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我叫陈晨
        话说自从韩雨被肖洛依带到陈晨这里已经大半年了,白杨镇那肖洛依也去过一次,在安顿好韩府上下后便急匆匆的向陈夫子请了假,由于韩雨在学堂的成绩,陈夫子那里自是很好说话,在问候韩雨病情后,很豪爽的答应了肖洛依。

         在这大半年中,学堂之中也已换了新气象。原本的书香圣地此时也被分出了两派,“文修”,“武修”。而此时嘈杂的争吵声正从学堂之中传来。“什么狗屁文修,一个个只知道礼法礼法,一群只会动嘴皮子的人。”一个身材高大的“武修”派人说到。仔细一看那人可不就是刘虎。此时刘虎正嗔怒与一个“文修”弟子争论。

         “刘虎你莫要忘记你自己现在还是文传弟子!像你这般不懂礼法之人,就算是从武,此生也定不会有所成就。”“礼法礼法!你们这群书呆子,哼!”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一样,一脸鄙夷的说道:“我是不懂礼法,但别忘了,我哥哥他也从武,论文论武,也比不过他一根手指。”

         “你嚣张什么!你哥哥不过是四年经传。要是韩雨在的话,你哥哥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一个平日里非常仰慕韩雨的“文修”派说到。

         “你说那胆小鬼,他若不是怕了我,怎会这大半年不来学堂上课。不过也要谢谢他,今年文试没有他,我哥哥这文首之位便是稳妥了。想马上就要告别白杨镇这个破地方,心情也是舒畅了!”刘虎目光飘香了远方,随后喃喃自语“别让我碰到你哦,韩雨。”

         远在方水千山的韩雨此时正躺在那玉台之上,此时的玉台,如呼吸般阵阵吞吐着灵气。翻滚的灵气从韩雨的天灵之处涌入到韩雨的体内,再从足底流出,不过流出的灵气确实红色。陈晨站在山洞里,看着韩雨道:“娃娃!你要不是小依的孩子,此时怕是已经在地府了吧。老夫这药神台可是在这宇宙之中独有的……”陈晨一脸骄傲地说到。

         而此时韩雨的识海之内,原本破裂的天地也渐渐地修复得差不多了,只不过那血红色气流还是在其识海之内不断的翻腾滚动……

         深夜,一脸疲惫的肖洛依来到了韩雨所在的山洞,“雨儿,明日便是你十岁的生辰,今年还是我陪你过,唉!我知道你还在生娘的气,但是孩子有些事情你现在还不懂,这个世界没你想想的那么小,天门星它也只不过是一颗罪星,我和你父亲也只不过是罪人而已……”肖洛依望着远处出神的的说道。

         夜渐渐深了,虽然在这洞天内没有真正的日月,但确有陈晨以大法力凝聚而成的两团能量。虽然比不了真正的日月,但告知时辰的功能还是有的。就这样,“月亮渐渐升到了夜空的正中——子时到了。”

         肖洛依伏在玉台旁渐渐沉入了梦境,可能是这段时间身心太过于疲惫,竟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所觉……

         此时的玉台,竟在微微的颤抖,原本吞吐的灵气,此刻竟尽数没入韩雨体内,一丁点也没有留下。在距离天门星几千星轴(距离单位:为一个星系的直径。)的一个巨大城堡内,一位身着黄袍,头戴玉冠的巨人正在侧卧在黄金巨床之上。此时那巨人眼眸不可察觉的一动。

         整个浩渺宇宙无数的星球上,突然开始乌云密布,所有人都望向这漆黑的天空。只有少数人略有所思,“这雨……”

         渐渐的,一滴滴雨砸向了大地,渐渐变急变大,丝丝雨线悬挂在乌云上。一股令人窒息的寒冷漫上人们的心头。无论修为高低,都在这时打起了寒颤。

         陈晨望向山洞外的雨,皱眉道:“这里自成世界,外界怎会影响到这里,此时蹊跷,怕是哪位大能的手笔……”陈晨立刻闭眼接着冥想了起来。

         而韩雨的识海之内,原本修补好的天空也变得乌云密布,天地一片昏暗。当外界下起雨之时,识海内也下起了雨这雨同样的刺骨,同样的冰心,雨滴落在血牢之上,那血牢立刻发出呲呲之声,转眼间血牢便被腐蚀殆尽。而这寒冷的雨滴,也使原本沉睡的韩雨的本命魂念渐渐苏醒了过来。

         “嗯……头好疼,识海之内韩雨睁开了眼,望着周围的景象,我不是撞破了识海壁垒了吗?这乌云怎还是这般,没发生任何变化?”

         这是白色光团突然发出耀眼的白光,韩雨立即眯起了眼睛,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从光团中走出“唉!真不知是福还是祸啊!”苍老的声音可不是正是先前在韩雨识海之中与韩雨交易的那人。

         “是你!”韩雨不顾此时的疼痛立刻起身,“本命魂气想必你也吸完了,快说我父亲在哪里!”

         “小娃娃,别你啊你的称呼我老人家,老夫也有名讳,我叫陈晨。”老者看着韩雨微笑着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