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一二训
        “好好好好冷啊!!!!”银桑双手环胸,死也不肯再往前一步,他的死鱼眼绝望的看着不远处的雪山。

         这不科学啊!说好的出墙体会自由呢?妈蛋巨壁里面居然有雪山有森林有湖泊……还缺什么自由啊外面不也一样有着四季变换有着森林海洋吗?不都一样吗银桑巴不得在巨壁里面居住一辈子呢o(TヘTo)

         ——前提是没有巨人。

         不过这太不现实了,如果没有巨人的话人类也不会把自己困在巨壁里,啊说起来那么高大的巨壁一定建造了很久吧……银桑皱皱眉头,总觉得有什么被自己抓住又放走了。

         嘛算了,灵感这东西总是像调皮的不肯冒头的孩子,作者那厮不也经常说什么没有灵感找不到灵感所以想要坑了这篇文么?而且还说崩的太厉害与其等以后别人来找茬还不如先把源头给掐死了什么的……

         他的目光越过全部在他前面,虽然也冷的发抖但还是努力地向前进的调查兵团成员们,看向了走在最前面那个步伐依旧的人,不由再次朝手中哈了一口气。

         明明他也去玩过滑雪的,为什么觉得这里都快冻死他了呢?

         “银桑真想躺在被炉里吃着巧克力圣代啊……就算变成条形码也很幸福啊!”既没有堆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也没有前列腺刹车,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太过枯燥了,银桑是多么的想在被炉里度过剩余的人……不不不,是剩下的冬天。

         “佩特拉酱~你们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玩吗?”一个人的吐槽是寂寞的,银桑耸耸肩膀,为新吧唧不在身边感到万分遗憾。在一堆的利威尔班成员中挑选了软妹纸作为同伴,要知道同伴如果是香香软软的,自己的心情也会好起来呀~

         不过一想到这么一颗好白菜不知道会被谁拱掉他就不开心起来,猩红色的眼睛将前面一堆人给看了个遍,最后还是撇撇嘴,如果佩特拉被这堆人之中的某个……的话,绝对要揍得那人不能自理!

         “嗯,我们每年都会来训练。”条件虽然艰苦,以及,虽然说是每年,她这也仅仅是来第二次而已,之前还有前辈带着她,她现在就已经是别人的前辈了。佩特拉下意识的拢拢身上的大衣,说话的时候呼出的热气很快就消散不见。

         说起来,银桑为什么在叫她名字的时候给她加一个“酱”?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吗?

         佩特拉当然不明白本来身为保父的悲哀,最近虽然有意识到需要给儿女们找个妈而耍帅的说什么“我的女人禁止染指”什么的……但遗憾的是,这里的他还没能走到那一步就跑到这边来了。遇到了传说中的拆西皮之手,只能说银桑这辈子想要找个女人暖被窝的愿望永远就只能是愿望了。

         “本来天气就冷了就算骗自己说什么多动动就会热起来也是不可能的呀还不准银桑多穿一点……”银桑缩着脖子,像个老头子一样慢慢地向前走,只不过奇怪的是即使看起来懒洋洋的他还是能和身边的佩特拉保持同样的步调。

         壁外调查回来之后才休整几天,就被派来训练,简直就是对银桑实力的不信任嘛!银桑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翘掉了调查兵团的训练把利威尔的宿舍翻了个底朝天,然后躺在人家沙发上将利威尔特意为了减少他的甜食摄入量而藏起来的糖罐子给吃的空了下来。

         难道说天冷的时候运动会热起来不是常识吗?佩特拉总觉得一直躺在宿舍什么的才会更冷吧?多穿一点……本来就是为了训练,如果穿多了还能动的了吗?

         而且如果把你留在调查兵团……佩特拉不难想象大概等他们回去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商家来要债了。

         不过话说回来,银桑到底在兵团里面处于什么样的位置,这是他们所有人几乎都不知道的。但是无疑,在看到他第一天的表现的时候她甚至都觉得有了依靠——除了兵长之外的一个强有力的保障。但是,太过疯狂的后果就是受伤,后面几天甚至要别人保护。

         人是健忘的动物!他的所有惹眼的表现在沉寂之后几乎没有人再提及,除了自那以后似乎和他关系变得很好的几个成员——阿波罗,赫血,伽吉鲁。

         银桑看起来倒是无所谓,偶尔去逛逛街,一不小心就把利威尔的钱包顺上了什么的。佩特拉觉得或许他早就知道,或者说早就已经做出选择了,不然的话就改名一项也不会同意的吧?想到所有人称呼的“John”,她忽然觉得升起了淡淡的悲哀。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但是他杀巨人时候的劲头她是知道的,他的实力她也经由对方和兵长的每日一斗殴了解的非常清楚,为何这样的人要用假名……她觉得不能够再想下去了。

         “小女孩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待王子殿下来迎娶就好了,想太多的话可是会变成黄脸婆哦!”些微的重量落在头顶,佩特拉感受着和这严寒的冬日完全不同的温暖简直想要落下泪来,只不过还没等她感动完,就听到那个名为伽吉鲁的男人的声音。

         ——“混蛋银桑你怎么可以把鼻屎擦在佩特拉小姐的头上?!”

         “诶?银桑和这位小姐可是有一光年的距离啊就算要擦也是擦鼻涕啊怎么可能擦鼻屎那种固状物啊……”佩特拉僵着脸,完全不敢伸手确认对方究竟有没有做他所说的那些事。

         ……不过他刚刚似乎确实在她头发上抹了抹的样子……

         “银桑你怎么可以撒谎?!我明明就看到你蹭上去了!”伽吉鲁拉着这个问题不肯放,怒气冲冲的看着银桑。

         “佩佩佩特拉小姐,请请请请让在下来帮你把……”

         别说了!!!佩特拉的脸色通红,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她加快了步伐,没一会儿就把银桑和伽吉鲁他们给甩在了身后。

         “看都是你的错佩特拉酱才会一个人走掉!”

         “什么啊明明是银桑吧居然做出那种事情,不能原谅!”

         “那种事情是哪种事情啊小哥你可不要胡说啊!”

         “就是把鼻屎……”

         走在前面的佩特拉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她羞愤交加的瞪着两个若无其事的吵起来的人,大声吼道:“别吵了!”

         “是!”两个人立马正襟危站,朝着她做了一个献出心脏的动作。

         一股子不知道说什么的情绪汹涌而来,佩特拉干脆的眼不见为净,将两个人往前驱赶,经过这么一会儿他们就已经落后了很多了。

         见两个人走到了她前面,她终于小心翼翼的拿出手帕在头上擦了好几遍……

         “噗哈哈哈,喂喂当真了哦你的女神当真了哦!真是太甜了啊!比加了红豆的巧克力圣代还甜啊2333……”

         “可恶!这是人之常情吧?只有银桑这种人才会毫无顾忌就算真的顶着一脑袋鼻屎也不在意吧……”

         佩特拉脸色发青,她莫名的想到了一脑袋鼻屎的盛状,卧槽太可怕了有木有?

         她低下头,终于学会不在银桑寂寞的时候唱情……啊不,是去搭话,到头来想得多的是自己,受到冲击的也是自己。

         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调查兵团冬日一般来讲都不会出墙,严寒似乎对巨人没有影响,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不管是灵活度还是机动装置都会因此大受影响,所以在天气转寒后的三个月之内通常是没有壁外调查的,但是相应的会增加训练内容。

         前一个月在调查兵团训练场进行常规训练,中间一个月会进行雪山训练,之后会去森林针对立体装置再做一定的训练,顺便准备来年第一个月的出墙。

         在一路的跋山涉水之后,终于看到了训练营,所有人都有些激动起来,而本来还落在后面的银桑一下子就超越了大多数人,直直的朝着训练营跑去。

         “……等等等等!Mega君你这是做什么?那不是目的地吗?不要这样啊我们可是离目的地越来越远了……”跑到半途被利威尔扯着衣领截下来的银桑大概因为过于激动,连死鱼眼都张大了许多。他被利威尔扯着朝向训练营相反的地方而去,利威尔在前面踩下的脚印很快就被银桑的被拖曳痕迹所掩盖。

         “闭嘴!你的位置在这里。”沉默不语的拖着银桑走了一大截的利威尔停下脚步,然后一脚将银桑踢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吧银桑表示一般遭受这种对待的不应该是假发么假发,他也没有学着假发在身上添加什么不明物品啊!不过叫出口了才发现其实这只是一个小土坡,他呈滚筒状滚到的地方是一幢独立的小木屋。

         “不要去打扰他们训练!”利威尔忠实的执行着埃尔文的吩咐,看着可怜兮兮的躺在小木屋门口的银桑,死鱼眼里面看不到一丝情绪。

         “所有东西都配备齐全了,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有事我会来通知你的。”

         “……利威尔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忘了告诉你……”银桑瞪着他的死鱼眼,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上来,一下子就抱住了利威尔的大腿。

         “银桑不会做饭……”【附赠八颗亮晶晶的牙齿】

         “……”

         “拜托利威尔酱了哦~”第二次被踢下去的银桑挥舞着小手绢,目送利威尔朝着训练营那边走。

         “真遗憾啊,这个时候如果小酌一杯就完美了。”

         人类最强啊,真是青春的说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