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霸王别姬
        画笔中,琵琶弦,前世线,系姻缘,时空中,穿越三百年。

         前世的回忆渐渐淡去,震颤的摩天轮之上四目相对。

         “天涯?”

         “菲,你都……想起来了?别害怕,我拉你上来!”穆天涯兴奋的说道。但转念便意识到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

         “不必了。”柳菲一改之前的慌乱,眼神变得凄迷,然后她竟然松开了穆天涯的手掌。坠了下去。

         “不——”穆天涯想要再次抓住她,但还是迟了一秒,抓到手里的只有温热的眼泪,柳菲的眼泪。

         既然当初抛弃我,为何现在又要来找我?上辈子的折磨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让我想起这些……

         柳菲的脑海中,忆起了一个难以忘却的场景。场景中,穆天涯搂着一名身姿妖娆的女子大笑着走进房内。后面的记忆越来越模糊,或者说,她已经不愿再去想后来发生的事。

         眼看雇主老婆要摔成饼,夏星河赶忙催动法力,双手结印:“驭水术!”

         附近的喷泉悉数受控,从不同方向迅速汇成了一张水床接住了柳菲,使她平安落地。失去了夏星河的法力操控,水床也哗啦啦的坠洒下来,桃无伤和他的那些保镖们则很悲催的变成了落汤鸡。

         “呸!咳咳!“

         “少爷,您没事吧?”保镖们异口同声的问道。

         “一群废物!都给我滚!”桃无伤大怒,开口大骂了起来。

         夏星河哈哈大笑,爽歪歪的喊道:“落水狗!桃无伤!啊哈哈哈!”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铁青着脸的桃无伤立刻四下打量着开始寻找夏星河。他知道,夏星河一定躲在这附近,刚才这个巨大的水幕,一定是他搞的鬼!

         “给我把那家伙揪出来!”桃无伤恼怒地对手底下的保镖吩咐道。

         保镖们立刻分头去找,可是,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夏星河此时正站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静静的看戏。

         穆天涯从摩天轮上下来,急忙跑到柳菲身边:“菲,你……没事吧?”

         柳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临危只顾自己逃跑,并且现在对自己不管不问的桃无伤。

         男人就是这样表里不一。明明前一刻还对你许下海誓山盟。下一刻,便可以将你随手抛弃!

         不管是今生也好,前世也罢……

         穆天涯伸手想要把她扶起来,却被她给挥手打开。冷冷的说道:“我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

         “我?”穆天涯愣了一下。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演戏。”柳菲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凄迷,用戏谑的口吻说道:“如菲如画,出水莲花,穷尽一生,相伴天涯?”

         她每说一句话,便往前走一步。穆天涯傻傻地后退。这些话,是自己曾经的诺言,柳菲既能说出,就证明以前的事情她都想了起来。可是,为何她看待自己的眼神依旧如此漠然?

         穆天涯的心渐渐地沉入寒窖。如果柳菲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自己还可以保留着替她找回记忆的寄托和希望。可是,为什么明明记起……

         真正的绝望,并不是你等的人忘记了你。而是,她明明记得,眼里的你依旧只是个陌生人。

         摩天轮的震颤停了下来,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发现之后切断了电源。只是,乾坤道盟的少爷桃无伤带着一帮打手在这里晃,维修工一个个都不敢过来。

         摩天轮旁边,云霄台上亮着一盏蓝灯。灯光不强,却可以看见有一名身披黑色长袍的女子站在上面,三千青丝在夜风中轻轻飘动,眼神淡然的俯视着下方,“就是他?”

         女子身后,还有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妇人。只不过先前老妇所在的地方太暗,再加上她佝偻着腰,以至于走到女子身旁才显出一个轮廓,声音沙哑:“还在进一步确认。不过那个组织的小妖躲在这里制造噪音。不需要管管吗?”

         “没那个必要,与我无关。看戏就好。”女子淡淡的开口说道。

         眼看一帮猪脑筋的手下上蹿下跳,有的甚至连垃圾桶和里面的饮料瓶都不放过,桃无伤就知道指望他们找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卵用。想到自己口袋里还有刚才买饮料找零的一块硬币,桃无伤立马将它给摸了出来,用力的向天空一掷:“谁掉的钱啊!”

         “我的!”那一直保持呆萌姿势不动的“狗熊”突然动了,眼神如电,瞬间跃起接住了那灿银银的一元硬币。

         可是,还没来及跟那枚硬币缠绵。桃无伤就已经带人将这只“狗熊”给团团围住了!后者立刻狂汗……

         桃无伤上前两步,冷笑道:“夏星河,藏得不错嘛,居然一直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没让我发现。只可惜,你的人格早被我看穿了。现在,你已经插翅难飞了!”

         “好小子算你狠!”既然已经暴露,夏星河索性也就掀去了厚厚的伪装,“嘿嘿,桃无伤,你不会真就以为,凭你这些人能抓住我吧!”

         夏星河拿出千里传送符刚要施法,桃无伤就像早有预料一般,抽出一张颜色更深的符纸:“干扰符,启!”

         这一次,夏星河手里的传送符纸自燃,人却还在原地。

         符纸这玩意,都属于一次性消耗品,用过一次就废了,像千里传送符这类的的价格都很贵,干扰符更是它的好几倍!

         “怎么样?继续啊!我这里还有很多。”桃无伤随手摊出一打干扰符来,一副有钱任性的骄傲表情。

         “无耻的rmb党……哼哼,既然走不了的话,那我就只好选择,扁你一顿了!”

         热气球上,一直被无视的月小红被绑在一角,堵住了嘴。两只脚做着无用的挣扎。

         完了完了,这就是爷爷说的……专门拐卖小孩的妖怪吗?星星哥哥快来救我!

         就在穆天涯跳上摩天轮不久,一道影子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以极快的速度飞掠上来。热气球上唯一的一个月小红,则被毫无悬念地打包丢在了一边。

         当月小红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紫发猫耳的女妖正背对着她坐在前面,手里横着黑色的长笛,吹着令人哀伤的曲调。

         这支曲子,仿佛有着一种特别的魔力,可以唤起人们对于哀伤往事的回忆。

         夏星河和桃无伤的人刚要开打,忽然,双方都没了精神,有的人甚至嚎啕大哭。呼爹喊娘,喊什么的人都有。

         “我的两千块巨款啊!桃无伤我跟你不共戴天啊啊啊!!”夏星河抱着头痛哭,悲痛欲绝。

         “我靠,什么情况?”桃无伤看着这集体哭嚎的场面大吃一惊。

         “出身豪门,所以无忧无虑,也就根本不存在悲伤的回忆。唉,这就是穷人和富人的区别吧。”云霄塔上,老妇有些感慨地说道。

         “无聊。”女子淡淡道。

         柳菲和穆天涯四目相对,再一次陷入了共同的回忆……

         “今晚你……不弹琴了?”穆天涯问。

         “今晚的花旦小怡生病了,干娘便让我去替上。”姬如菲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的描着脸谱。

         夜幕降临,听雨轩又开始热闹了起来。

         西楚霸王器宇轩昂,腰配宝剑。一身红装的姬如菲款款上台。一台经典的霸王别姬徐徐上演。

         今晚,和往常似乎有些不同。穆天涯能够明显感觉出身旁几人格外的安静,只是看戏喝茶,不发一言。要知道往常来此的看客最大的本事就是嗓门大,吵吵嚷嚷,今天这些人的安静倒变成了一种反常。不过他也无心观察这些。

         姬如菲的演技相当精彩,从规劝到起舞,再到后来的拔剑自刎。看到虞姬那绝望的眼神,在场的看客们都不禁有些动容。

         穆天涯用他的画笔将这一幕给描绘下来。尤其是最后虞姬自刎的那幕深深的刺激着他的眼球。虽然明知是假,但虞姬自刎时看向自己的那一瞬,仿佛灵魂都被触动了。

         所以,在他的画里,鲜血顺着剑身流了下来,不过那血却不是虞姬的。而是有一只大手,在紧要关头抓住了那把剑!

         那只手,和他握着画笔的手很像很像。

         啪啪啪!

         谢幕。坐在太师椅上的中年男人轻轻鼓掌,那些默不作声的宾客们稍稍愣了一下,也都跟着拍手叫好。

         中年男子给身旁的随从交了个眼色。那名随从立马会意的点了点头。沿着台阶走上台去,向姬如菲礼貌一揖,说道:“我家主人想请小姐移步一见。”

         姬如菲黛眉轻轻一促,看了眼同样看向这里的穆天涯。还是跟着那随从走了过去。

         随从口中的主人,是一名四旬左右的中年男人,脸上的英气逼人,两只虎目不怒自威,虎目两侧的太阳穴高高鼓起,一眼便能看出是习武之人。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圣师大人斟酒!”老鸨快步走过来,见姬如菲怠慢了贵客,急忙训斥道。要是惹得这位大人不开心,关门大吉是小,就连脑袋都随时有可能会掉!

         “呵呵,无碍。想不到在此等烟花之所,居然暗藏绝代佳人。请。”圣师没放在意,笑着亲自拿过酒壶斟了杯酒递给姬如菲。

         姬如菲从未沾过酒,想要推拒,却又难以开口。在这种地方讨生活,处处都要看人脸色。她知道,如果等圣师脸上的笑褪下去,自己恐怕也得从这地方收拾东西出去。姬如菲俏脸上的神色不停挣扎着,由于不是多么的明显,又加之化着戏装,旁人不易看出。

         便在此时,一旁的穆天涯站了出来,从姬如菲手中接过酒杯,“我……替她喝!”仰头一饮而尽。

         圣师眉头青筋跳了跳,脸色顿时难看了几分。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牵强的笑意。

         “你谁阿?圣师大人的酒都敢喝!活腻了吧你小子!”有人叫了出来。顿时其余同行的官僚也纷纷叫嚷起来。

         圣师大手一挥,示意他们安静。转而看向穆天涯:“你叫什么名字?”

         “穆天涯。”

         “那你呢?”圣师又问姬如菲。

         “回大人,她叫姬如菲。”还没等姬如菲开口,老鸨便抢着回答道。

         “我没问你。”圣师说道。

         仅是这淡淡的四个字,便将老鸨吓得跪在地上自掌耳光,“是……是小人多嘴。”

         “罢了,没你们的事了。都走吧。”圣师不耐的摆了摆手。

         老鸨如临大赦的箭步逃开。姬如菲拉了拉穆天涯的衣服,向圣师施了一礼后,两人一起离开。

         望着姬如菲离去的背影,圣师眼睛眯起,拿起桌上的空酒杯把玩着:“你逃不过我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