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下了血本的乾坤道盟
        风月无伤,乃七百年前天下第一的剑客,一人一剑,所过之处众妖皆是闻风丧胆。

         出手一剑,有死无伤!

         这八个字,是世人对他的评价。

         他为人冷傲,性喜自由不受约束。

         据说,他曾因放生一尾小鱼而与当时乾坤道盟盟主有所纠纷,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最后,代表人界与妖王落日星河签订了和平条约。从而使人妖二界七百年来互不相犯。

         这些有关于风月无伤的典故,译成简体后,资料里给的很详细。这些,夏星河也听臭老头笼统的讲过。

         只不过,让夏星河难以相信的是,这么一位了不起的剑客再世为人,居然会是他!唉,一代剑侠沦落至此,真是可悲可叹呐……

         光团消散,月老的影像也慢慢消失。

         “哮天犬最近会在乾坤道盟附近一带活动,你们这次任务完成,可以直接去找它,让它捎你们回月和宫。”临别前,月老特别交待了一声。

         “哮天犬……”

         夏星河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脑海中忆起数个月前,跟自己一道被桃无雅用棒球棍,从家里揍出来的那条黑狗。

         居然还没放弃,这货倒挺有毅力!

         心念至此,夏星河禁不住浮起了嘴角。

         抛开狗的事不谈,越是入夜,海风瑟瑟,甲板上就越冷。夏星河领着月小红回到舱室。

         这间窄小的舱室,本来,是用来存放货物的仓库,有门无窗。可由于来了两位“难民”,游轮的负责人出于人道主义,就把里面的东西往隔壁仓库挪了挪,让这对“难民兄妹”在这里暂住下来。

         室内无床,空空荡荡,也就地上一床铺被和两床盖被。虽然跟道盟内部成员住的那些舱室比起来寒酸了些,却也总好过以前的桥洞。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夏星河张罗起了地铺。

         “星星哥哥,我们不去做任务吗?”看夏星河一副要睡觉的架势,月小红疑惑的问道。

         “急什么,都在一条船上又跑不了。”

         “可是……”

         “你就别可是可非的了,快点睡觉,熬夜对小孩身体不好。”

         “噢。”

         ……

         此时游轮中央地段的一处奢华舱室内。

         桃无伤正拿着一本古籍翻看。古籍封面上,四个字迹模糊的繁体大字,五行遁术!

         今天某人海上真人秀表演失败,还差点让水给淹死的事,近乎疯了似的传遍了整个游轮。

         若不是桃少爷连哭带喊的放出“谁要再乱嚼舌根子就把谁给扔到海里喂鲨鱼”的狠话。估计传言早就通过社交平台,秒秒钟从海洋飞到陆地去了。

         “泡妞王泡妞时不慎泡水不说,居然还反过来让泡的妞给救了!奇耻大辱啊!”

         想起这件事,桃无伤头皮就是一阵发麻……

         这回,在小甜心面前可丢人丢大发了!

         “你知道你的名字为什么叫桃无伤吗?遇到危险时,只有你逃得快才不会受到伤害。”小时候,父亲桃有才曾这样说过。

         “那怎样才能更快?”小小的桃无伤问父亲。

         “这本书给你,把这里的东西都学会。爸爸没有时间陪你,记住,靠人不如靠己,更多的时候,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这些话,桃有才说得很认真。桃无伤现在甚至有些怀疑,这些话,真的是出自那个一向不靠谱的老爸嘴里吗?

         只有逃得快,才不会受到伤害!桃无伤将手里的五行遁术攥紧。

         室外,一个戴着单镜片的中年人推了推眼镜,然后迈步走开。

         若是夏星河在这,定能认出此人正是上半夜在洗手间里一拳打晕的猥琐大叔。

         第二天,上午。

         海风吹在甲板上,带着淡淡的咸味。很多身穿道袍的修道者都聚集在这里。今天,他们要在这里打捞一样宝藏。据说是风月前辈遗留下来的。

         夏星河和月小红两个当然也混在中间看热闹。

         乾坤道盟向来就是不可一世,这次居然花那么大手笔来海里打捞宝藏。风月前辈,难不成就是风月无伤?

         “嗯…”夏星河托腮沉吟起来,“一定是吊到不行的宝贝!要是能把这宝贝给搞到手,到时候乾坤道盟这群渣渣还不跪舔!”

         想到这里,夏星河开启了YY模式。

         太阳光撒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看起来暖暖的。

         “小傻帽,你在这里等我。为了红线任务,我要去海里找那位美人鱼姐姐了。”夏星河一副准备慷慨就义的语气说道。

         “星星哥哥该不会是想去寻宝吧?”月小红懵懂的眼神,看透了一切。

         我靠,这货不该有如此智商才对啊!

         “找人是重点。呃……寻宝只是顺便。”夏星河脸上一涩,掐印念诀,一纵身钻进了海里。

         月小红趴在船帮,踮起脚尖往海里看,暗暗祈祷星星哥哥平安。

         要是我也会法术的话,就可以帮到星星哥哥了!

         这个想法,首次出现在月小红的脑海里。

         在天上的时候,她嫌法术太难修炼,就没有学。再加上红线仙的职业要求上,也没有明文规定非要懂法术不可。

         所以,对于法术这门神仙的主课程,她却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人间,离开了月和宫,尤其是这一个月来的所见所感,月小红才切身体会到法术的重要性。

         海水中,夏星河用驭水术在身体与水之间形成了一个人形的隔离层。身体在海里像鱼一样穿行着。

         从表面上来看,夏星河在海里游,但实际上,却是周围的那些海水在驭水术的操控下,推着他在动。

         附近,有好些个道士在往深处探寻,在他们身体周围,都有着一圈圆形的隔离层,防止海水的侵入。

         我靠……避水符,有钱人就是矫情!

         夏星河心里酸溜溜的想着。这避水符也是一次性消耗符纸,从贴在身上起,两个小时内有效,可以将一切水元素隔绝在身体半米之外。

         不过这玩意价格很贵,通常一张都要上千块。夏星河精神力略一感应,下海执行打捞的道士至少有两百多人,而且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换一批,看来乾坤道盟这次是下了血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