够让你许愿的圣杯吧!毕竟那可是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圣杯,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想实现却又不能实现的愿望吧!而圣杯的出现,正是一个捷径吧!所以大概圣杯战争就是这样来的吧!”

     “愿望吗?”

     愿望……

     诗郎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正好她们走到了公园。诗郎坐在公园里的座椅上。

     “那子桐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毕竟一开始见到的时候,你就已经准备参加圣杯战争了吧!而我,只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木子桐跟了上去,身后saner和英灵化的小黑也紧随其后。听到诗郎问自己的,子桐想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但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三个人叫我赢得圣杯战争的胜利了。一个是五五,一个是阿尔戈姐姐,还有……还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反正心里有一种感觉——获得圣杯战争的胜利!对了,诗郎姐你呢?既然已经知道了圣杯的作用,你有没有产生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呢?”

     “我?”

     诗郎抬头望天,突然发现了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就好像,那一晚的……

     “我……没有吧。”

     望着夜空,诗郎最后还是低下了头,摇了摇。然后就好像因为这个问题的起因让子桐生出了什么兴趣一般,她又看向一旁戒备着的saber。

     “那saber姐呢?作为被召唤参加圣杯战争的英灵,saber姐一定也有一个很像要实现的愿望吧!还有小黑,你呢?”

     “……”

     saber保持着沉默,没有回答子桐的问题。不过因为自己master的提问,小黑倒是显现出来,在子桐身边。

     “……守护着master,打败冒牌货,还有吃很多吃的……”

     “呀!小黑可真贪心,咯咯咯!”

     小黑冷冷的说了自己的愿望,引得子桐一阵笑声,就连因为心事而有些失落的诗郎也弯起了嘴角。

     “我的……小心!诗郎!”

     “刺穿——死棘——之枪——!”

     来自阴影处的红色的锁定,在声音出现之后,身为目标的诗郎便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死亡了一般,僵硬在原地,无法回应来自saber的提醒。

     而saber第一时间发现了危险的来临,也第一时间抽出无形之剑想替诗郎挡住致命的攻击。但——

     明明在视线里被放的很慢的红色枪影,saber却发现自己好像怎么也不能将是格挡。

     “没用的,这是我的必杀技和王牌。?是将意味着事物顺序的因果逆转的招式,在放出此的瞬间,对手的心脏被贯穿这个果会先被造出。由于心脏被贯穿了所以枪是命中了的这个因则从后发生。若没有相当的幸运,可说是一招确定为若放出即死的招式!”

     阴影中突然袭击诗郎的罪魁祸首显现在月光下,正是之前逃走的lancer。

     “逆转因果?!难道……”

     saber立即猜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然后她立刻放弃了用剑挡住攻击的打算。

     出现在诗郎身边,将诗郎拥入怀中,saber准备用自己的身体当盾牌!然而,就在那么一瞬间间,因果已经完成逆转。

     “诗郎——!”

     “诗郎姐——!”

     然而就在诗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刺中了心脏瘫倒在saber怀里时,攻击的发起者lancer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切!居然躲过了!本来还打算先消灭一个master削弱saber的魔力,然后再对付另一个英灵的。没想到……”

     不过尽管结果不尽如人意,lancer却没有逃走的打算。红色的长枪抵挡住来自小黑的斩击,他居然还有闲心的对一旁的saber说道:“喂!那边的saber,上次没有尽兴,这一次可要好好打一场!”

     而此时,saber已经发现了原本应该死于lancer的刺穿死棘之枪的诗郎却只是受伤太严重而昏迷过去了。

     “呼——!幸好。”

     想着可能是因为诗郎本身幸运很高的缘故,saber将诗郎交由木子桐照顾。而自己则是提起了剑,然而却没有参战。

     与小黑交战,lancer发现了这一幕不由轻笑几声:“所谓骑士之道吗?那么就等我解决了这个家伙之后再说吧!”

     “哼!”

     仿佛感觉自己被小看了一般,小黑攻击的速度更加猛烈。然而lancer却也利用手中的长枪一个不落的全数接了下来。

     “有趣,一场圣杯战争居然存在两个saber……嗯?什么!”

     激斗被突然分开,做出这一行为的lancer一脸遗憾的快速离开了这里。

     “saber们,期待我们下一次对决!”

     “逃走了吗?是因为打不过?”

     照顾着怀里的诗郎,发现lancer逃走的子桐这样说道。

     “不!”

     “不!是因为……”

     两位saber同时退后到自己的master身前,而在她们前方,公园的入口处,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有新的敌人出现了!”

     巨大的身影慢慢靠近,展现在她们眼前的是一个黑色的巨大身体的人手持着古怪的巨大武器,而在他的身边,一位娇小的白发少女正满脸笑容的看着她们。

     lancer飞跃在城市间,最后停在了一栋酒店面前。然后几个跳跃,便进入了其中楼层的房间。

     “一定要撤退吗?明明还可以继续战斗的。”

     房间里,绫波丽面对lancer的问题并没有回答,冷冷的说道:“看来阁下的必杀之技并没有什么作用嘛!”

     “而且阿宾的命令是尽量不要和多个从者进行战斗,所以刚才的情况,没有杀死对方的master就已经该撤退了,更何况又来了一个……”

     “切!”

     听着眼前着女人的分析,lancer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靠在墙上,不再理会。

     而绫波丽则是利用联络器和又外出的纪宾联络,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纪宾的目的不再是出去泡妞了,而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