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海盗三兄弟
        距离穆天涯和柳菲这小两口隔世重逢,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时间。在这一个月里,两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然后就度蜜月旅游去了。

         这一个月,夏星河一直过着深入简出的生活。因为一个月前把乾坤道盟的公子爷咬进了医院,现在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网上,都飞满了有关于他的通缉。他的身价也从五百块荣幸的飙升了100倍,悬赏直接高到了五万。

         月小红这一个月没有接到新的红线任务指示,也摸不到回天上的路,所以就一直赖在星星哥哥身边不肯走。

         大城市里,花钱如流水,尽管夏星河选择的住所是不需要付房租的桥洞,但这一个月下来,他身上仅有的五百块也已经花的清洁溜溜了。再不想办法赚钱,可就真的要当乞丐了。

         可天杀的乾坤道盟偏偏盯得紧,就算是出去做乞丐,一定做不到傍晚就会被那帮臭道士给抓回去!

         一大早,夏星河百无聊赖的走在人行道上。在他身后,照常跟着怎么也撵不走的小跟屁虫。

         “我说,”夏星河回头,有些无力的重复道:“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来活动,当然是因为某人脸上,戴着昨晚在桥洞底下捡的咸蛋超人面具,不用怕被人给认出来。

         月小红挠挠头,说道:“可是,我又不能一直留在柳菲姐姐家里。除了星星哥哥,人间已经没有我认识的人了。”

         “人都是从彼此不认识到认识的,你去大马路上随便逮个人不就认识了。”说这话时,夏星河有意识的避开了她无助的眼神。“咦?你爷爷来了!”

         月小红闻言往后瞧,趁着这个机会,夏星河一溜烟的跑掉了。

         “我爷爷没来啊。”月小红一脸茫然,除了一个在垃圾桶旁翻找塑料瓶的老伯外,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可当她再次回过身,看到的却是夏星河跑路的背影。

         “星星哥哥等等我!”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月小红赶紧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哈哈哈,小傻帽,跟我斗你还早了一百年呐!”夏星河一面跑路,一面放声狂笑起来。这种连低能儿都能想到的注意力分散方式,用在这小傻帽身上,果然是再适合不过了。

         两人一跑一追,引来社区里晨练老人的纷纷侧目。大家都在讨论,一大早的,到底前头这小子做了什么孽?

         “现在的娃娃们,可真有活力啊……”坐在轮椅上的老妇感叹。然后,像是勾起了年轻时候的回忆,与自家老伴彼此凝视,久久不语。

         前面,有几栋废弃的居民楼,门窗全无。夏星河嘴角上扬,绕到楼后,伸手一扒窗户,翻身跃了进去。

         月小红追到这里,眼前一下子便不见了夏星河的踪影。“星星哥哥,星星哥哥你在哪里啊?”她大声喊了起来。

         夏星河本来还为终于甩开小傻帽而松了口气,但在他眼前,却上演了惊悚的一幕……两个白花花的上身,正倚在墙角缠绵。原本他还以为是哪家小两口跑到这里来寻找刺激,打算停在这里欣赏欣赏,哪知两人一回头,差点没把他给吓死……男男?还尼玛是两个胡茬叔!

         夏星河胃里一阵翻涌,阵阵恶心涌上胸口。就连鸡皮疙瘩也都跟着掉了一地。

         “哎呀,二涛哥,有人偷看!”其中一个胡茬叔,声音尖锐的叫了起来。

         “哪里来的变·态?”那被称作二涛哥的胡茬叔,用手指着戴有咸蛋超人面具的夏星河,浓眉一挑,又回头拍着胸毛说道:“三浪,你别害怕,看你二涛哥咋收拾他!”

         “变……态?”夏星河一阵无语。跟你们二位比起来,我这是“小态见巨态”吧?“那啥,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哈……我就不打扰二位雅兴了。”说着,夏星河翻窗就想走。

         “奶奶的,想跑?”二涛上前,一把抓住夏星河肩膀,将他给硬生生的拽了回来。

         “二涛哥,好样的。揍他,揍他!”那名叫三浪的胡子叔,一脸花痴的喊了起来。

         夏星河慢慢摘下面具,说道:“我劝你最好把手放开。”

         “老子要是不放呢?”二涛比着青筋暴突的拳头,一脸戏谑的反问。心想:乖乖,这小子长得倒挺俊!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了月小红慌张的呼叫声:“你是谁啊?不要过来。星星哥哥救我啊!唔……”

         “撒开!”

         夏星河眼神一冷,反手一把扣住二涛手腕,转身一拧一送,在一声骨裂和对方杀猪般的惨嚎中,龙二捂着软软垂下来的右手,轰的一声倒在地上,跟着尘烟飞起。

         “二涛哥!”三浪掩嘴惊呼一声,然后张牙舞爪,朝夏星河扑了过来,“我……我跟你拼了!”结果他的脸,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夏星河鞋底,歪着嘴趴在他二涛哥身上。

         透过残窗,夏星河看到,有个大腹便便的胡子叔正扛着麻袋,哼着小曲,朝这栋废楼里走了进来:“大波推,大浪摇,爷们我心里乐淘淘。大风起,大海飘,劫财劫色我乐飘飘……”

         “大哥的声音,是大哥回来了!”二涛勉强抬起头,眼神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

         “大帆哥,快来啊……你弟弟让人给欺负了!”三浪肿着半边脸,口齿不清的喊了起来。

         夏星河静静地等着他。

         随着脚步声渐近,一个大胖子扛着麻袋走了进来,“咋了?你两玩新花样?”看着光膀子叠罗汉躺在地上的两人,大帆饶有兴致的笑了起来。但是看到夏星河,他的笑容又收敛了下去……

         “你是什么人?”大帆沉声喝问。

         夏星河不答反问:“袋子里装的什么?”

         “装的什么,跟你有关系吗?”大帆挺着大肚子,两眼一瞪,转而发现夏星河越看越眼熟。心里想着,这小子莫非在哪里见过?

         夏星河上前两步,没有说话。

         三浪立马嗲声嗲气的发出提醒:“大帆哥小心,这小子有两下子!”

         看着两兄弟的惨样,大帆将肩上的麻袋卸下来放在地上。对眼前的年轻人,保持着高度提防。而夏星河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那口麻袋。因为搁在地上,麻袋口开了,从而露半个红色帽子出来。后者眼神一凛!

         “切,原来是个小姑娘。我还以为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夏星河轻笑着晃了晃手腕。

         “你懂啥子?拿去卖了不就有钱了!”大帆理直气壮的说道,忽然又有些疑惑,“话说你咋知道里头装的是个女娃?”

         “我猜的。”夏星河左手扶着右手,右手托着下巴,走来走去,“贩卖人口,那你们的职业就是人贩子咯。”

         “呸!我们怎么可能会干那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不要用‘人贩子’这三个字来侮辱我们!我们的职业是高贵的,至高无上的,海上航船终结者!!”大帆单腿独立,艰难的撑起巨大的身体,两只肥手伸展。在喊出最后一句话时,本来还躺在地上的两人也爬了起来,一左一右,站到他身边做着难看的POS。

         这座城市临近海域,所以偶尔会有海外客商来也并不稀奇,只是海盗登陆这种事比较少见。

         夏星河无语,海盗了不起啊。这三个家伙……确定不是趁护士姐姐去洗手间的时候,从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吗?

         “有破绽!”见夏星河被他们这阵势给“吓”住,大帆瞅准时机,身子前冲,一拳朝夏星河迎面抡了过来。

         夏星河侧身一让,避开。另一只拳头又接踵而来,手里攥着帕子。就在快打到夏星河脸上时,又被他一把抓住。大帆狞笑,被抓住的拳头里,散出一簇白烟。

         “雕虫小技。”夏星河早料到这家伙会玩阴的,所以早有防备。这种程度的迷烟,对修道之人根本构不成任何效果。

         “啊哈哈哈哈!”大帆张开大口,大声狂笑了起来。口里散发出浓浓恶臭。

         尼玛,这口气有毒!

         夏星河一阵目眩,眼前一黑,扑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非逼老子出杀手锏。”大帆脸上肥肉抖了抖,阴险的笑了起来。

         “大哥威武!”两基友退到后面很远,捏着鼻子摇拳呐喊。

         ……

         海上,一艘窄小的海盗船孤独的飘着。

         月小红慢慢睁开眼睛,经过起初的朦胧感后,发现自己被绳子给捆了起来,四周全是木板。“这里是哪里?”打量着这完全陌生的环境,她无助的低下头,轻轻唤出一个人的名字:“星星哥哥……”

         “干什么?”角落里,传来了夏星河的声音。他同样被五花大绑的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