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章 一剑之威
    “看来是千钧一发,有赶上真是太好了。来自异世界的客人……”

     “你、你是……”

     火焰摇晃,朝前踏出一步。令李桐和爱蜜莉雅,连冲向她们的女子都表情冻结的存在感。集室内视线于一身,却丝毫没有动摇的绝对意志。蓝色瞳孔中映出纯粹的“正义感”,青年微微一笑。

     “拉上舞台的布幕吧——!”

     将红色头发往上梳,只身前来的英雄放声宣告。

     “莱因哈鲁特?你怎么……”

     “正是在下,虽然有些抱歉,跟踪了阁下,不过事情没有变得更糟真是太好了。”

     看着受伤捂着肚子的李桐,莱因哈鲁特带着歉意浅浅一笑。然后视线转移到因为他的到来,而暂时停止了对李桐她们的攻击的女子。

     “黑发黑衣,手持弯成v字形的北国特有刀剑——从这些特征看来,不会错的,你是‘掏肠者’吧。”

     “莱因哈鲁特——对喔,骑士中的骑士,拥有‘剑圣’的血统。太棒了,有这么多叫人愉快的对手。我得感谢雇主呢。”

     “我有很多事想向你打听,劝你乖乖投降。”

     听到莱因哈鲁特的话,李桐看了一眼他。莱因哈鲁特,自己随便遇到的一个人有底气这么说话,刚才那个人口中的“剑圣”,这样吗?不过也好,自己就不用冒着“回归”的危险使用莉莉丝了。不过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好好锻炼自己的剑术。不要,再也不要被这样无视了,我要变强!

     “滴血的上等猎物就在面前,却叫饥饿的肉食野兽忍耐?”

     红舌妖艳地舔舐薄唇,女子用恍惚的眼神凝视莱因哈鲁特。莱因哈鲁特承受她的视线,伤脑筋地抓抓脸。

     “李桐请和其他人远离这里,还有可以的话请你待在那位小姐的身边,虽然你受伤了。”

     “好的,不过你可别大意,这个家伙像个怪物一样,对所有人包括她自己一样残忍。”

     李桐忍着腹部变来的疼痛,爱蜜莉雅扶着他一同远离了中心战场。

     而罗姆爷早早的拉着菲鲁特躲到远处,这种级别的战斗从一开始他们就没能力插手。

     “很幸运的,狩猎怪物是我的专长。”

     留下可靠的话,莱因哈鲁特豪气干云地迈步。他没有碰悬在腰际的剑,而是空手前进。

     “嘁!”

     释放锐利吐息,艾尔莎手上的库克力别刀瞄准他的脖子一闪。

     “失礼了!”

     而莱因哈鲁特却没有做出任何回避姿态,仅是踩踏地板就破裂,踢击强大到足以产生冲击波,吹飞女子。毫无奇特之处的前踢,生出撼动房屋的强风。直接承受的女子就像树叶一样飞走,用墙壁当踏脚处才停下来。而且采取守姿的女子脸上也显现着惊愕。

     而李桐的眼神也是一凝,这个男人此时此刻像是无敌的存在,好像……好像在刀剑神域里的自己,可是……

     李桐有些失落的想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而在他身边的爱蜜莉雅似乎察觉到他的这种低落。

     “是伤口发作了吗?请稍微忍耐一下。”

     以为李桐是因为伤口疼痛才心情低落的女孩,半蹲在李桐面前,双手被绿色的荧光包围旋转,对着位于腹部的伤口。

     而李桐这边治疗着,另外一边的战斗持续着。经过短暂的惊愕,女子脸上再次充满了兴奋。

     “我被小看了呢!传闻中的男人。”

     察觉到对方的目光放在自己腰间的那把剑上,莱因哈鲁特抱歉的摇了摇头。

     “这把剑只有在该出鞘的时候才会出鞘。既然刀身没有出鞘,就代表还不到那时候。”

     莱因哈鲁特环顾赃物库,然后看到立在墙壁上的老旧双手剑。他脚踢剑柄,轻易地抓住旋转的剑,轻轻挥舞确认手感。

     “就用这把剑和你应战吧!还有不满吗?”

     “——没有。啊啊,好棒,太棒了。要让我尽情享受喔!”

     女子先发制人快速的跳跃过来,弯刀狠狠的斩击。手中的剑陡然出鞘,准确的格挡住女子的攻击。

     然后剑锋散发光辉,与女子手中的弯刀狠狠交接,弯刀应声而断。女子将手中的断刀扔向面前之人,而自己身子一跃,退向后方。

     莱因哈鲁特持剑相对,剑依旧散发光辉,正当他想劝女子投降时,女子陡然来的奇袭。

     闪耀着锋利的弯刀再次出现,让一旁接受治疗的李桐有些懊悔。自己怎么没有提醒他,那个家伙有大于等于三把的武器。

     不过出于从小养成的习惯,莱因哈鲁特的警惕让他躲过了这次奇袭,只有些许红发飘洒空中。

     弯刀与剑交错,钢铁的激烈冲突使火花四溅。不是踢墙就是踢天花板,女子重复打带跑战术。莱因哈鲁特迎战反击。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赏心悦目,不过他该不会是没有决战什么的吧!比如咖喱棒什么的……”

     “他应该是在顾虑我们这边吧!”

     听到李桐的疑惑,爱蜜莉雅没有放下手,看着在自己的指挥下修复着李桐伤口的玛那。

     “如果他全力战斗,恐怕空气里的玛那就不会理我了。不过马上就快结束了,你记得向打信号。”

     “玛那吗?类似元素一样的存在吗?”

     李桐回想起自己看过的玄幻小说,原来这个实力这么麻烦吗?

     而这时爱蜜莉雅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李桐也感觉自己的腹部完好无损,于是依照爱蜜莉雅的嘱咐,李桐连忙向莱因哈鲁特那边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这边已经结束了。

     余光发现了这边的动作,莱因哈鲁特的表情凝重了起来,而感到他逐渐提升的气势的女子看向了他。

     “终于认真了吗?要让我见识些什么?”

     “阿斯特雷亚家的剑击——”

     面对女子雀跃的发问,莱因哈鲁特简短严厉地回答。——之后,李桐觉得赃物库里头的空间仿佛被拉扯扭曲。

     “这就是玛那吗?”

     李桐隐约看到整个房间乃至这个区域的类似光点的东西向莱因哈鲁特凝聚,而肩上突然变来了一个柔软的压迫感。是爱蜜莉雅,少女重复急促轻浅的呼吸,看起来十分痛苦,简直就像发高烧的病人。

     “这就是他不在刚才使出全力的原因?!”

     抱着滚烫虚弱的女孩,李桐心里不禁想到。

     站在房间正中央,莱因哈鲁特采低姿势架着双手剑。不,架势本身应该是打从战斗开始就一直有摆出来。

     “‘掏肠者’艾尔莎·葛兰西尔特。”

     “——‘剑圣’后代,莱因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

     惊人剑气充斥室内,面对面的两人的战意震动空气。艾尔莎舔唇报上姓名,莱因哈鲁特也严肃地颔首回应。

     “——喝!”

     屏息的呐喊是艾尔莎还是莱因哈鲁特发出的,亦或者是其他人叫出口,没人知晓。

     极光撕裂失去屋顶的赃物库,连同空间切为两半。世界错位了,眼前的光景只能这么想。释放出的极光在一瞬间布满室内,等光芒黯淡后世界产生剧烈变化。错位的空间为了恢复原状而开始收拢,足以歪曲空气的威力余波化为暴风肆虐屋内。汹涌的飓风卷起赃物、家具、废材大闹一通。

     李桐只能利用矢量操作,保护着自己和怀里的爱蜜莉雅。而罗姆爷则是一把将菲鲁特完全护在怀里,用自己皮糙肉厚的身体阻挡这场灾难。

     “喂!喂!不是说好要活捉吗?搞这么大的阵势是怎样?”

     风波渐平,李桐这才反应过来,不禁大声叫喊到。

     仿佛连同世界一并切开的斩击过后,现场真的什么也不剩。破坏自赃物库入口附近的柜台开始,余波波及到仓库前面的广场。疯狂吹卷的暴风毁掉整排房屋的建材,建筑物如今看起来随时都会倒塌。艾尔莎原本站着的位置当然也在斩击范围内,裹着黑衣的修长身影已不在。

     而此时,手中的剑应声化作碎片的莱因哈鲁特听到了李桐的叫喊不由苦笑。

     “一不小心就这样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