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0 会用紫火的妖精
        远处登时隐现出无数鬼影向这里走近,夏可贤凄凄一笑道“你输了。”

         小追震惊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妖精,血气渐渐扩散开来,小追能感觉到一丝人血的纯气又有一股淡淡的妖气,他有些不懂了,看不懂眼前这个似妖非妖的女孩儿。

         越来越多的恶鬼从四面八方围来,密压压的远看像不透风的圆墙。

         夏可贤握紧剑,心却格外的平静,她等待着最后一战,无论生死她都期待着最后的结果。

         小追这才真正的醒来,意识到自己与夏可贤的处境忙的踉跄起身,挥起铜剑向着最先靠近夏可贤的鬼魂厮杀而去。

         夏可贤能感觉到铜剑的剑峰擦过自己的耳边,刺中了一个鬼魂,她格外震惊小追竟在帮自己。

         小追一人挥洒着铜仔剑气击退着越来越多的鬼魂,远方一团紫气飘来落在夏可贤面前时走出了一个美人,她呆呆地望着夏可贤的脸眼里一半惊喜一半感伤甚至喜极而泣,她握紧胸前挂着的虎牙项链像是回忆起什么笑着哭了,哭着又笑了。

         小追忙中回头一瞥,嗅了嗅道“喂,你个妖精离那丫头远一点儿,不然收了你!”

         女子收敛泪意,起身回头不怀好意的望着小追忙碌的身影道“有功夫放厥词,我看你还不是很忙!”说着变化出一团巨大的紫火向小追打去。

         小追“哎呀”叫着左顾右盼,明显应付不来,女孩子不住笑了出来,她忽然嗅到从野草地的另一头有一股正阳之气飞速的逼近,神色一凛又回头不舍的望了眼夏可贤,无奈之下还是化作紫气飞走了。

         远方一个人影在漫腰高的草间飞奔赶来,她只轻轻那么摆开两袖,两条水蓝之气如巨蟒从袖中而出围成一个圈将包围夏可贤的鬼魂一一歼灭。

         叶心一步步走来目不斜视,只要是鬼魂莫敢靠近她身周半米,否则魂飞魄散。

         她轻易地走到夏可贤面前,夏可贤闭眼惊喜笑道“师父!”

         叶心眸光冷冽,一把捞起她化雾飞走。

         野草地上响起千百鬼众惨绝的哭嚎声,小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鬼一个一个的消亡浑身也忍不住颤栗,他望着天边已飘远的云,念道“难怪她会法力。”他想着什么,掏出怀中的收妖瓶,想起与她的赌注。

         叶心将夏可贤带回了紫竹林,梦楼赶紧取来菜油为夏可贤清理眼睛,叶心一脸愠怒盘腿坐在榻前。

         夏可贤的眼睛总算是睁开了,看见梦楼模糊的身影柔声谢道“有劳师叔。”

         梦楼一笑,又瞅向一旁生闷气的叶心小声道“快去哄哄你师父吧,一回来就板着个脸你又怎么惹她了?”

         夏可贤一看叶心确实是十分严肃,止住笑意道“我不知道啊。”

         梦楼挤了挤眉头,又长叹一声道“总之你小心应付吧。”说着出去了。

         夏可贤起身慢慢走近,迟迟道“师父你……”

         话没说完,叶心已道“跪下。”

         夏可贤顿了顿,叶心又提高了声音道“给为师跪下!”

         像是一个不得不从的指令,夏可贤遵从的跪了下来,叶心一把抽起身边的长鞭,伸手狠狠地抽在她皮肤细嫩的臂膀上。

         夏可贤身子一震,委屈道“师父……”叶心似不给她机会说话,紧接着又是一鞭落在她的背上,这一下不小心抽伤了她的脖子,落下一道血痕。

         夏可贤紧紧地咬着唇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这么生气,只知道师父在惩罚自己的时候从不许自己叫出声更不能说半个字。

         这时梦楼从外面进来,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忙上前护在夏可贤身前道“师姐,你这又是发哪门子脾气,可贤都受了伤了你怎么出手就这么重。”

         叶心执鞭道“你让开,我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不从师命的徒弟。”

         夏可贤一听,大觉冤枉,忙道“徒儿哪里惹怒师父,师父要罚也要让徒儿知道哪儿做错了。”

         叶心道“你还不知哪儿错,我再三警告过你你也曾答应我今后不再用紫火,你为何还要用?你现在有主意了,师父的话你不要听了是吗?”

         夏可贤回忆着刚才发生过的事,想起那个出现过又匆匆离去的妖精,脸色不怎么好了,幽幽的道“如果师父是说刚才袭击捉妖师的紫火,那不是徒儿所为,是一个女妖,她在师父来之前就离开了。”

         叶心和梦楼神色同时一惊,梦楼有些在意道“你是说来了一个会紫火的女妖,她是想救你是吗?”

         夏可贤道“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

         梦楼一滞看向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