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二七训
        城镇、树林之中,机动能力达到最强。而平原之中则不同,银桑皱着眉和埃尔文分析,一边是韩吉,至于佩特拉则被他们叫出去了。

         “……我已经将‘洞爷湖’放在墙里了,所以可能并不是它的缘故。”

         “你的意思是你的身体里面带有能够吸引巨人的某种物质?”埃尔文瞥了眼已经陷入兴奋之中的韩吉,手指在桌上不停的敲着。

         他也有这个想法的,但是始终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你还记得上一次出墙吗?”问的是银桑的第一次出墙,韩吉紧盯着银桑,双眸熠熠生辉。因为银桑大出了风头,后面倒是一下子沉寂下去了,但是上次遇到的巨人也比之前他们所遇到的要多。

         也就是说,上一次也是他的缘故所以他们才会遇到那么多巨人!韩吉流着口水打量着银桑,简直想要把这个人剖开来看看。

         从面容来看,银桑无疑正是那几乎绝迹的东洋人,但是和东洋人不同的是,他那头白色的头发,他的行为虽然很怪异,但是他们并不了解真正的东洋人会有怎样的行为。除此之外,就是他那逆天的战斗力了。

         不可能解剖利威尔,韩吉却很想给银桑做个身体检查,之前提起这个就被推了,那么这次有没有可能……他在心里打着小九九,虽然不至于真的解剖,却还是想研究一下。

         银桑却是很确定他身上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从小战斗而养成的身体而已,扯着嘴角看看兴奋的韩吉,他朝着埃尔文摊摊手。

         “我并不确定,但是值得肯定的是,在我拿着‘洞爷湖’的时候,巨人们会往我身边靠,但是没拿的时候,它们会迟疑。我认为是因为我经常戴着‘洞爷湖’所以身上沾染了味道。”是的,银桑从上次出墙就有疑惑了,虽然被称为白夜叉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是夜叉。他既不是天人也不是妖怪,所以能够吸引巨人的除了“洞爷湖”也就没有其他的了。

         虽然他一贯只做马前卒,后方的遥控大权从来和他没关系,但是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打拐弯或者装糊涂,所以他干脆的直接说了。

         解决办法那个“洞爷湖的刀魂”没说他也不知道,如果巨人还往他面前凑的话,他这个方向的士兵们可就惨了。

         埃尔文倒没因此有什么大反应,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个事情,只是没有具体的解决办法所以显得有些头疼而已。

         相当于手中握有宝山却不能用,这种憋屈和面对王都那些人或者其他平民百姓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这就相当于一只老鹰能够翱翔天空了结果刚刚拍了下翅膀就被人扯下来将翅膀毛给拔光了一样。

         “能应付吗?”

         银桑今天的刀片已经全部报废,实际上在他知道他们面对了五波奇形种的时候,埃尔文忽然想起来利威尔第一次出墙的事情。

         那个时候利威尔他们和他双重设计,利威尔在他力排众议之后加入调查兵团,后来他们一起出墙了。那是个阴谋,他知道法兰很聪明,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其实并没有将信件放在自己身上。

         那次出墙之后意料之中的下了大雨,但是将利威尔说服的代价微微有点大,那是第一次试验他所提出来的阵型,然后,利威尔他们一行五人,除利威尔之外全灭,包括他从地下街带回来的两个人。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和三毛赶到现场,面对的就是利威尔那说不清包含着什么情绪的脸。一击未中,他也并不追击。

         他高傲的仰着脖子,看着半跪于地的他,一字一句的开口。

         “埃尔文……我是为了杀死你,才来到这里的。”

         雨水的淋涮与巨人尸体上冒出来的热气让人连眼前的人物都变得模糊,但是他记得利威尔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的感觉。

         知道那两个人已经死去的时候,他大概也有一瞬间的怔忪,然后便冷静下来。

         成功的让利威尔收了刀,并且决定留下来。

         他们的敌人并不是王都那些脑满肥肠的家伙,而是墙外的家伙们。

         “应该没问题。”银桑认真思考了一段时间,然后摸着下巴点了头,巨人的行动比较迟缓,需要的是掌握刀砍的力度和一定的技巧,保养刀片。他扯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其实伽吉鲁潜力也不错啊……”

         埃尔文有些吃惊:“真的不用调班么?”

         银桑摇了摇手,反正别人调过来的情形也和目前差不多,也没啥好调的。今天后面几次佩特拉和伽吉鲁的配合也算是流畅了,如果打一炮换一个地方的话实在是太麻烦也太没必要了。

         目前将能吸引巨人的原因推断出来,洞爷湖留下的气味应该没有那么浓厚,今天已经遭遇了五波,明天应该会少得多。

         银桑的推测没错,第一天他一共解决了五拨巨人总计27只,其中四只是佩特拉他们搞定的,而第二天,就降低到了18只。

         银桑抠着鼻孔,笑得特别恶心的拍拍佩特拉和伽吉鲁的肩膀。

         佩特拉凭借经验躲过了他揩来的鼻屎,但伽吉鲁就没那么幸运了,大概因为不是女孩子所以被银桑借着长官身份暴力压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披风上被黏上了一颗颜色奇怪的小点。

         被命令不准擦掉的伽吉鲁欲哭无泪,只觉得那个小黑点特别的碍眼。

         对于这个状况大家自然又是来了一番的推理分析,然后还是只能搁置不理,只是在这样的状况过去五天之后,韩吉笑眯眯的又黏着他说回去的时候帮他捉巨人的事情。

         对此银桑表现的很无精打采:“都说了风太大听不清楚了……”

         这天天色虽晚,但银桑扯着三毛带着十来个士兵跑到一边的树林河里逮了不少野味回来,将动物们开膛破肚洗净,然后将它们一个个烤好,这场牙祭倒是比起吃干粮什么的惹人高兴多了。

         不过因为拿刀片去射鸟,导致银桑的刀片不小心损坏了两片。

         橘黄色的篝火摇摇晃晃的散发着温暖的颜色,一路上的疲惫因为这些火光照耀的缘故也显得格外的有精神,除了守夜的士兵之外,大伙儿难得这么没大没小的闹一场。其中利威尔班的最显眼,因为平时利威尔班都是单独行动的,和大家的联络不多,但是这个时候,大家都以水代酒,一碗碗的喝的格外有劲。

         银桑对喝水没有兴趣,在啃了一条鱼一块肉之后默默的站起来去替外面的值守人员了。

         天空中只有零星的几颗星星,没有月亮,和他所成长的地方不一样,这里天气黑下来就基本上休息了,可以算得上是远古的习惯了。他习惯了外出通宵喝酒或者是做一些不能在白天的做的事情,刚刚来的时候还很不习惯,就像是时差调不过来一样。

         歌舞伎町从来都很热闹,聚集着三教九流的人物,这里不一样,这里的人很质朴,但是这仅仅指的是一般平民。至于其他官员啊什么是怎么样的那就不足为别人道了。

         他不舒服的扯了扯颈上复杂名为“克拉巴克”实际上就是领巾的东西,然后翻着白眼表示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然后就看到埃尔文迈着温文的步子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

         “真巧啊……”银桑斜着眼睛没有一点诚意的朝他摇摇手算是打招呼,一连五天的奔波让他还是有些感叹真的是老了啊!以前对付天人的时候完全不会这么快便累了,但是值得庆幸的是虽然不是日行八百里,却也大概有个三四百了。按照这个速度,再加上他们今晚这顿节省干粮的举动,大概可以多撑一段时间。

         死去的人不到一成,可以说这次的壁外调查至少在人员伤亡上面颇有成效,当然他们一致认为是因为银桑吸引了巨人的缘故。

         银桑表示也这么认为。

         “我是专程过来找你的。”埃尔文心怀天下,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什么出身,最主要的是对他们有用,那就绝对会将人收入麾下。就好像利威尔一样,明明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盗取信件和杀了埃尔文来到调查兵团的,结果现在和埃尔文的相处不可谓不和谐。

         埃尔文是一个冷静理智的人,他分得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怎样做会对人类最好,对人类好的即便是有再大的牺牲他也能够下决定。虽然听起来狠了点儿,但是调查兵团若失去他,就不止是失去一条臂膀这么简单了。

         埃尔文除了兵团事务之外,还会和王都、商队的人商量,能够成功的从贵族,商人的口中抠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即使屈居人下,却始终有着自己的傲骨……和利威尔一样。

         他看得远、想得深,他知道怎样做是最好,为了达到目标绝对不折手段!如果不小心与之为敌,那就要小心了,他绝对可以算计的你被卖了还帮忙数钱。

         “找银桑有事吗?”银桑随手从一边扯了根草叶子衔在嘴里,学习某个飞机头。他蹲下来,嘴里咬着草叶子,含糊不清的问。

         实际上银桑很想将那一头假发扯下来扔掉,不知道是质量不过关还是这几天的餐风露营,他总觉得自己的脑袋发痒。

         “……人类可以获得自由。”埃尔文蹲在银桑的旁边,眼神悠远的望着远方,他拍拍银桑的肩膀:“因为还有希望。”

         银桑含着草叶子,不发一语,只是那双红眸熠熠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