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零四训
        “时时时时时光机!”

         在利威尔冷静理智的倒退回来之后,就看到银桑满头大汗的在房间里钻来钻去寻找着什么,他开门的动作一滞,还放在门框上的手似乎下一秒就会将门框捏烂。他明明才出来一下子,他的房间就已经与过去说了再见,床上的被子杂乱无章的躺在床上,似乎因为被钻过所以书桌上面的东西也不复之前的整整齐齐,柜子门大开着,利威尔不想去看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前那个罪魁祸首正躲在窗帘里,拱起大大的一块还在瑟瑟发抖,看着无比的好笑。

         可惜的是利威尔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他的脸色已经黑成了一团,“你在找什么。”

         “你、你不是出去了吗?!”银桑看起来十分的苦逼,他小心翼翼的从窗帘后探出一个脑袋,欲哭无泪的看着去而复返的利威尔。

         “#¥%%#%……”

         两个人处于无法交流的状态,很好!利威尔的脸色更差了。

         救救救命啊!这熊孩子看起来怎么这么恐怖?喂喂银桑看到了哦看到了你背后的黑气了哦!话说回来为什么会有黑气啊岂可修这样一看就觉得好像那个……那个东西一样啊!银桑虽然不怕,但是少年你就不怕吓到别人吗?

         银桑苦逼的皱紧了眉头,回想起刚刚从窗户向外望的时候所看到的东西。

         宽阔的广场,不远处的石板街道,大概是因为晚上了所以零星的亮着灯光,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好似旷野中盯着猎物的狼群。下面的房间有嬉笑打闹的声音传来,给这肃穆的夜晚添上了几分欢乐,这样的地方……应该是学校吧?

         诶诶……诶?!

         利威尔大步走上前来,杀气腾腾的抽出之前银桑打开过的册子,又从办公桌上拿过一支笔,然后在册子上圈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银桑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然后猛地从他手中将小册子抢过来,思考了很久才犹豫的圈下了几个意思较为相近的词语。

         “找,时间,穿越,机器。”

         ……

         银桑偷眼瞟去,只见那熊孩子的脸色更加的黑了起来。

         “时间,穿越,机器,是,什么?”银桑看着他在小册子上重重的划着,颇有不用笔将册子划烂不服输的劲头。

         不过这个问题却让他犯了难,用这边的话应该怎么解释呢?银桑还没注意到,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的从寻找时光机变成了努力回答这个人的问题。

         难道说,真的不是什么可疑人士吗?利威尔看他将小册子翻来覆去,勾了又划掉,还是不由自主的锐利了眼神。

         他抢过小册子,“你,讲的是,什么,语言?”

         “日本语。”这次银时倒是利索的回答了,身为一个霓虹人,虽然英语不大过关,但是本国该怎么称呼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因此利落的回答了“Japanese”。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少年陷入了沉思,不久之后再次从他手中将那初级语言手册抢了过去,然后再次圈了几个大字。

         “我,这里,没有,时光,机器。东洋人,你,要留下来,将语言学会。”

         然后,将所有情况一丝不漏的给我吐出来!利威尔手中举着小册子,然后继续阴森森的保持着自己的死人脸,“在此之前,把房间给我恢复原状!”

         想让银桑打扫卫生并不是不可以,银桑也是很勤快的!但是,没有报酬的事情银桑才不做呢!银桑丝毫不觉得将别人房间弄乱有什么错,凌乱的才是男孩子的房间啊!

         抠了鼻屎想要再次弹在利威尔身上的银桑被利威尔一击爆头,感受着对方拖鞋在自己脸上摩挲的力度,银桑屈辱的接受了这个“不平等条约”。

         利威尔颇感惊讶的看着银桑的收拾效率,不到三分钟,一个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房间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明天,给你安排,住宿,今天,你就……睡沙发。”

         这么想的时候利威尔还有些犹豫,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对方确确实实的高了自己十、七、厘、米!

         但是银桑却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然后就着这副样子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利威尔额角青筋直蹦,“给、我、去、洗、澡!”

         银桑才不管他,洁癖的又不是银桑……说起来这熊孩子绝对是处女座的吧处女座!不仅洁癖还强迫症,无怪乎大家总是喜欢黑一黑处女座啊!

         ……如果,这一睡可以睡回去,就再好不过了。

         银桑的愿望没能实现,因为第二天他是在强烈的视觉骚扰下醒来的,一睁开眼就看到某人抬起脚似乎想要踹的样子,不过被他旁边那个梳着三七分的金发男人给阻止了。

         “hello~I’m Erwin Smith。”

         “hello……”银桑还没完全清醒,懒洋洋的回答着。腐郭达!一觉醒来边上一个三七分看着银桑的时候就堪比贞子啊伽椰子啊……啊啊啊恶灵退散!抱歉银桑只是一时糊涂你们不要来找银桑啊!

         而且什么史密斯啊,银桑只听过埃迪·埃尔文的哦!对你这种名不见经传饿小角色完全没听过哦!就算是外文名字……银桑抬起稍稍有些耷拉的眼皮,“我是John。”1

         怎么看这都是临时想的名字吧?而且利威尔已经给我说过了你是叫“坂田银时”啊为什么一看到我就会编出这么一个大众化的名字啊我看起来有这么好骗吗?

         “你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银桑的死鱼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埃尔文下意识的就偏头看向了另外一双死鱼眼……不管怎么看都觉得里面的鄙视意味很重应该不是他的错觉吧?

         “我说古泉你的变化还真大啊哈哈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都说了我是阿虚啊阿虚!忘了的话我可以让你回忆起来哟,让你掉进回忆的‘深渊’哦!”2

         “乱七八糟的在说什么呢,再这么聒噪下去的话……就算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也会杀了你哦!”3

         利威尔的手指在小册子上面戳戳点点,居高临下似乎让他的自信心膨胀,如果给他一把剪刀的话大概会直直的戳下来。

         银桑这才发现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灰色的衬衫外面套着土黄色的短皮革,下身则是与衬衫同色的裤子加上黑色的靴子。等等脖子上面那个白色的……啊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东西,叫什么“克拉巴特”,松阳老师以前有讲过……诶等等,这就说明这熊孩子是贵族?!!!!!!

         看着眼前的人明显思绪已经放空,利威尔和埃尔文对视一眼,利威尔再次抬起了脚……然后!被对方给抱住了。

         “大哥!请让我追随你吧大哥!”4

         “哈?”对于利威尔来讲这一长串完全就是乱码,没有一个词能够听懂,但是对方那忽然转变的态度,不会有什么阴谋吧?利威尔低头看了看他,然后偏头看向一边看戏的埃尔文。

         喂喂至少让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吧?这人态度转变的太快,方式也太奇葩,实在让人感受不到所要表达的意思。

         “你,是想成为利威尔的下属吗?”埃尔文似乎看够戏了,然后从利威尔手中接过小册子,然后将自己所想要说的词语一个个标注出来。

         银桑猛烈的点头,贵族啊贵族!这就意味着银桑以后可以横着走犯什么错也不怕了!投篮失误的话他会补上,想要什么资料的话直接从他手中拿,说不定给他五日元他就可以回万事屋了啊!5这样的好事儿不答应的是蠢货!反正下属什么的只是顶个名号,谁会当一个小屁孩儿的下属啊!

         利威尔偏头看向埃尔文,难道说自己这个上司读作“埃尔文”写做“工皮寿”?可是怎么看对面那个一脸瓜样的也不是口残周而是二货翔……6

         埃尔文表情微妙的看了看利威尔和满溢期待的银桑,默默的抹掉额角的黑线,说不定这两人还挺合得来的……吧?

         “那,等你学会我们这里的语言……”埃尔文忽然觉得自己和利威尔讨论那么多这个人完全是白来,那个笨蛋会把细作直接丢到利威尔面前啊?而且能够和利威尔匹敌的人类,就目前而言,他甚至可以自夸还没有出现。

         但是还是不能大意。

         他们看到在说出要学习语言的时候,银桑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不由有些好笑——明明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居然还像小孩子一样……

         “好吧,银桑学……但是,一定要把银桑派给大哥呀!”

         ……

         还真是念念不忘……埃尔文轻笑着点了点头,脑海里面却是转了好些个弯,并不叫人看出来。

         后来,埃尔文就偕同利威尔离开了。

         “我会尽快安排好的你的住宿。”知道他听不懂,他也只能无奈的照着小册子上的圈。

         银桑眨眨眼,笑容灿烂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