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一三训
        除了调查兵团的人会来进行训练之外,训练兵团的新兵蛋子也会在这段时间到这里来进行训练,在被利威尔警告不能乱来之后,银桑抱着被子幸福的在“单人间”打着滚。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都需要训练,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啊……究竟是出于什么笨蛋心理呢?银桑苦着脸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却连一罐糖果都没发现,最后只能无奈的裹着被子催眠自己快点睡着。

         可恶啊!不知道牙疼的时候最好是吃甜食吗?

         利威尔再次走进木屋看到的就是抱着被子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的银时,他不由的再次皱紧了眉头,没好气的出声,“你在干什么?”

         “没没没干什么!银桑才不会因为糖吃多了而牙疼呢!对对对就是这样所以牙医什么的就算了吧……”银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哈哈哈的摇着手,然后僵硬的看着利威尔渐渐走近。他一把躲开对方伸过来的手,“真真的没什么啦!你看不是挺正常的吗?一点小小的疼痛银桑能忍耐了啦!”

         ……

         “闭嘴!”利威尔带着锐气的眼睛狠狠的扫了一眼银桑,然后直接将银桑的脑袋按在墙上,黑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张嘴!”

         “……又是闭嘴又是张嘴,你到底是想要银桑怎么办……嗷!”银桑猛地一个激灵,眼睁睁的看着利威尔的手捏着双颊撑开了他的嘴唇,张成了一个“O”字形,对方的靴子正在不得了的东西上方,仿佛下一刻就要踩下来。

         银桑觉得自己的冷汗不要命的流了下来。

         “再废话就把你的OO踩爆!”发出了恐怖宣言的利威尔无视了银时那不断冒冷汗的脸,有些嫌恶的啧了一声,粗鲁的扯了张手帕在银桑的脸上大力的抹了抹,整个人散发出极其黑暗的气息,将帕子扔到一边,他居高临下的命令银时——

         “抬头,张嘴!”

         “……”银桑感受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上面的靴子再次往下落了落,他的身体再次僵直了几分,脸上一贯带着的笑容也变成了惊恐,“利、利威尔君冷冷冷静下来!暴暴力是不对的……”

         “张嘴。”利威尔的语调已经平静下来,他俯视着银桑,然后默默的在脚上使劲,他满意的看到银桑身子一抖,然后视死如归的仰头,将嘴巴长的大大的。

         鼻子微微动了动,利威尔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没有他所以为的口腔问题,大概是因为经常吃糖果,所以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气。不过与此比起来,里面的景象让利威尔简直想将这个人直接一拳揍飞。

         右边的牙齿已经能够明显看出黑色的痕迹,大概是吃糖的时候喜欢将糖果赶到一边,因此两边的对比无比的强烈。

         强忍着将眼前的人踢飞的冲动,他低下头仔细观察,当初伊莎贝尔也有吃糖结果吃坏牙齿的事情,想到这里他难得升起了几分感叹。

         “利利威尔君……”银桑口齿不清的声音总算让利威尔的思绪飘了回来,他松开手,重新拿出一条手帕擦了擦手,平淡的开口,“看来你最近只能吃流质食物了,我会告诉埃尔文……带上你一起训练。”

         “唔唔唔怎么这样……”银桑捂着自己差点被捏废的双颊,哀怨无比的看着利威尔,训练什么的和银桑没多大关系啦可是只能吃流质食物什么的也太残忍了吧?银桑一点问题也没……卧槽又是这酸软的疼痛!

         “或者说……”利威尔的话顿了一下,然后再次冷冷的看向了银桑,死鱼眼里面带着浓重的鄙视意味,“我来帮你拔掉也不错。”

         !!!

         勇者大人不要光顾着打工了啊打电话赚不到几个钱的魔王在这里快来打倒魔王啊!银桑蓦然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魔王抢到城堡里面的公主,魔王各种冷酷残忍无理取闹还说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o(TヘTo)1

         “破……破喉咙……”求救命!

         “你的状态不适合再吃任何甜食,所以我会断绝你一切的甜食来源。”利威尔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瞥着捂着嘴巴的银桑,残忍且冷酷的宣布了他将采取的措施,将银桑一切的反抗都毫不犹豫的镇压了下去。

         他说:“目前为止,你已经透支了三个月的薪水。”

         银桑表示没有甜食的世界没有存在的价值,心中有一头野兽不停地疯狂叫嚣着,嘶吼着,要将眼前这个人撕成碎片,要毁灭这个世界!

         事实上银桑却没有丝毫骨气的屈服了,一边暗戳戳的想着等回到调查兵团就去顺手拿了利威尔的钱包。

         “一……一周一次肿么样?”银桑小心翼翼的讨价还价。

         “哈?”利威尔的脸看起来阴影深重,然后下一刻攻击就到了身上,他揪起银桑的头发,“看来真的要拔掉你这一嘴的牙……”

         能治小儿夜哭的表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银桑再次没骨气的屈服了。

         “啊哈哈银桑是说笑的甜食是什么银桑才不知道呢呵呵呵明明我是Jump的主角为什么必须得屈服在你这个Magazine的配角下面啊……”果然还是要顺走他的钱包。

         银桑以迅雷不及之势伸出手,在对方放开自己头发的一瞬间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他洋洋得意的跨坐在利威尔身上,双颊的两个明显的青色痕迹看起来稍稍有些诡异。终于换他占上风,他的嘴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额呵呵mega君,银桑要告诉你一个道理,Jump派的才是至高无上的,Magazine派的税金小偷就乖乖的吃狗粮去吧!”银桑狞笑着,一手掐着利威尔的脖子,一手将对方的右手按住,两条大长腿也毫不示弱分出一条来压制利威尔的左手,另外一只则连同腰腹的力量压制住利威尔的双腿。

         利威尔试图挣脱,银桑掐着他脖子的手力气并不是很大,比较棘手就是其他的压制。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从那张黑的要命的脸上能够看出他的怒气值已经积攒到了满格状态,只是苦于无法发泄出来。

         “兵长!”听到女孩子甜美的声音的时候银桑的动作就忽然顿了顿,一直按兵不动的利威尔毫不浪费的逮住这个绝妙的时机,双脚使劲,右膝直接的撞到银桑的肚子上。银桑的手一松,他再次逮住机会双手同时使劲,手肘打向银桑的下颚,然后一脚将银桑踢下床。

         整个动作清晰流畅,毫不拖沓。

         “砰!”

         巨大的撞击声突然响起,掀起一地灰尘。佩特拉急忙跑进屋的时候就看到银桑一手扶着腰一边慢吞吞的地上爬了起来,而兵长则用右手揉着脖子,两个人都是一副衣衫不整的模样。她在那一瞬间福至心灵——

         “对、对不起!请继续!”

         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银桑不知为何脚下打滑,再次摔倒在地,利威尔却也是脸上黑气弥漫,一张脸上看不清表情。

         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

         *

         气氛似乎有些不大好,而在小组分配完成之后佩特拉的那自认为隐蔽的目光让银桑再次僵直了身体,利威尔则再次黑下了脸。

         “佩特拉,奥路欧,这是你们第一次单独带人,之前训练的要点你们都还记得吧?”

         黑脸归黑脸,利威尔还是对两个首次单独带人训练的佩特拉和奥路欧进行了单独点名,然后将一些注意事项再次说了一遍。每年的雪山训练其实都会死上那么几个人,由老兵带新兵当然是最好的,因此几乎每个有个一两年调查兵团经历的人都会带上几个新兵一起爬雪山来降低伤亡率。

         银桑大概是因为牙疼的关系整张脸有些扭曲,为了避免被别人看出来而低着头,加上那一头几乎与雪地融到一块儿的自然卷,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

         所有人走的方向都不是同一个,银桑抖着身子跟在一堆大佬身后,脚印在雪地上落下了重重的痕迹。

         韩吉再次挤到了他身边,非常好奇的提着各种问题。

         “利威尔说你的牙齿疼,是怎样的疼呢?刺疼还是灼痛?难道是绞痛?呐呐银桑,给我看看吧……”韩吉不遗余力的骚扰着银桑。

         “如果把你那把冰系最强的斩魄刀交给银桑银桑会很乐意……”银桑含含糊糊的“回答”着他的问话,然后又再次捂着右边脸颊说不出话来,他忽然有一种右脸会肿起来的不良预感。

         “……牙疼应该是糖分摄取太多导致的吧,牙齿不能够接受太多的糖分去腐蚀,但是不能吃太多的糖不然会牙齿疼不是小朋友都知道的事情么……”韩吉嘀嘀咕咕的做着笔记,虽然他完全不知道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啊说起来如果像是银桑这样全身都是糖分的被巨人吞下去会不会把巨人的嘴巴或者喉咙给黏住啊?韩吉的脑洞打开,竟然开始计算这样的可能性。

         糖尿病的设定不知道还有谁记得。银桑捂着自己的腮帮子,看向了前面那个沉默不语的身影,话说回来,为什么他们要一起训练?

         再次抖抖身子,银桑觉得在这么走下去他真的会变成人形冰棍……唔,为了和假发的人形雪人分辨开来所以他就只能委屈一下自己了。

         “银桑很冷吗?”韩吉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起来,让人完全get不到他那诡异的兴奋点。

         “当然啊,简直比作者那个小透明的点击还要冷好吗……”银桑抖抖索索的抱怨,一眼望去,四周全都是白茫茫的一大片,不知道有没有金簪埋在里面。

         本来就不止你的世界了能不扯其他作品吗银桑?

         银桑一边心不在焉的附和着韩吉的问话,一边抬头望了望天,顿了顿脚步。

         万里无云。这样的景象在他的家乡是看不到的,那里早就被各种各样的重工业给弄得灰蒙蒙的了。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有委托没完成啊!回去之后绝对会被抽的被抽!

         韩吉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喋喋不休,利威尔则绕到他身后将他踢了个狗□□。

         “利威尔你踢了银桑的腿弯,是因为踢不到上面对吧……”

         “闭嘴!”利威尔瞥了两人一眼,然后毫不犹豫的继续往前,背后的背包完全没带给他半分的压力。

         “救……救命呀!”有人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就好像是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这个声音……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银桑还来不及抱怨就直接跑了过去,然后就看见极其可笑的一幕——一只看起来格外强壮的黑熊咬住了女孩子的土黄色外套,那个女孩子双眼里面不停的掉着金豆子,一边大声哭喊着救命。

         ……不是那个家伙啊……

         银桑将木刀从腰间抽了出来,然后快步跑了过去,一脚踢在黑熊的脑袋上。剧烈的疼痛让黑熊不由自主的松开了口,银桑一把将那女孩子单手拎起来,神情无比的认真:“跑远点。”

         即使只是相似的声音……

         银时握紧了手中的刀刃,和黑熊对峙着。

         银发的男人高高跃起,不过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就发现银桑的木刀已经从黑熊的右眼中一下子插了进去,让它成了名副其实的熊瞎子,黑熊长大了嘴巴,忽然就大吼出声。

         “……这个声音……”已经跑过来的萨沙全身发着抖,她是猎人家的孩子,绝对不会认错!“这是被逼到绝境中的动物……”

         木刀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旋风,成功的赶在黑熊更加发狂之前将其头颅斩落。

         “好厉害!”萨沙呆呆的看着那个朝着他们笑得异常灿烂挥着手的男人,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刺痛。

         她揉揉眼睛,那、那是什么……

         “轰隆隆!”

         “那个笨蛋!”利威尔气恼的踢了踢脚下的雪,瞥眼看了看在他们身边一直害怕的抖着身子的萨沙,咬咬牙,转身看向韩吉,“这家伙交给你了。”

         利威尔将身后的辎重扔给韩吉,从刀鞘中抽出刀刃,快速的跑了过去。这里虽然因为是平地没办法施展立体机动装置,但是这个时候也用不着立体机动。

         “喂白痴!快点过来!”

         他走进了眉头,看着那个人终于发现了身后的危机而急忙的朝着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银桑的身后,一大片的白色伴着“轰隆隆”的声音席卷而来。

         “快跑啊!”

         韩吉也不犹豫,直接扛着训练兵就没命的跑着。

         那只黑熊的吼叫声竟然引发了雪崩,他们是得多倒霉才会遇上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啊?!

         “那、那个……他们朝着那边去了……”

         分方向跑么?韩吉回头看了看,只看到两个小点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山体的震动也慢慢的平复下来,一只熊的吼叫声引发的事故范围终究还小,他们因为离得远所以跑得比较远,利威尔他们跑到那边应该也没事。

         他由衷的舒了一口气。

         在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还没找到那两个人的时候,他才明白他高兴的太早了。

         利威尔,坂田银时,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