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我这个人不太会讲话
        “琉月剑!”

         老奶奶脸上的表情极为惊诧。如果夏星河在这,一定会比她脸上的表情更加丰富,因为她就是上次夏星河撒纸条时忽然蹦出来胖揍后者十几扫帚的保洁奶奶……

         “风月再世,琉月再现!”

         船舱外的甲板上,桃无伤俨然无惧的看着脸色阴沉的北宫老人。桃有才惊讶的看着自己儿子,这一刻,他单镜片下的眼睛里溢出的,是真的欣慰。

         老三真的长大了……

         “桃叔叔,那个可恶的妖怪蛊惑无伤,您可要为田昕做主啊!”一边说着,田昕用袖子抹着眼泪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像是受了极大委屈似的。

         “田昕侄女……”

         桃有才还没说完,就被桃无伤抢在前头说道:“她救了我的命才会变成这样,如果蛊惑我的代价需要这么大,那也太看得起我桃无伤了!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就是条蛀虫,一个含着金钥匙出身却一无是处的废物。所以才会有人那么想要我死,既然我的命这么贱,那她,你们眼里万恶的妖怪得有多傻,为了蛊惑我把自己变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这些话,桃无伤说的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桃有才叹了口气,这些年真是苦了这孩子了。因为他是自己的孩子,在享受盟主之子光鲜亮丽头衔的背后,却要受到无数人的唾骂,所以他才不愿意成天待在道盟里,才会喜欢到外面听别人恭维的喊他一声“三少爷”。

         哪怕他明知道那是假的,是阿谀奉承的,他都要强迫自己变成一个没有脑子的傻子,得意洋洋的笑着。

         场面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仔细想想桃无伤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确实不值得妖怪这样做。

         田昕咬了咬下唇,质问他:“桃无伤!别忘了我也救过你的命,是不是我也变成那个样子你就会像对她那样对我?如果是的话,我马上做给你看!”

         桃无伤脸色平静,注视着她疾言厉色地面庞,嘴角缓缓牵起一抹冷笑,说道:“那样的话,你就没有办法成为桃家媳妇了,联姻也成不了了,当不成乾坤道盟少奶奶真的没有问题吗?”

         田昕脸色惨白的后退两步,已经快要控制不住快要崩溃的情绪了,“她救你你就照顾她一辈子,我救你你就可以当做理所当然?桃无伤,你果然是个喜新厌旧的渣男!”

         这个时候,夏星河已经不可能窝在一边吃薯片看戏了,他撇着嘴走过来,上下打量着田昕不住的吧唧着嘴。

         “你在看什么?再看信不信把你眼珠子给你挖出来!”田昕怒道。

         夏星河做了一个夸张的害怕表情后退两步,摆了摆手说:“别紧张,别紧张!我只是在找你的脸而已。”

         “我的脸?”

         “诶!找到了!”夏星河故作惊讶的低头,像是有了重大发现似的指着空无一物的甲板,“虽然有一句话讲得好叫‘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但你也不该把脸给扔地上吧,呐呐,还和你的节操碎在一起……”

         田昕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夏星河实在拐着弯骂自己不要脸外加节操碎了一地。“你找死!”她怒急,种种挫败感和夏星河的嘲讽让她快要失去理智,挥舞着双手指甲朝夏星河脸上挠去。

         夏星河一脸夸张的害怕表情,向后退了几步,佯装踉跄跌坐在地上,同时伸脚一勾,将田昕绊倒摔在一旁。

         “差点就没命了,好可怕!”夏星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站到桃无伤和眼镜大叔身边排着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这逗比可以去当影帝了吧!”桃无伤心里暗叹。

         田昕站起来,衣服和脸上都是灰,就连卷发上也不例外。那副惨兮兮的模样虽然多少有点装的成分在里面,显然也是摔得不轻。

         “桃无伤,你不是说过会保护你的救命恩人吗?怎么现在田昕丫头被人欺负你就无动于衷了?”北宫老人质问。

         “救命恩人?北宫老、老前辈你是在逗我吗?桃无伤的救命恩人是她……”夏星河朝北宫老人比了个中指,然后转身用食指指向后面,却发现没人。“开车咯”月小红正推着红菱跑来跑去,他手指跟着指了半天没指到。

         桃无伤和眼镜大叔桃有才同时冒汗。

         “咳咳,总之就是轮椅上的那位。”夏星河干咳两声说道。

         “哼!你口口声声说她,这个妖怪救了桃少爷,你能拿出证据吗?”田昕哭喊着说道。女人的眼泪是个好东西,主要就看你会不会用。

         可惜夏星河完全就不吃她这一套,“当事人说了好几次你都不信,非要我拿出证据,照片吗?就算当时我在场,你认为在那种千钧一发的时候我还能去找个相机来把它拍下来?”

         田昕脸上挂起一抹冷笑。

         “不过照片这种东西我这里刚好有一张,不知道能不能算做你不要脸的证据。”夏星河奸诈的笑了笑,然后招呼月小红过来。

         “星星哥哥叫我咯!红菱姐姐我们走!”月小红推着轮椅小跑过来。

         看到红菱安详闭目的安然神色,田昕很火大,嫉妒、羡慕和不公,让她很想冲上去撕了她那张美丽的俏脸。

         “小傻帽,他们想看美人鱼。”

         月小红大眼睛眨啊眨的,一脸懵懂地指着轮椅上的红菱说:“红菱姐姐不就在这儿吗?”

         “他们不想看活的,他们喜欢看照片。把你收藏的那张照片拿给他们看看吧。”夏星河说这话时,眼睛看着月小红,眼角余光却在打量着田昕。看她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哦。”月小红小手伸进帽子里拽出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还是那几名海盗拍下来的,后来被月小红要了来。

         夏星河把照片接在手里,绕着呆愣下来的田昕走了一圈,然后又在北宫老人、白眉老人和一众长老面前经过,秀给他们看。

         桃无伤当然也看到了照片,只是看到那么一眼,照片上的画面已经深深地定格在他的脑海中了。画面里,红菱正抱着溺水昏迷的自己。

         原来,上一次救我的人,也是她……桃无伤的目光投向轮椅上的红菱,感到惊讶的同时,心里也为之一怔,沉甸甸的。不过,他也得以松了一口气,他不欠田昕任何人情!

         “哎呀呀,我是不是不小心发现了什么?桃少爷获捞照片。原来田大小姐前一阵子长这样,嗯……比现在看好看多了,诶!还有鱼尾我的天,原来田大小姐也是妖怪啊!”夏星河一脸夸张表情,说得田昕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行,这里是海上,真要钻的话也是钻进海里。那样的话岂不是要被淹死?

         那张照片的女主人公,只要是个眼睛正常的都能明显看出是红菱。

         恐怕当时惊因为艳美人鱼,而拍照留念的那名海盗自己都想不到,这张照片居然成了重要证明!

         “诶?我说你们大家倒是说句话呀,别光我一个人说啊。田大小姐从你开始吧,请你发表一下关于你对这件事的看法……诶,你不说话算是什么个情况?北宫老前辈请您老发表批评……您老怎么也保持沉默?这人都怎么了?我这个人不太会讲话,所以一不小心打了谁的脸还请你们原谅我的无知。”

         说到后面,夏星河一副“诚惶诚恐”的老实表情,叫人看了直想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