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八章 出手
    “樱……对不起……对不起……”

     走出房间,凛便发现一位夫人跪坐在地板上,埋头低泣。

     “那个……”

     因为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凛显得有些谨慎,不过她的出声让那个夫人慢慢抬起头来。

     原来是她!

     “凛,我的孩子,我对不起你们……”

     凛在看到这位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夫人的脸时,就认出来她不正是她目前身份远坂凛的母亲远坂葵吗?

     然后凛在疑惑葵夫人为什么会哭的如此伤心时,远坂葵却将她拥入怀中,将头放在她的肩上带着哭腔,不停地道歉。

     “葵……母……母亲,发生了什么事了?有谁欺负了母亲吗?”

     “不是的,没有!没有谁欺负母亲,只是……只是……”

     远坂葵想忍住自己的泪水,明明昨晚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想到当事情真的发生时,她还是感觉心里非常难受。

     身为一名母亲,竟然……谁叫,她是他的妻子,谁叫他的家族是魔术家族呢……

     “樱!?母亲你说父亲把樱送到间桐家了?”

     在远坂葵冷静下来以后,母女俩在沙发上,母亲述说了这一切的事情。

     “对!所以小凛,以后你的妹妹……不!现在她已经不是你的妹妹了,樱她以后就叫间桐樱了。”

     “怎么会……”

     凛陷入了沉默,在远坂葵眼里,她一定在为失去自己的妹妹而感到伤心,不过实际上,凛却是回忆起来关于当初看fate时那些遗憾。

     其中第一个,就是间桐樱的悲惨命运!

     不!既然我现在作为远坂凛,她的姐姐,我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樱被那个老怪物折磨。间桐樱……不!远坂樱,放心吧,你的姐姐一定会拯救你的!

     ……

     夜晚的再次降临,远坂家的主人也回到了家中。

     换上了家中的行装,远坂时臣看着妻子有些憔悴的脸色。不由的安慰道:“葵,放心吧。就算樱到了间桐家,一定也会生活的快快乐乐的。”

     “嗯,我知道。”

     远坂葵看了一眼丈夫的安慰的神色,然后转移到其他地方,低着头。

     “对了,小凛知不知道……”

     “小凛她暂时还不知道,现在已经睡了。”

     远坂葵快速的回答道,就像是早已经想好了似得。

     “不知道吗?那样也好,过几天再告诉她吧!”

     没有听出远坂葵话中有些慌张,远坂时臣只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女儿,担心她会因为这件事出现什么问题。

     而此时,远坂葵却不禁想起今天白天自己女儿对自己的嘱咐。

     “母亲,如果父亲问起我的事,请告诉他我还不知道樱这件事,拜托了,母亲。”

     “小凛……”

     远坂葵想起当时那个仿佛突然就长大了的女儿,心中甚至出现一种变了一个人似得的感觉。不过,她还是决定帮她隐瞒这个事情。至于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也许……

     深夜的冬木市,虽然街道上的路灯依然为城市残留一些光明。不过,在那些光明的背后,却是更加多的阴影寄附在城市之间。

     杂乱的小巷子里,几个垃圾桶附近,正在发生着一件这座城市偶尔会发生的事情——抢劫。

     不过今天比较特殊的是,被抢的人是一名下班的女士,将其包围的三个男人,因为女士那双黑色的丝袜包裹的大腿和还算俏丽的脸庞。

     “嘿嘿嘿,兄弟们,不如……”

     “哦——不愧是兄弟,想到一块去了……”

     三个人纷纷露出一丝淫笑,继续向女子靠拢,并忽视了女子柔弱的求饶声,还有已经递出来的钱包。

     “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

     女子在被他们逼进这条阴暗的小巷后,就知道今天是免不了被抢劫了,然后她心中保有的一点点侥幸却被三名男子发出的淫笑给打破。

     “不要——!”

     一只手已经被其中一名男子抓住,女子拼命挣扎,心中不断地后悔,为什么自己今天要加班导致错过了末班车,导致自己单独走路回家,变成现在这个状况?自己……

     女子甚至心中已经做好了打算,那是一种放弃反抗的无奈,但这一切都被面前三名男子骤然僵住而产生了变化。

     “不要……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女子看着眼前三名还凝固着那副恶心的模样的男子,来不及去想是什么原因,女子急忙将手从那名男子手中抽出,然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钱包,尽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相信,从今晚以后,她恐怕再也不会经过这附近,或是一个人单独回家了。

     “……”

     待那女子离开后,在这条小巷的阴影处,一个娇小的身影慢慢出现。注视着那三名不能动的男子,轻轻说了一句后,就回头离开了。

     “好好反省吧……”

     当这名神秘的人离开后,这三名无法动弹的男子突然发生了变化,三个人同时摊倒在地。

     然而,明明他们的眼睛还在转动,却怎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如果仔细观察就会知道,他们的全身上下都有无数的细小的伤口,而更加令人惊奇的是,这些伤口没有出现丝毫血液!

     凛将手中的剑收回自己的体内,然后就看见她手中那雪白的剑锋,剑柄确却是漆黑的剑化作一团光芒迅速的融入她的体内。

     “间桐家!”

     看着眼前散发出古怪气息的宅邸,凛低声道。

     “小樱,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救你!”

     说完这一句话后,凛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

     间桐家,虽然现在已经是普通人家应该休息的时候了,不过身为间桐家目前唯一住在这里的间桐脏砚却保持着他的兴奋。

     看着眼前露出一种胆怯和好奇的小女孩,间桐脏砚露出了他枯黄的牙齿,冲着女孩笑了笑:“樱是吧,作为我们间桐家的人,在这里将会把你改变的更加强大……”

     “我……我不要变强大,我想回家……”

     “回家?你现在不就是在你的家里吗?你该不会忘记了吧,你,间桐樱,现在是间桐家的人了。所以……”

     “不要!我不要……”

     小女孩突然捂着脑袋大叫,因为这个房间无数蠕动的虫子而苍白的脸更加无色。

     “桀桀桀~不听话的孩子,可是要受惩罚的哦!”

     间桐脏砚没有在意小女孩的抗拒,只是将枯黄的手放在女孩的背后,然后用力的一推。

     女孩便被他推进了房间的中央,然后仿佛接受了某种命令一般,位于房间周围的虫子突然向着小女孩涌动过来。

     “不要!好可怕!不要!我要回家!我要姐姐,母亲,父亲……姐姐……”

     恐惧已经逐渐将小女孩幼小的心灵所支配,蠕动的虫子将小女孩冲冲包围。然而这似乎还不够,随着间桐脏砚的一挥手,虫子开始了进一步的蚕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