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四零训
        “蛮帅嘛!”银桑抽空瞟了一眼做着致辞的高杉,咕哝的开口。

         高杉身着他最喜欢的紫黑色礼服,里面穿着黑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被扯开了两颗,看起来反倒多了几分不羁。不过说起来,高杉还真喜欢紫色啊……银桑摸摸下巴,然后再次将精力放到一边的事物上去。

         因为高杉的到来,阿奇博尔德不得不放弃和利威尔决斗的想法,虽然利威尔根本就没有和他决斗的意思。

         致辞结束,高杉也从最中央的舞池走出来,轻柔的音乐声缓缓响起,一队一队的贵族游向舞池,随着音乐声在舞池中旋转。

         银桑啧啧舌,高杉也不知从哪里牵了个身着目前宴会新贵的蓬蓬裙少女在舞池中转了起来。

         韩吉和三毛跑去围观即使在舞池中也极为显眼的金毛埃尔文了。

         在条桌这里站着不挪步子的也只有银桑和利威尔外加死都不走的阿奇博尔德,他鄙夷的看着银桑,“果然是平民出身,没吃饱过吧← ←”

         “是呀是呀,银……就是饿死鬼投胎……”银桑的脸颊好像仓鼠吃食般鼓着,那副吃相看起来格外可爱,只是和身上穿着的衣服格外不搭。

         利威尔在一边翘着腿坐着,手中晃荡着装了三分之一红酒的酒杯,脸上淡淡的,看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的目光在大厅之中寻索,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人。心一点点的沉下去,在知道那个人加入了中央宪兵团的时候,他曾经想过去探探的,但是这些天一是要跟着埃尔文,二是那个人想藏的话很少有人能找得出他来。

         割喉者·凯尼!

         不过也挺有趣的,身为宪兵团通缉犯的凯尼变成了王的护卫,为国王献上心脏么?利威尔扯了扯嘴角,真是荒谬!

         轻轻抿了口红酒,他将杯子放在一边,单手撑着脸微微敛下了眼睑。

         不管是谁开办的宴会,都不会好玩。

         不过银桑和利威尔凶名在外,外加一只甩不掉的小狗在边上左哼哼右哼哼,倒也没什么人再来找麻烦,但是那些许余光望向这里的轻蔑却是显而易见。

         人害怕比自己强横的存在,但是他们又不会老老实实的表示自己的害怕,所以将它们打包成了其他的情绪,泼回让自己感到害怕的人身上。

         银桑笑眯眯的再次咬下一块蛋糕,然后拍拍手站了起来。

         “早退没关系吧?海盗殿下。”

         他看向阿奇博尔德身后的男人,阿奇博尔德一愣,转身看到了面无表情的王子殿下正站在自己身后。

         一舞既毕,高杉在脑袋上戴了一顶帽子,慢悠悠的走过来,看起来颇有几分海盗的风范。

         高杉淡淡的看了看退到旁边的阿奇博尔德,薄唇扯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随你。”

         “后会无期。”

         利威尔冷冰冰的眼神望了过来,得到的是银桑懒散的撩眼皮,银桑双手交叉垫在脑后,脚上的鞋子与地板的摩擦发出清脆的声响。

         见到有人走了过来,守着大门的侍从缓缓推开了大门,银桑懒洋洋的走出去,转头往里面看了一眼。

         红色的眸子里平静如水,明明只是眉毛和眼睛的距离近了点,看起来却好像是另外的人一样。

         门闭上了。

         将所有的奢华嘈杂全部关在了里面,外面还在飘着小雪,里外温差太大,让银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天气真是越来越冷了啊!

         大约因为是新年伊始,又或者这里是王都,明明已经是晚上了,却依旧亮如白昼。

         银桑现在并不想回国王帮忙安排的住处,他抄着手在街上摇摇晃晃的走着,离王宫太近导致这里虽然明亮却很冷清,只有站的笔直的士兵们守卫着国王的安全。

         有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银桑不以为意,或者说完全没在意,然后一朵红玫瑰从天而降,银桑下意识的伸手抓住。

         然后似笑非笑的低头看向跟着出来的利威尔。

         轻轻嗅了嗅还带着冷香的玫瑰,银桑一手举着玫瑰一手盖上了利威尔的脑袋。

         “……多谢了。”

         高杉的想法他早就已经猜出来了,也早就做好了站在他这边的准备,但没想到的是他们一点作用也没起到。

         高杉今天的高调亮相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他已经掌控了王都,成为了这个国家的最高话事人。

         “你今天怎么了?”利威尔当然发觉了银桑从进入宴会大厅的时候就开始焦躁起来,这样的焦躁,直到高杉走过来的时候升到了顶点。

         利威尔自认不是多话的人,但是看着犹如困兽般的银桑,还是升起了少许难得的关切,“王子还没有称王,接下来……”

         他闭了嘴,因为一把尖刀已经毫不留情的朝着他们刺过来。

         两人反应极快的侧身躲过这一次袭击,不约而同的奔跑起来,目前他们没有移动装置,没有武器,连反击都做不到。

         银桑手中的玫瑰花瓣飘然散落,红色的花瓣铺陈在雪白的雪地之中,看起来竟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美感。

         一把刀不成,两把刀带着森森的寒气靠近了银桑。

         银桑一个铁板桥躲开了这袭击,然后腰部扭着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那人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便被银桑给拿住了。

         “砰!”“砰!”

         枪声响起,银桑的脸色沉了下来,看着利威尔还算利落的躲开了斜飞而来的子弹,躲到了一边的巷子中。

         他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妙,银桑将身上已经软软倒下的身体扔到一边,将对方的双刀据为己有,靠在了一边的墙上。

         冷兵器和热兵器的差距有点大。

         *【以下内容等明天替换,今天实在码不出来了,请见谅o(TヘTo)】

         “喂!”

         银桑觉得自己的万事屋里面该喷杀虫剂了,不然老是有蚊子苍蝇在耳边叫着会极大限度的干扰着他的休息。

         嘛,等睡醒了让新吧唧去买吧……

         “你这家伙——”

         等等,这声音有点耳熟。

         “浩史君,你最近配的角色越来越矮了,说两句感想吧……”挠着自己的天然卷,银桑打着哈欠开口。

         等等!哪里不对!

         他的头像是机器被卡住了一样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右边转过来,似乎还能听见那“咔咔”作响的脖子。

         红色的死鱼眼和黑色的死鱼眼忽然撞到了一起,还没等利威尔再次伸脚过去,就看见对方像是受惊一样猛地倒了下去,一边倒一边还在自言自语着什么。

         “卧槽这一定是银桑睡觉的姿势不对!”

         眼看着对方似乎又要睡过去,感觉自己绝对被无视了的利威尔嘴角扯出一个微小的弧度,然后,一脚结结实实的就向对方的脑袋踩了过去。

         “喂!你是想要谋杀吗?银桑一没钱二没貌没什么谋杀的价值!”银桑就地一个打滚就躲开了对方那凌厉的攻击,他苦着脸,脸上似乎能够挤出苦胆汁。他怎么这么命苦啊,和自己的基友打了一架又是一架,编剧到底是谁啊拉出去枪毙一百分钟!

         “¥%##%%…………”

         埃尔文和利威尔忍不住对视一眼,喂喂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就不能说一点他们听得懂的话?好歹他们也是同属DG5的,不会难为他的!

         “这个家伙,看起来有点奇怪啊……”

         ……糟、糟糕!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银桑石化了,松阳老师我对不起你我不该因为觉得我们是情敌就不好好学文化课而只想打赢你啊!请你活过来吧……不管是火星语也好土星语也好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等等!先看看对方可能是什么人,如果可以和平的离开他们然后自己回去就万事无忧了。

         恩,穿着统一的制服,还带着刀具,从现在都还闻得到的血腥味来看,这次还真是遇到了不什么好想与的人啊……他、他投降成不?明明是在万事屋睡着觉的自己为什么会掉到这么一个看起来就很恐怖的地方来啊?!看着一溜儿的冷冷的瞪着自己手上还拿着两把刀的士兵,银桑就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辜和悲催。

         他到底是在睡梦中被矮杉劫持了还是被辰马那家伙带走了啊……居然把他扔到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等回去了他果然还是去吧矮杉那家伙捅了好了。

         埃尔文皱起了眉,俯视着这个奇怪的男人。

         奇怪的服饰先不说,光是刚刚面对利威尔百发百中的踢脸神技露的那一手就注意让他们心生警惕了,还有那一头白色的卷发……这样的头发真的是连看都没看到过!

         他们一路走来,不知道杀了多少只巨人,结果这家伙居然就睡在草地上?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作者有话要说:久违的小剧场:

         银时:“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是为了与你相遇。”

         利威尔:“恶心!”

         啊哈哈:“我之所以能够放心的四处跑,是因为有你在原地。”

         银时:“滚!”

         高杉:“这个没有祭典的世界,心中野兽的嘶吼更加强烈——把这个世界毁灭掉!”

         银时:“矮杉啊,银桑难得的想赞同你了。”

         高杉:“杀了你!”

         桂:“武士就应吃的朴素一点,什么草莓牛奶啦,圣代啦,要是吃那种又天真又软弱的东西,不只身体,连心灵都会堕落的。”

         银时:“作者你到底有多偷懒……以及,污蔑甜食大神的都去死吧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