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红菱沉睡了
        夕阳挂在天上,很快就要沉下海。

         甲板上,桃无伤推着轮椅来回走着。

         轮椅上坐着一位少女,少女一身浅蓝色的宽松病号服,一头显眼的红发有几缕搭在身前,她白皙娇嫩的脸颊上,一双美眸始终微微闭着。

         “她的脊骨已经断了,身体内部又受到极寒的创伤,虽然有三阳丹保住了命,估计这辈子再也不能走动,也不可能醒来了。她的意识已经冻结了,换句话说,她现在已经是植物人了。”道医的话在桃无伤耳边回响。

         你的脊骨是为了救我而断的,变成植物人也是我造成的……就算你是妖怪也好,我一定会治好你,找最好的道医。

         夏星河从船舱里出来透气,他只是力竭昏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创伤,在他昏迷的这几天一直有人来为他治疗,所以一下床,夏星河就恢复了活动。

         月小红跟在他身边要扶他,他不用。

         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过后,夏星河看到了桃无伤。

         “呦吼,10086你什么时候干保姆了?”

         桃无伤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推着红菱来回走。

         那忧郁的眼神有古怪,换做平时他不是应该跳起来吆喝人来搞事么?这么安静可不像10086的性格啊!

         夏星河心里想到。

         桃无伤的反常勾起了夏星河的好奇心,在搞事欲的驱使下,他决定走到近前去一探究竟。

         夏星河走到桃无伤面前,正准备开口嘲讽他,才看到轮椅上坐的既不是小孩也不是老人家,而是红菱。

         月小红跟在夏星河身边,她看到轮椅上坐的是红菱,立马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笑道:“红菱姐姐!”

         轮椅上的红菱只是微闭着眼眸,没有睁开。她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夏星河就很奇怪了,为什么她要坐轮椅?桃无伤这小子不是很讨厌妖怪吗?尤其是鱼的说……打量着红菱片刻便将询问的眼神投给了桃无伤。

         “发生了什么?”夏星河问。

         “脊骨断了,意识冻结……”桃无伤别过头看向嶙峋的海面,眨了眨眼睛,将前因后果简单的说了一遍。

         “啊!那红菱姐姐……红菱姐姐她不是永远的好不了了吗?”听完,月小红惊呼一声,嘴唇紧抿,豆大泪珠在眼角打着转。

         夏星河一拳打在桃无伤脸上,将他撂倒在甲板上。

         “你这个混蛋!”

         桃无伤没有反驳,默默地擦去嘴角的血迹摇晃着站起来,“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混蛋……彻头彻尾!”

         “你知不知道,有一份发家致富一步登天的工作被你给毁了!你还我工薪还我年终奖!我的人生巅峰我的白富美啊!!”

         夏星河的怒火熊熊燃起,陷入了咆哮状态。要知道,只要完成了大佬月老指派的红线任务,他就可以直接正式录用去天上上班,从此咸鱼翻身再也不用睡桥洞,还能有大把大把花不完的钱……

         然而红线任务的女主人公红菱陷入了变成了植物人,也就意味着红线任务无法再进行下去了,那就表示续缘失败,夏星河无法被录用,还要继续做一条连房租都负担不起的咸鱼睡在桥洞里。

         这一切都是桃无伤造成的!

         桃无伤没有说话,只是走到轮椅旁扶住轮椅。推着红菱绕开夏星河和月小红继续往前走。

         又一个人出现挡在桃无伤面前,她脸上挂着笑,一头棕色卷发搭在胸前。

         “桃少爷,听说你前几天独斗妖怪,表现得很英勇呢!”田昕谄媚地说道。

         夏星河冷笑。

         “独斗妖怪的是他,我什么都没做。”桃无伤出乎意料地回望身后的夏星河,将“英勇”两个字从自己头顶拿掉。

         他会这么说,出乎了夏星河的意料。这家伙一贯的作风不就是耍酷装逼么?要说突然改谦虚,就算被打死夏星河也不会信!

         这家伙……

         夏星河能够感觉到桃无伤跟以前不同了,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微妙绝不是装出来的。

         田昕只是淡淡地扫了夏星河一眼,又将目光落在桃无伤身上,“桃少爷,游轮天顶上有一处高台,那里是整艘游轮最高的地方,可以最好的看天看海,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人……”

         “没空。”不等她说完,桃无伤就已经给出了回应。简短而坚决。

         “为什么?就为了这个半死不活的妖怪?她到底对你施了什么妖法?”田昕指着轮椅上的红菱愤怒地喊了起来。这些话她压在心里忍了很久。

         桃无伤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红菱是妖怪的秘密只有夏星河、月小红、老爸和田昕知道。夏星河和月小红不会说,老爸已经答应替他保密,现在就剩下田昕。如果她把这件事说出去,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虽然老爸是盟主,但那三大元老可不是摆设,人妖殊途的思想已经渗透了每个道盟成员内心,要不是自己亲身目睹了红菱的回忆,估计也和他们一样吧。

         本来对老爸做盟主就有人不服,要是包庇自己儿子收容妖怪的事再被抖出来……

         想到这些,桃无伤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了。他凝视着田昕的眼睛,用一种近乎威胁的口吻对她说道:“如果你敢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你一定会后悔的!”

         田昕愣住了,这是她认识桃无伤以来,第一次听他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以前都是“小甜心小甜心”的叫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可怕,这么难以掌控。

         “你听清楚了吗?”桃无伤冷冷地问,他现在必须要把这件事给处理好。不管是为了老爸还是为了红菱。

         田昕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还是点了点头。

         夏星河目送着桃无伤推着红菱返回船舱的背影,夕阳将那条既熟悉又陌生的影子慢慢拉长。

         “唉,想不到出来透个气还会碰见美丽的田家大小姐,我是不是最近‘好事’做多了。”夏星河走上前两步,双手随意的负在脑后说道。

         “哼!”

         田昕发出一声冷哼,然后一甩卷发掉头就走。

         夏星河冷笑着看她离开,甩了甩胳膊腿舒展筋骨,然后转过身面朝大海,望着那轮夕阳渐渐地沉入海里。

         “星星哥哥,红菱姐姐真的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吗?”月小红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哽咽。

         “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比醒着时更幸福。”夏星河抚着月小红的小脑袋安慰道。

         过了半个小时。

         “天马上要黑了。星星哥哥我们回舱去吧。”月小红提议道。

         “呵,小傻帽怕黑吗?马上负责照明工作的人员会开灯的。就算他们偷懒了,天上不还有月亮和星星吗?”

         月小红抬头望天,夜幕中,她果然看见了初月和越来越多亮闪闪地星星。

         小脸上,也慢慢绽出笑容,“好多星星,好多的星星哥哥……”

         伊人如水笑如波,

         初月如桥星如河。

         “啊,好冷!”月小红被突如其来的海风吹得一个哆嗦。

         夏星河将她揽在怀里,看着小傻帽,笑着她的傻,倒不觉得吹来的海风又多冷,反而感觉心里,暖暖的。

         ……

         第二天,一大清早夏星河出来透气,懒腰还没伸到一半,眼角的余光便被推着轮椅来回晃悠的桃无伤给吸引。

         现在距离返回陆地,还剩下将近一半的航程。

         这些天,桃无伤没有让其他人服侍,反而自己做起了服侍别人的活儿。照顾红菱的饮食起居、沐浴更衣。

         做这些的时候,我们的花花公子桃无伤心里却没有半分邪念。有的,只有愧疚和亏欠。

         没有让保姆代劳一方面是因为怕照顾不周,另一方面是怕泄露了红菱妖怪的身份。

         每次洗澡,总会有鳞片掉落。而且她身上的气味,也在随着月华丹的有效期结束而渐渐散发出来。那是专属于鱼类的味道。

         说来也奇怪,一向对鱼类高度敏感的桃无伤居然对这味道没有旧病发作。虽然一开始有些不适,但他咬牙坚持下来以后,发现她身上的味道自己并非不能忍受。

         还是说,自己会敏感鱼类的味道是因为对她有所亏欠?

         一人一剑离开,慢慢远去的背影……桃无伤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风月无伤的影像。

         就是这个背影让她等了七百年,无怨无悔。

         桃无伤看着轮椅上的红菱,也许只有他才能唤醒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