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遇
    海滨公园。

     虽然今天冬木市天气不错,不过目前海滨公园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在海边散步聊天,海风一阵阵的吹拂着路人的脸颊,让人心中不禁掠过一丝清凉。海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那声音仿佛是一曲海边交响乐。

     在天边的太阳让海面上也闪起了点点金光,不知什么时候海面上站着许多海鸟,看上去玲珑娇小的海鸟,当路人走过时,飞向天空的海鸟在大雁面前也显得毫不逊色。

     “咯咯咯……快看快看!是大鸟们!咯咯咯!飞走了耶!”

     雀跃在海边的小家伙旋转着跳跃着嬉笑着,由于她的到来,本来刚刚降落的海鸥又一次张开翅膀。

     “小心点,姐姐大人!”

     幸跟在后面,向一个保姆一样。而斯托蕾娅则是跟随诗郎一起去附近买冰淇淋了。

     “结衣姐姐,这里有一大份美味的冰淇淋,不知道是谁的呢?”

     “我的我的我的!”

     因为外出,斯托蕾娅穿的是诗郎的衣服,原来那件被诗郎拿去洗了。不过诗郎本人就不是爱打扮的女生,所以衣服也只有几套。

     而斯托蕾娅现在穿着的正是其中的一件白色露肩t恤短袖,下半身一抹黑色短裙露出白皙的绝对领域。

     “好啦好啦,都是结衣姐姐的,都你的啦!”

     面对扑过来的小家伙,斯托蕾娅掩饰着眼里的激动,溺爱的甚至将自己的一份也递到了结衣的手中。

     “太好了……不对不对!我可是姐姐呢!诺!斯托蕾娅妹妹,这是你的一份,还有幸妹妹,对了,还有诗郎姐姐,大家都有份呦!”

     结衣仔细打量,但心里却有些着急的看着分了一份的冰淇淋。这时,诗郎手里拿着冰淇淋,来到她们身边。看到结衣的样子,不由浅笑道:“结衣你就安心吃你的吧,你妹妹的份我都准备了!不过,斯托蕾娅你……”

     “不,不用了,我不喜欢吃冰淇淋。所以,我的就给姐姐吃吧!”

     再次将手中的冰淇淋递给结衣,斯托蕾娅示意结衣不用在意她。

     “这样吗?既然如此,那结衣就帮斯托蕾娅妹妹消灭这一大杯冰淇淋吧!哼哼!”

     “慢点!都吃到嘴吧上了!”

     斯托蕾娅温柔的用纸巾擦去结衣嘴巴上的冰淇淋,露出姐姐满足的神色。

     “结衣姐姐,斯托蕾娅,还有诗郎姐姐。这样的日子要是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

     看着如此温馨的画面,幸不由想到。不过之前结衣好几次的异状却让她心里有了一丝担忧。

     “那是……”

     不知道是不是幸眼花了,她好像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唉?幸她去哪里啊?”

     注意到幸的离开的只有一旁的诗郎,不过很快她也就没再多想什么,“嘛!可能是去上厕所吧!”

     “哈!终于终于被结衣消灭的,这些罪恶的冰淇淋,接受结衣大人的制裁吧!哼哼!怎么样?结衣厉害吧!”

     结衣将冰淇淋杯舔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一副小花猫似得样子做出骄傲的表情。

     “是是是,结衣姐姐最厉害了!”

     “嗯嗯!结衣最厉害了!”

     最先回应结衣的总是斯托蕾娅,她从包里取出剩下来的纸巾,让后将小家伙脸上的污渍慢慢擦干净。

     “唔唔……”

     结衣皱着眉头,不过并没有拒绝,等斯托蕾娅的工作结束后,小家伙才想起应该得到的称赞声还少了一个。

     “幸酱,我们来比赛跑步吧……”

     很明显结衣看向的方向已经没有幸的踪影,“啊咧?幸酱去哪里了呢?”

     “我刚刚有看到。”

     诗郎听到结衣的声音记起自己刚才看到的,“幸好像是去那个方向了,唉?!那不是幸吗?可是……”

     诗郎有些谨慎起来,因为她发现幸被三名女生包围起来了。

     不过,还没等她上前,身旁的结衣便率先一步冲向前去。

     “阿尔戈姐姐——!”

     “阿尔戈姐姐?”

     诗郎有些疑惑,不过身后的斯托蕾娅在发现这一幕后,对她解释说:“她们就是和我们分散的家人,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诗郎姐姐,我们去吧!”

     “原来如此,那真是太好了!”

     ……

     当夜幕降临,海滨公园也已亮起灯光,不过诗郎她们却已经回到了家中。

     不过和往常相比,原本冷清的卫宫家现在又多了三名客人。

     “子桐?”

     “是!”

     “子桐……姐姐?”

     “是……是!”

     “子桐姐姐!子桐姐姐!咯咯咯!”

     客厅里,结衣跳进了木子桐的怀里。不过,还没等斯托蕾娅羡慕。因为木子桐的身材也很娇小,所以并没有抱住结衣,幸好斯托蕾娅及时接住了结衣。

     “咯咯咯,子桐姐姐!”

     “是,抱歉,结衣,没有接住你!”

     子桐一脸歉意,不过结衣仍然保持着傻笑。而抱住结衣的斯托蕾娅脸上却也浮现了同样的傻笑。

     “那个,蕾姆。”

     “是,幸大人。”

     “那个,不要叫我幸大人啦!叫我幸就好了。”

     “那……幸,有什么事吗?”

     蕾姆的敬称让幸有些手忙脚乱,最后捏了捏变红的耳朵,对蕾姆说:“你们是怎么无聊子桐……子桐姐姐的啊?”

     虽然白天已经听阿尔戈说了一遍,不过幸还是觉得把突然出现的木子桐作为记忆中的缺失的那块有些草率。

     当然,她也不是怀疑什么。就是觉得……哎呀!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了……

     没等蕾姆回答,幸便带着歉意让蕾姆不用说了。而这时,阿尔戈和诗郎从厨房出来了。晚餐就此开始!

     ……

     自从那晚以后,冬木市的夜便开始变得不同寻常来。

     在这座城市最豪华的酒店,十楼的房间内,一名戴着宽边黑框眼镜的男生坐在床边。

     房间内的物品有些杂乱,像是经历了一场战斗一般。而位于男生脚边一只被褐色衣服的衣袖包裹的手臂却让房间的气氛有些凝重。

     这时,男生似乎感应到什么似得,随即脸上放松了下来。不过,照他的心里,他认为自己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

     然后他毫不在意的将脚边的断手捡起来,仔细的观察着。紧接着,男生那副眼镜突然浮现出无数的数据。

     过了一会儿,男生的眼镜恢复了正常。然后他将自己的右手手背对准了这只断手的手背。

     而这时,破掉的落地窗外,一名短发少女走了进来。

     “阿宾,抱歉。被他逃掉了!”

     少女出现后,男生手机里的工作也结束了。随意将手臂扔在地上,男生起身看向少女。

     “没事,只要得到了令咒就好!辛苦你了,丽丽!”

     “没事,不过不用管外面那个家伙吗?”

     绫波丽指的是从她一回来就出现在落地窗边的家伙。

     蓝色的贴身铠甲,血红色的长枪背在后面。这个人保持着沉默,就算绫波丽看向他也同样沉默不语。

     “没事,丽丽。现在他是我的servant了,你说是吧!你应该也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