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无名岛
        “突发状况!突发状况!”广播播音的同时,伴随着一阵警笛响起。

         下面播报一则紧急讯息:

         “由于雾大,方向难辨,再加上磁场紊乱造成电子设备失灵,经负责方商讨,一致决定暂将游轮停靠在附近无名岛屿旁。我们正在拟定解决方法,请大家不要惊慌!”

         ……

         同样的消息在游轮的给个角落重复播报。

         “起雾了,游轮被迫延后返航。呵,看来老天都在给我争取时间。”夏星河笑道。

         “呃……”月小红反倒感觉这件事的有点蹊跷。要问原因嘛,大概就是女孩子家的第六感吧。

         不过看星星哥哥笑得那么开心,她也就没多说什么。

         红菱心心念念想的就是风月无伤,红线任务的时间得以延长,就代表成功续缘的机会大了一些,她除了高兴以外当然也不会想别的。

         接下来就是制定新的计划了。

         夏星河找来纸笔,将一张大白纸放在桌上乱笔涂鸦。

         几分钟后,夏星河将笔扔回笔娄宣布大功告成!

         月小红和红菱凑过来看,两女的脸上都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纸上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小人图案和歪七扭八的文字,完全不知道作者要表达的是什么!

         所以两女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夏星河。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画的就这么难以理解吗?”

         夏星河略显尴尬地干咳两声,说道:“我画得比较深奥,你们看不懂也很正常。这幅画的中心思想也就是我这一次的计划。”

         “说重点。”红菱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他废话了。

         “现在不是起雾么,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先由我假装神秘的男子去袭击他,然后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红菱姐你再现身把我赶跑,然后……”

         “诶,为什么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耳熟?”月小红挠了挠头。

         是啊,记得不久前某人曾用类似的套路玩过一次。结果就出了岔子,差点没把柳菲给摔死。这个后账估计穆天涯琢磨起来还得算在某人头上。

         红菱抬眼看向因为起雾而密布岗位的外边,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法子行不通,外面都是道士,以你的修为根本没有办法接近他,救他也根本轮不到我。”

         “唉……没办法,就只有赌了。”夏星河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赌什么?”红菱问。

         拿起个杯子,夏星河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水喝下润润嗓子,继续说道:“赌他有没有去揭发你这个妖怪混上船。正常情况下,他应该第一时间跑去揭发你,然后让道盟高手出动降妖,不过现在看来他并没有那么做。”

         “这就意味着他隐瞒了,换句话说就是,他不希望你有事!不管是主观上还是潜意识里。”

         红菱眼中露出欣喜之色,“这么说他果然就是风月无伤对不对?”

         “如果月老没有搞错的话。”夏星河说道。

         “我爷爷从来不会弄错!”月小红站出来为自己爷爷撑腰。

         红菱内心的想法得到了肯定,她又问:“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夏星河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说道:“当然是先棒打‘鸳鸯’咯!貌似所有人都知道,桃无伤溺水是被田昕给救了。所以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还原整件事情的真相。”

         说完,夏星河又看了红菱一眼。发现她也在看着自己。

         “奇怪,你怎么会知道那件事?”

         “恰巧那天我路过……”夏星河故作坦然地说道。

         他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转悠,万一一不小心把自己就是害桃无伤溺水的始作俑者给抖出来,那还得了!

         游轮中央议事厅,还是那批表情庄重的长老、元老。

         不同寻常的是,这次首位上没有空,桃有才坐在位上满目无聊的盯着桌上不停打转的乾坤万象司仪。

         “就连道盟至宝都起不了作用,看来这不单单是自然界的磁场干扰了!”白眉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那必然是有妖物作祟,而且能够制造出此等大范围的雾气和磁场干扰,足以说明此妖能耐不小!”北宫老人分析道。

         “哼!作祟都敢作到我乾坤道盟头上,抓到老夫一定宰了他!”北宫老人一捶桌子,怒道。

         众人沉静,半晌没有人再讲话。

         桃有才看大家都不发表意见,就知道指望他们也想不到什么好点子了。

         于是他干咳两声,说道:“我想这件事十有八九跟我追查的那个妖怪有关,就他做这件事的目的来看,此妖应该是那个组织的人。”

         “既然是妖怪作祟,为什么不首先考虑妖王落日香山?别忘了,她可是也在这附近!没可能会那么巧,偏偏选在我们寻找琉月剑的时候过来散心吧!”北宫老人没好气地说道。

         “如果是她的话,没必要搞得这么麻烦。”归海老人半眯着眼睛说道。

         “以她妖王的尊严,也不屑做这些手段。”白眉老人同意。

         北宫老人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这种情况下,其他长老一般闭口静听。随便就发表意见的话,一定会得罪一方领导,如果连这些常识都不懂的话,他们也不用做长老了。

         这个时候,又到桃有才发言了:“不管对方的来头如何,很显然他的目的是琉月剑。所以有关部门一定要加派人手。”

         “至于降妖,我们不妨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妖怪的话,一定不会继续留在船上,既然干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一定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那么一般情况下我藏在哪里,你们找不到呢?”

         一众长老还是沉默。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人说道:“岛上。”

         桃有才微笑,眼镜片在灯光下反出明亮的光。

         然后发下命令,深夜时,派遣一队擅长勘察的弟子去岛上搜寻妖怪的踪迹。

         一旦发现有什么端倪,立刻信号联络!

         散会。

         挤在人中间,不怎么显眼的胖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与此同时,游轮停靠地无名岛上某处,鱼妖缓缓地睁开了他那双鱼目。

         凉风吹来,夜雾下的游轮亮着灯光隐约可见。

         “居然弄把假剑来糊弄老子!给我等着,乾坤道盟,你们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看了眼地上的几截断剑,鱼妖的眼睛阴沉下来。

         桃有才和归海老人是最后才走的。

         所有议会的人都走后,归海老人对桃有才说道:“被妖怪控制的人已经确定了吧。”

         “孙不易。”桃有才说道。

         “虽然某种妖术可以摄人心魄,奴役他人。但对修道者一般都起不了什么作用,孙不易虽是长老席末位,但也算修道者中的佼佼者。能够控制他,足以说明施术者的妖力不容小视!”

         归海老人点点头,然后问:“真的要派人去搜岛吗?”

         “当然。他已经知道我发现了他,所以故意抛出‘岛上’想让我以为他在分散我的注意力,让我以为本尊会留着船上躲避搜捕。实际上刚好相反,他一定会躲在这无名岛上的某个地方!”桃有才推了推眼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