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 雾之魔兽
    抵达目的地是在那之后的两个小时后——皎洁月亮已经冉冉升起,挂在夜空之中。

     队伍和事先部署好的先发部队会合,然后盘点武器物品,以及进行作战的最终确认。

     当然,李桐没有参与会议,虽然他现在也是这个讨伐队的一员。在来的路上,他已经从库珥修那里知道了他们的目的——讨伐传说中的雾之魔兽。

     确认完包含各自任务的作战计画后,在付诸执行前都是自由活动时间。而在每个人顺着各自的想法打发开战前的时间中,李桐他却来到了一辆停在营地外围离一颗参天大树不远的豪华的龙车附近。

     这是安娜塔西亚的龙车,不过现在而作为菲莉丝展开治疗的地方。龙车附近没有其他人,他们都在营地中心享受着有可能是最后的时光。

     现在龙车外面,李桐却不敢进去,他怕打扰到里面的人。伊卡洛斯被库珥修叫了过去,说是要了解每一个人的实力,她才能更好的分配和制定讨伐计划。

     看了一眼透过龙车的窗帘的光,李桐心情复杂的原地坐下,将白剑置于腿上。

     他现在的脑子里很乱很乱,一系列的事情让他觉得很难很难。

     从一开始来到异世界,小五的神秘消失,黑影的出现,死亡回归,莉莉丝无法回应,安琪儿的消失,宅邸危机,再次回归,最后本以为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时,现在结衣却因为……

     是自己大意了,让结衣去解决那个以为毫无反抗的家伙,却没想到那个家伙不禁可以在他的手下身上复活,甚至可以附身于结衣身上!

     还有那把木剑,从一开始李桐就觉得那把木剑的不凡,没想到想在却成了阻碍治疗结衣的一道难关。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要是……要是小五在就好了……”

     李桐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向地面,发泄着心中的情绪。

     “还是省点力气对付之后的强敌吧,毕竟——”

     “那可是雾之魔兽,一个可怖的存在。给!”

     身后骑士优雅的出现,看着李桐的动作,发出一声轻笑。虽然言语中包含对那雾之魔兽的敬畏,可那副表情确实实实在在的不在意。将手中的东西扔向李桐,然后他也席地而坐。

     “由里乌斯……”

     转身接住飞过来的东西,是一个酒袋,材质是冒险者之间常用的动物皮制。很明显,这个东西是不符合骑士的身份的,看来是从冒险者那里拿来的。

     “怎么了,很意外?”

     由里乌斯手中也有一个相同样式的酒袋,不过已经是去了大半。

     “明明快要到讨伐的时候了,却做出喝酒的事,难道不会有什么影响吗?”

     “呵呵,大概吧!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只是个问题而已。这里的每个人,是不会忘记酒场上场常用的伎俩的,只是为了刺激一下自己的喉咙罢了。”

     说着由里乌斯又浅酌了一口,然后示意着李桐。

     “伎俩?”

     李桐打开手中的酒袋,准备喝时,却看到由里乌斯身上冒出的白雾。

     这样啊!

     “可真无聊的!”

     如此吐槽,然而李桐却是狠狠的喝了一口。不会喝酒的他,甚至被强烈的刺激呛到了。

     “咳咳咳~”

     抹去眼角的水渍,李桐看了看手中的酒袋,又看了看由里乌斯,仰头畅饮。

     “呵呵,现在的你才像当时王宫内目空一切的骑士大人!喂——”

     李桐的豪举让由里乌斯想起了王宫时,那时的李桐,有一种让他都想要臣服的冲动。

     与其说后来的决斗是为了捍卫骑士的尊严,不如说是自己为了消散那种感觉。自己可是王国之剑,绝对不会臣服于同样身为骑士的他!

     不过后来的决斗倒是把自己弄的很狼狈,不过也总算抹去了那丝感觉。

     不过由里乌斯还是有这不服的,当时的自己被他的大招打的措手不及,若是再来一次,自己绝对不会那么狼狈。

     如此想到,此时看见李桐脸上不自然的潮红却让由里乌斯有点傻眼。

     “喂?你该不会不会把酒逼出体外吧!喂!”

     “喵的呼!菲莉酱在里面辛辛苦苦的替人疗伤,你们两个却在这里喝酒!”

     菲莉丝的声音从龙车里传出来,然后就看见菲莉丝有点疲惫的从龙车上下来。发现了正在手舞足蹈的李桐,和不知所措的由里乌斯。

     “菲利克斯骑士,这个李桐他……”

     “都说了要叫我菲莉丝啊喵!话说你们也真是干的出来,还有这个家伙还真的傻乎乎的喵!”

     菲莉丝来到醉醺醺的李桐身边,而一旁的由里乌斯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本来是看这个家伙有些心事,想着开导开导他一下,让之后的战斗更加顺利的,没想到遇见一个不会喝酒还不会让酒蒸发出体外的家伙。

     “好啦好啦,交给我啦!”

     “那好吧,我我去和库珥修大人她们说你这边已经结束了。”

     “嗯喵!”

     看着由里乌斯离开的背影,菲莉丝却若有所思。

     由里乌斯今天有点奇怪啊,对李桐那么好?

     然后又看了看还在晕头转向的李桐,菲莉丝不仅有些气愤。

     明明开始还那么紧张兮兮的,现在却在这里醉酒。

     虽然说有些气愤李桐的行为,不过菲莉丝还是出手将李桐体内的酒精全部蒸发出来了。

     不管李桐站在原地还有些迷糊的样子,留下一句话:“我的工作完成了,先做了喵!”

     “啊?”

     李桐看着菲莉丝离开,又回头看了看龙车。随着酒精的消失,大脑也终于清醒。

     “是结衣……终于……终于好了吗!”

     摇了摇脑袋,李桐终于反应过来,他连忙跑到龙车边上。然而在准备上龙车的时候,又犹豫了一下。

     最后,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上了龙车里,看见了正躺在龙车里的结衣。

     在看见结衣依然昏迷是,李桐还有些奇怪,然后发现结衣缓缓的呼吸后,便松了一口气。

     而在结衣身旁,一把长度和之前的木剑一样的,黑剑幽幽的躺在那里。

     看着结衣憔悴的小脸,李桐闪过一丝心疼。然后他轻轻抱起结衣,拿起身旁的黑剑,和之前在结衣体内时不同,此时的黑剑和之前的木剑一样被轻易拿起。

     然后他们消失在龙车里面,不一会儿,李桐再次出现在龙车里。

     他将结衣送回了艾恩葛朗特的家里,让阿尔戈她们照顾着她。而自己则是出来,准备兑现自己的承诺。

     雾之魔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让库珥修他们如此重视!

     心中再没有之前的想法,李桐对于之后的战斗很是担忧。

     此时,营地里传来集合的声音,李桐便明白这战斗的帷幕即将拉开。

     ……

     ——决战时刻逼近,大树周围绷着一股战场独有的紧张感。轮班用餐和假寐后,聚集到战斗区域的讨伐队状态绝佳。

     服从骑兵的地龙和莱卡,现在各个鼻子喷气等待发号施令。屏气凝神,沉静心灵,全军静静等待时刻到来。

     鲁法斯街道的夜空因为今晚风强,所以云朵流动的速度很快。每次月光被云遮蔽,就会有人往上看,看是不是他们的目标正泅游在空中。光看这举动,就知道警戒正支配大家的心。

     “离指定时间,就剩一下子了。”

     平静低语的库珥修,用眼角捕捉站在身旁轻轻点头的菲莉丝。长年服侍库珥修,总是不失风趣诙谐的菲莉丝,现在也毫无从容扯她的嘴皮子。并不是被绷紧的紧张给吞没。

     菲莉丝理解自己的任务——在讨伐队里担任生命线,并下定决心贯彻这项职务。事实上,根据菲莉丝的活跃程度,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的数量会有所改变。

     由于菲莉丝出手治疗结衣,现在的她有一点疲惫,虽然一直在努力吸收空气中的玛那,但与消耗的相比,还是少了很多。

     “可以吗?”

     不是怀疑,而是库珥修对她的骑士的关心之语。

     “没问题喵!库珥修大人!”

     “那就好!”

     库珥修相信自己的阵营会获胜。但她还没有自恋到认为可以毫无牺牲就消灭雾之魔兽。可是,能够减少必要的牺牲数量,她有着这么想的自信。

     这份自信,来自于她对自己的骑士菲莉丝的信赖。虽说这是否应该称为自信,在这点上还带了些疑问。

     正面,站在讨伐队最前面的是持剑的威尔海姆。老剑士的腰部配了六把剑,双手拿了其中两把,维持能够立刻往前冲的姿势。缠绕剑鬼的平稳剑气已臻锐利切肤的领域,只为迎接悲愿时刻的瞬间而洗练至此。

     在他身旁的是手持白剑的李桐,他是自己要求库珥修安排自己在前锋的。至于伊卡洛斯,在了解了她的能力后,库珥修便将整个远程部队的安危交给了她。同时,伊卡洛斯也兼具远程提供输出的能力。

     “威尔爷,没想到能够并肩作战呢!”

     “是啊,这一天老朽已经等了很久了!”

     回答着李桐,同时也表明着剑鬼对于即将出现的期待!

     库珥修手触宝剑剑柄,确认那儿的狮子家纹雕刻的触感。这是自幼就有的习惯,也是朝自己灌注觉悟的魔法。

     非战胜不可。感受着身旁的菲莉丝,以及指尖传来的狮子王的遗志。仅是如此,不管与多强大的对手为敌,自己都能应战。然后——

     “呜——!”

     突然,那声音响彻沉入暗夜的鲁法斯平原。这是一种像是婴儿啼哭时发出的声音,但熟悉目标特征的库珥修立即对全员发出了警示!

     “全员警戒——!”

     现在月光也被云遮住,黑暗巨大的影子正笼罩平原——

     “出现了——!”

     仰望后,库珥修立刻开始极速的思考。月光消失,平原上却投下影子。遮住月光的云霞缓缓降低高度,逼近眼前。

     ——那不是云霞。那是莫大的鱼影、飘在空中的魔兽。库珥修屏息的同时,讨伐队几乎所有人也都理解到同一件事。然后全员的意思被统一,视线全朝向库珥修。

     而李桐也被眼前的巨大生物震撼住了,不过手中的白剑依然蓄势待发。等待着指挥者的命令,李桐心中不禁感叹。

     难怪!不愧他们将之称呼为白鲸!

     此时,白鲸尚未察觉到矮小的士兵存在。扭动巨大头部左顾右盼的白鲸,动作简直就像在确认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而这样的举动毫无警戒,浑身上下都是空隙——

     “全员——”

     看着它的样子,库珥修下定决心。

     “——总攻击!”

     因为威尔海姆的示意,先锋部队暂时按兵不动。真正的开始,是由一只蕴含着巨大毁灭力量的箭矢,划破空气,直击白鲸胴体,魔兽迟了一拍才惨叫,并朝大地洒下鲜血。

     剧烈的爆炸声像是一个信号,随之而来的是火炎,冰块,光芒,拓宽伊卡洛斯制造的伤口,让街道降下黝黑的血雨。

     “天空!李桐阁下,驱夜要来了!请闭上眼睛!!”

     似乎已经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威尔海姆在李桐身边提醒着。李桐连忙按照他的指示,低下头闭上眼睛——紧接着,世界眨眼。

     白光在空中爆发,夜晚的世界在一瞬间被白色光辉烧尽。光芒强烈到甚至可以穿透闭上的眼皮侵犯视神经。

     然后过了几秒才慢慢睁开眼皮,面前是——

     “这是……”

     夜晚的气息已经完全离开鲁法斯街道。在这几秒间发生了某件事,使得世界昼夜颠倒,白昼的光芒照耀平原。头上代替已经西沉的太阳绽放光芒的,是另外发射的特殊魔石,因具备的效果而被称为驱夜。其效果本来只是将被灌注的玛那化为光体,照耀昏暗而已。

     “毕竟让白鲸潜入夜晚就难以捕捉。接下来才要开始!”

     至今从未清晰确认过的白鲸,其姿态就被曝晒在日光下。

     “喔吼吼————!”

     似乎因为被拉出夜空而激动,白鲸震动巨躯咆哮。发出的轰然巨响已经不是噪音的程度,而是近似破坏行为。凶狠的呐喊使大气鸣动,连被训练过的地龙都因本能而畏惧。

     明明全身鲜血淋漓,游动的姿态却不见负伤的影响。白鲸在平原空中转动脖子,悠哉地俯视挑战自己的渺小人类。

     白鲸转动巨大眼珠,看向脱离讨伐队逼近自己的昴他们。它张开可以吞下一整辆大型龙车的下颚,露出整排牙齿的嘴巴准备发出咆哮。

     “敢看别的地方,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啊——!!”

     指挥者瞬间完成了身份的转化,出声的下一秒,白鲸的头部被浅浅砍出一条线。

     像在抚摸坚硬岩肌、看不见出招的斩击,使白鲸的巨体再度喷出血。回过头,李桐的视线抛向发出斩击的方位,看到跑在后方前头的白色地龙——站在地龙背上,做出已经挥完剑姿势的库珥修。

     “无视射程的无形之剑——百人一太刀!”

     口中说的是曾经从菲莉丝那里了解到的库珥修,今日亲眼所见终于明白其恐怖性。

     被肉眼看不到的斩击瓦解了攻势,行动停滞的白鲸接着被追击。魔石炮再度运作,集中火力朝白鲸的巨躯接连喷射,累积伤害,在空中扭动的魔兽高度慢慢下降。

     “要开始了,该我们了——!”

     似乎压抑着冲动,身旁之人浑身都在颤抖。而闻言的李桐聚精会神,既然决定加入讨伐队,那么就要全力出手,这是他对库珥修她表达谢意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