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零四三训
        欢迎仪式因为银桑被殴打所以不得不延后,虽然银桑觉得没什么好欢迎的,但是只要想到神乐和新吧唧在这里心就柔软了起来……

         “所以新吧唧在这里啊你手上拿的是眼镜好不好眼镜!”新吧唧许久没有吐银桑的槽,大概感觉十分寂寞,因此银桑不过拿着老梗一试他就狰狞的怒吼起来。

         嗯,压抑太久可不是好事啊!银桑和神乐两个非常有同感的看着新吧唧摇了摇头,露出他们漂亮的一口好牙。

         银桑躺在床上装着病号,“新吧唧,银桑走的时候刚刚买的那本JUMP没有被私吞吧银桑真的好想看一次JUMP啊只要看过了JUMP银桑就再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混蛋你就那么肯定会被私吞吗还有那一副好像不久于人世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我才没看你的JUMP我只知道富奸没钱了出来赚钱了……”心吧话说到一半就意识到了不对,但是已经顺嘴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了,他扯扯嘴角,苦大仇深的瞪着银桑。

         “银桑你放心啦你要知道我可是淑女啊我才不知道海[哔]王连载到哪里来了呢……”神乐酱自己刚刚抠出来的鼻屎擦在银桑土黄色的衣服上,一脸鄙视,“话说这衣服太丑了,看了它两年我都想吐了……”

         “真好呢看来时间流速是一样的啊我和矮杉也是两年前来的……”银桑总觉得自己脑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但是还没等抓住就再次消失不见,他也不在意,伸手摸了摸神乐的脑袋,难得的没有鼻屎擦上去。

         “说起来神乐酱,你不会还没学会这里的语言吧?”

         反正三人不管是说话还是吐槽都是用的泥轰语,刚开始银桑习惯的回嘴过去,倒也没觉得哪里不对,但是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神乐还不会啊!

         利威尔他们因为要讨论第五十二次出墙的事情把银桑直接丢了过来,之前银桑还觉得好麻烦啊要面对一堆不认识的熊孩子,但是看到最熊的那个,他却觉得这次真的来对了啊!不然按照神乐酱的成绩,万一选去了宪兵团那不就落在矮杉手里了吗?那样想要再见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不过在别人要毕业的时候天降一个教官过来,大概别人会很不爽吧?就好像一对情侣快要谈婚论嫁了,忽然知道某一方其实是有未婚夫/妻一样坑爹。好说话的还可能看在孩子的份上解除婚约,不好说话的嘛……打到听话就好了【哪里不对

         “咦?矮杉也来了吗?紫拉呢?紫拉来了吗?”神乐咋咋呼呼,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小弟,不由积极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假发来了没,反正我没碰到他……”银桑看着神乐忽然变得有些低落下来不由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说起来两年过去,神乐也长高了呢……咦?长高了?

         银桑正视神乐,然后目光变得格外玄妙起来,他干巴巴的呵呵两声,“神乐你现在多高了?”

         “165cm啊,怎么了?”神乐不解的看向他,然后忽然理解了一样哈哈狂笑起来,她后退几步,挺胸叉腰,“我不止长高了哦!欧派也变大了,C,至少是C!”

         “神乐酱!面对银桑这样的禽兽要小心啊!长高了就长高了,你没事儿说什么变大了啊?!”新吧唧满脸通红,或许是离得越近反而越察觉不到,他几乎忽略了神乐的成长,只觉得她越来越厉害了。

         “新吧唧,你这话就不对了!银桑又不是你这样的老处男,要说禽兽明明是你更加禽兽吧!神乐酱,快过来爸爸这里,你现在绝对没有C了啦,要爸爸帮你揉揉才有C哦~”银桑色眯眯的张开了爪子,做出各种形状,一副口水都要流出来的猥琐样。

         “谁是老处男啊!去死吧!你这个白痴猥琐男!”志村·老处男·吐槽役·家务全能·新吧唧一声怒吼,随手抓起一边的枕头就直接按在了某猥琐男的脑袋上,志得意满的看着对方在自己的攻击下不断的挣扎。

         神乐在一边高高的昂着头,任由新吧唧蹂躏银桑。

         银桑好容易从枕头中爬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三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撇开了眼睛,每人脸上都带着尚未褪去的红晕……嗯,银桑脸上的比较可怕。

         “真好呢,小银……”神乐首先绷不住的扑到银桑怀里,一边抽噎着,“没有小银的世界,我才不要呢阿鲁!”

         “万事屋,重聚!”新吧唧也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朝着两人伸出了手,结果神乐伸出小指在已经没有了鼻屎的鼻子里掏掏掏,银桑也仿佛没看见一样在床上呻/吟,“JUMP啊巴菲啊草莓牛奶啊……”

         神乐仿佛是被提醒了一样,也仰头望着天花板,“醋昆布啊一箱醋昆布啊一车醋昆布啊……”

         新吧唧抽了抽嘴角,终于还是忍不住给了两个人一人一个栗子,“这里上哪里找JUMP醋昆布啊混蛋!”

         “唉,几年不见,新吧唧一定是把我藏在糖分牌匾后面的钱拿去花了吧,我的伍佰元啊不过一段时间不见你就被别人据为己有了……”新吧唧头上的青筋增加一条,十字路口增加两个。

         “妈妈桑真的很伤心啊,儿子大了就不服管教了,我放在壁橱里的醋昆布都被儿子偷去吃掉了,真是养儿难啊……”神乐一副遇到了不孝子的模样。

         新吧唧额角的青筋再增加一条,十字路口再增加两个。

         “唉,想当初银桑还骑车带孩子去买JUMP呢这才几年没见就把爸爸桑给扔到一边了,真是不孝子啊!”

         “明明天天见面的肯定是因为离得太近了所以儿子讨厌妈妈桑了,妈妈桑只不过吃的多一点就总是被骂,真是不孝子啊!”

         ……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啊!”新吧唧一声怒吼,这两个人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也不想想他现在有啥能做的啊?而且什么爸爸桑妈妈桑什么的,是玩Cosplay玩上瘾了吗?

         “恼羞成怒了啊来爸爸桑这里有糖果……”

         “来来给你妈妈桑珍藏四年的醋昆布……”

         ……

         新吧唧觉得,自己的肝火有点过于旺盛,需要平心静气平心静气……平心静气个毛啊!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到底在给他做啥啊?但是,经此之后,新吧唧却发现,来到陌生世界的不安似乎一下子消失殆尽,不管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他们的世界,他都觉得没关系啦。

         因为他们万事屋是一体的。

         “那个……没事吧?”门被吱呀的推开,以阿尔敏为首的学生们一个个非常好奇的往里面看,待看到银桑怀抱着神乐,都不由一声惊呼。

         神乐果然是有主了的!阿尔敏心中不由闪过丝丝失落。

         “没事没事。”唯一的正常人新吧唧表示只有他能够和同学们“正常交流”,因此毫不犹豫的接过了搭话大权,他好奇的看向几人,又问道:“你们有什么事么?”

         说是这么说,但是他的目光落在阿尔敏身上的倒是比较多,只是这会儿他才发现,阿尔敏看起来似乎真的有什么事。

         “啊,我们是来看看教官的,不知道教官的伤多久能痊愈?”阿尔敏回过神来,带着浅浅的笑容看向了已经从银桑怀中离开的神乐,又有些微妙的看了看银桑。

         总觉得这件事很奇怪……

         “哟~”银桑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伸手揉了揉走在最前面的阿尔敏的脑袋,新吧唧发现少年的眼睛猛地睁大,碧色的眸子里也不知道带有什么情绪。

         “辛苦了。”

         银桑就说了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新吧唧却觉得眼睛里猛地氤氲出雾气,神乐也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吸着鼻子,然后一脚将银桑给踢了个大马趴。

         温馨的空气在此消失。

         “混蛋给我滚去床上躺着啊!”看着神乐拖着银桑朝着床边走去,然后一把将银桑给拖了上去,顺脚踢了两脚将银桑从床沿踢进了床。

         ……

         女汉子都无法形容啊……男生们干笑几声,也不说什么探望的话了,就说了些让银桑伤好了去上课的话就迅速的溜了。

         神乐酱的爱重,他们还真的受不起啊……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对视两眼,一个个的四散而去了。

         看到他们离开的新吧唧忍不住伸手扶额,但是看着神乐一脸担心的坐在床沿对着某人嘘寒问暖,还是忍不住想要长叹出声。

         神乐酱你只要不干刚刚那事儿,银桑现在至于爬不起来吗?

         “对了银桑,你饿不饿?估计还有一会儿食堂才会开门,等会儿我们训练完成之后给你带饭可以吗?”新吧唧上前去拎开神乐,他们目前还是学生,下午的训练因为银桑被打断了,目前大家都在练习,他们偷懒多少有点不对。

         “我要在这里看着银桑……”神乐可怜巴巴的开口,即使被新吧唧扯着后领,她还是死死的盯着银桑。

         新吧唧心中一声长叹,想着反正神乐也是变态的夜兔,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那神乐你看着银桑,我完成训练之后给你们带饭回来。”

         “去吧去吧~”神乐的态度就像是在驱赶着苍蝇一样,但是新吧唧确实轻轻一笑,开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