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灵魂画师穆天涯
        “千里传送符!”攻击落空,桃无伤脸上表情一僵,紧接着便反应过来夏星河是使用了什么法宝。下意识的转身望向层层叠叠的居民楼,“原来是那个时候……”脑海中回想起夏星河飞向自己的第一把小刀。

         千里传送符又名子母传送符,可以在一定距离内实现瞬间转移,但需要子母符配合使用。子母符顾名思义,就是把母符贴在某个地方,然后再把子符贴在需要转移的物体上,这样该物体就会瞬间转移到母符身边。这种符纸乾坤道盟在商界广为运用,方便又快捷。

         “原来那小子从一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要跑路,戏耍这三个傻帽只是在分散我的注意力,真是大意了!不过……能在我桃无伤手底下暂时逃掉,也确实值得你这条杂鱼骄傲一生了!”

         传送符这种小型法宝一旦遇到法力强大的结界或者是强横的外力干扰就会失去效果,一次性使用、制作成本高,说起来也算不上什么高级货。可是令桃无伤感到诧异的是,像夏星河这种打杂的穷鬼怎么会拥有这种法宝?

         夏星河和月红的身影在另一处巷道浮现出来,两人额头上的传送符纸在一簇小型火焰中烧尽,一同在火焰中烧尽的,还有墙壁上小刀刀柄处裹着的那层黄纸母符。

         “哎呀!着火了着火了!”月红反应迟钝的用手拍着头,惊慌失措的来回乱跑。

         夏星河将墙壁上的小刀收回到专用的袋子里,瞥了眼身旁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妮子,道:“一次性符纸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月红摸摸完好的额头,一脸懵懂的道:“星星哥哥,刚刚我们明明不在这里的,是我们头上的贴纸把我们送过来的吗?跟降尘台好像。”

         夏星河本来对这个小傻帽说的话并不在意,但不知为何听到“降尘台”这三个字时,心里却猛的抖了一下,似乎这三个字在哪里听过,或者,在哪个梦里见到过。

         甩了甩头,撇去脑袋里有些烦躁的思绪,夏星河盯着月红那双清澈水灵的大眼睛道:“我问你,你们红线仙的工资待遇怎么样?逢年过节发不发福利?岁末有没有年终奖?”

         月红眨巴眨巴水灵灵的大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爷爷好像说过,完成一个任务的贡献值可以兑换人间三千……”

         “三千!”

         夏星河激动的跳了起来,一脸急切的道:“我要去你家当红线仙!”

         “好啊!”月红笑着喊了一声,转而又犯了难,“可是,我自己还在实习期呢。”

         “这样啊,那转正的条件是什么?在实习期的时候照发工资对吧?”夏星河想了想,问道。

         月红略做思量,然后一脸认真的道:“红线仙转正需要累计完成十个任务,也就是帮助十对前世相爱的哥哥姐姐们在这一世重新走到一起。任务完成后就有贡献值,贡献值可以兑换自己想要的物品。”

         在这方面,月红确实是下过很大的功夫。如果不是了解的很详细,相信她也不可能说得这么有条理!

         夏星河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道:“我问你,你很想做一名真正的红线仙吗?”

         “嗯。”月红点了点头。

         夏星河贱贱的笑了笑,继续道:“我可以帮你。帮你一起完成任务,然后你当红线仙我拿工资,咱俩各取所需,这样很公平吧。”

         月红点了点头,一脸天真的笑道:“好!”

         还真好骗!

         夏星河心里暗暗窃喜,一个任务就有三千的话,那以后岂不是要发了!幻想着被钞票山砸晕以后逆袭成为高富帅,然后迎娶白富美,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星星哥哥,你怎么了?”月红伸出白嫩的手掌,在正幻想出神的夏星河眼前晃了晃。

         回过神来,夏星河便立刻察觉到头顶有三个黑色西装的身影在楼顶跳跃而过,可不正是桃无伤的那三个脑残手下在到处搜捕自己!

         “哼!要不是答应过那个臭老头不能伤害桃无伤这货,刚才的飞刀就应该直接射他裤裆!”夏星河悻悻的捏拳自语。

         算了,即将成为土豪的我可是很忙的。一单任务就几千块上下,哪有时间陪你们玩?不过那两千块虽然是小钱,我也一定会讨回来不会忘的!

         心里小小的憧憬了一下,夏星河对红线仙这个职业也想要更进一步的了解,于是拽着月红在墙角小跑一兜,沿几条小路绕到了一家饭店里坐下来准备好好问一问。

         饭店内设施高档,气氛典雅。复古式的格局镶嵌入西方后现代建筑,墙壁之上,几幅中国山水和西方油画交相辉映。泛着荧光的灯盏柔和且能增进人的食欲。

         然而,看过递来的菜单之后,夏星河就略显尴尬的在美女服务员带着几分鄙夷的眼神中,要了一壶免费供应的白开水和两只水杯。

         还好对面坐着的是个小傻帽,不然要是带上心仪的女神遇到这种尴尬的场面还真尼玛下不来台!夏星河再一次体会到了金钱的重要性!

         钱也许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服务员走后,夏星河感觉到有几对着装光鲜华丽的情侣向自己投来的不屑目光。他就假装没看到,干咳两声化解尴尬,喝了口凉白开道:“我说小傻帽,你这次要执行的任务是什么说来听听?”

         “嗯。”月红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淡白色的密封档案袋,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从档案袋里取出两张贴有照片的资料。

         “穆天涯是吧?没钱你住霸王店呢!拿上你的画离开这里,我们旅馆不是善堂!”正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正在查看资料的月红。使得后者神情一滞。

         “怎么了么?”夏星河问道。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身后店员驱赶客人的一幕,因为这种事情时有发生,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他现在所想要做的就是尽快帮小傻帽完成第一个任务,然后拿取数额丰厚的报酬。

         这世道有钱的就是亲爹,没钱的爹也不亲。很多人和夏星河一样都已经见多不怪了。

         月红看了看资料上男子的照片,然后又抬起头,望着那被店员驱赶的男子仔细一比对……宽大的肩膀、高耸的鼻梁还有那双深邃如水的漆黑色眼眸,可以确定就是同一个人没错!

         顺着月红呆滞的目光望去,夏星河一眼瞥见被扔在地上的画作,然后就是一个细胳膊细腿的西装经理和留有一头艺术披肩发的青年,心里暗笑小傻帽没见过世面之余,也伸手在月红面前晃了晃。

         月红眼神重新焕发了神采,指着披肩发青年叫道:“星星哥哥,这个哥哥就是资料上我们要找的灵魂画师,穆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