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执念,不朽泉水
        月和宫

         月和仙翁坐在桌前,翻看着下界完成任务最新上传的资料,都很满意。忽然,在一堆完成任务中,他发现了自家孙女月小红的名字,脸上绽开了欣慰的笑容。

         “让我来看看,这丫头的红线任务。”说着,便拿起注有穆天涯和姬如菲前世今生的档案,仔细看了一遍……

         穆天涯离开牢狱后,就信步走到了垂柳河边。这里是他一开始作画的地方。而河对岸,就是初遇姬如菲的地方,也是见证了他们相识相知的地方。

         回到相遇的地点,梨花逆着时节开了三两朵。穆天涯抬头望着,这种本该在春天开的花,却偏偏选择了秋天绽放。倒是挺倔强。

         这种个性就像她一样,绝不愿意跟世俗同流合污,也绝不肯将心里的苦水倒给别人。

         冷静下来想想,像西楚霸王那样惊天动地的大英雄,真的能给她带来幸福吗?如果能的话,估计也就不会有霸王别姬的故事了。

         他永远不会忘记舞台上,虞姬的那双眼神。

         那县衙老爷,昨天还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采花贼,今天却毕恭毕敬的把自己放出来,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想到某种可能,穆天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听雨轩。果然,姬如菲没有回来。跟她一起消失的,是前日里还浩浩荡荡的圣师那一伙人。

         穆天涯心里已经猜到了八九分。打听到这位大人物就暂住在县衙,又进一步证实了他的想法。于是,穆天涯又气喘吁吁的赶到县衙,一众差役挡在县衙门外。

         为首的差役头儿,跟穆天涯也算是老熟人了,先是进城坑了他的银子,又以抓采花贼的名义把他关进牢里,现在又一脸蛮横的挡在他面前。

         “让……让我进去,我要见……你们老爷和圣师大人!”

         “去去去,你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啊?”

         “求……求你们行行好。”

         “滚!”

         好说歹说不让,穆天涯也只好选择强闯。结果当然是不出意料的给人拳打脚踢扁了一顿扔出去。

         既然强闯闯不进去,那就得用脑子。这一次,穆天涯学乖了。他化妆成打扫院子的长工,在众差役心不在焉的看守下,混了进去。巧妙利用了差役除了恃强凌弱之外的另一大特点:玩忽职守。

         一路低头扫着地,穆天涯经过的每间屋子,都有仔细留意姬如菲有没有在里面。这样找了半天,县衙里的院子,他几乎都扫了一遍。最后,尾随着两个换班的差役来到一间小筑。果然在最里间的房间里,看见姬如菲的身影。

         趁其中一个差役去上茅厕,穆天涯扫着地,悄悄绕到门前的另一个差役身后,看准位置一扫帚打晕。推开门冲进去,看到的是以泪洗面的姬如菲。在她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用来自杀或自卫。

         看清来人是穆天涯的时候,姬如菲手里的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俏脸上满是惊讶:“天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穆天涯扔下扫帚,说道:“我来……带你走。”

         不需要多说,两人沿着小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到了县衙大门口,眼看着就可以出了那扇门远走高飞。

         可是,当他们踏出县衙大门那一刻才发现,差役们已经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了。也就是说,他们被包围了!

         难怪刚才那么顺利没看到一个差役,原来,这些家伙都在这里等着。

         “穆天涯,你太过分了!本座放你自由,你却恩将仇报妄图拐走本座的女人!”圣师走出来,黝黑的面庞上满是怒色。

         “你的女人?权力大就……很了不起吗?”穆天涯挡在姬如菲身前,毫不畏惧。

         圣师有些诧异,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子到底有何倚仗,在这种情况下还敢跟自己叫板。“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质问我?”

         “谁……管你怎么想,我一定要……带菲离开这里!”

         圣师眼神一冷:“你只会死在这里。”

         “那我会陪他一起。”姬如菲站到穆天涯身边,怡然不惧。

         看着她那倔强的俏脸,圣师又想起了舞台上那个同样倔强的虞姬。叹了口气,转而看向穆天涯说道:“我可以放你们走,但我只认拳头。只要你小子可以在我手里坚持下一炷香的时间,还能再站起来,我就放过你们。”

         姬如菲拉了拉穆天涯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冲动。这圣师既然能做皇上的武术老师,功夫肯定不是泛泛之辈。穆天涯从来没练过武功,两个人怎么有的打?

         “如果这点胆子都没有的话,就滚吧!”圣师挑衅说道。他要把穆天涯在姬如菲面前,打的像条丧家之犬。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穆天涯说道。

         圣师命身边人:“点香。”

         一开始,圣师一招就把穆天涯摔在地上。但是很快,穆天涯又爬了起来。然后,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又是不出意料的被一脚踢翻在地。在圣师娴熟的动作下,穆天涯别说还手,甚至连闪躲他都做不到,只能被动挨打。不过每次他都能从地上再爬起来。用袖子擦干嘴角血迹。

         “够了,停手,不要再打了!”姬如菲喊着。可是两人都充耳不闻。她想要冲上去阻止,却被差役给拦在一边。

         “呀!”穆天涯冲上去,抡起拳头打在圣师胸口,自己手上传来剧痛,对方却毫发无损。

         一次次被打翻在地,又一次次的站起来。穆天涯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不管身体上承受多大的痛苦,他都绝不肯躺下,也绝不能!

         一炷香快要烧完了。

         快了,再咬牙挺过去就行了!穆天涯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嗙!伴随着一声闷响,圣师有力的铁拳,又一次招呼到了穆天涯脸上。后者眼前一黑,咚的一声,仰面倒在地上。

         这时,一炷香已经燃尽。烟灰随着风轻轻飘散。

         在一堆人拍马的叫好声中,也不乏几声唏嘘。围观的也有几人为穆天涯感到惋惜,扛了一炷香的揍,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结果还是在最后关头前功尽弃。

         然而,在一阵嘈杂声中,穆天涯竟然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脸上,虽然青一块紫一块,却笑得很灿烂,“一炷香已过,我……赢了。”

         既然定下承诺,圣师也就没有再阻拦,任由穆天涯和姬如菲二人离去。信用这东西,他还是会守的。

         目送着他们离开,圣师眼里,忽然流露出莫名的神情,喃喃自语道:“你的选择很对,他是个可以用生命保护你的男人。”

         穆天涯和姬如菲没有回去听雨轩。半个月后,穆天涯伤好,两人行到开了几朵梨花的树下。

         “对不起。”穆天涯停下脚步,忽然道。

         “嗯?”姬如菲轻疑,“为什么突然跟我道歉?”

         穆天涯抬起头,看着枝头寥寥的梨花:“我真的太……差劲了,离你期望的英雄……差得太远了。”

         “傻瓜,”姬如菲抿嘴轻轻一笑,“你就是我唯一的大英雄。”

         时光匆匆,春夏秋冬。两年过去了……

         穆天涯和姬如菲两人找了处僻壤的小山村,在那里结为夫妻,过起了平凡安稳的生活。

         可是,这样好日子没过多久,无情的战火便烧到了这座小山村里来。村子被火烧成了灰烬,村民们争相逃命,能够侥幸存活下来的就叫做难民。

         一日,在敌国官兵追杀难民途中,姬如菲受了很严重的伤,穆天涯带着她找了当地最有名的大夫,却得到了“准备办后事”的噩耗。

         “天涯,我快不行了……”姬如菲声音虚弱。

         “他胡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穆天涯崩溃的吼道。

         “天涯,这附近,有座月老庙是吗?”姬如菲问。

         穆天涯点了点头。这前头不远,确实是有一间破旧的月老庙。不过,由于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关系,导致那里几乎就没有香火。

         “带我去……”姬如菲虚弱的说道。

         穆天涯依言照办。

         “在我老家,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美丽传说……”到了月老庙,姬如菲给穆天涯简单的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有关于月老的由来和红线再世续缘。

         “烧两支香,然后,从桌案上拿一根红线来。”姬如菲声音微弱的吩咐着。

         穆天涯一一照办。

         姬如菲将那跟红线,系在自己和穆天涯的手腕上,然后让穆天涯和自己一样双手合十,低头向仙翁祈祷,再世续缘。

         不一会儿,系在两人手上的红线,发出了红色亮光便消失了。“傻瓜,好好爱惜自己,你是我一个人的英雄,永远都是……”姬如菲露出满意的微笑,安然睡去。这一睡,便在也不会醒来。

         “菲——”穆天涯悲痛欲绝。泪水不断地打在姬如菲脸上。

         庙外,骤然下起了雨,伴着阵阵雷鸣。

         便在此时,一个手持浮沉的老道士从庙外走进来。外面雨下得很大,可奇怪的是,他身上却没有湿。不过现在穆天涯也没有心思去注意旁人。

         “死啦?”老道走到近前探头一看。

         穆天涯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没气啦?”老道又很不识趣的凑了过来。

         穆天涯悲愤至极,猛地一拳打过去。老道不紧不慢,手里浮沉轻轻一挥,像驱赶苍蝇似得拂回对方手臂。

         “红线再世续缘。哎呀,不错不错。”老道笑了笑,“不过贫道想问你,为何要将自己的幸福,交给别人来帮你们争取?”

         穆天涯没有说话。的确,彼此就算来世相逢,擦肩而过,他们也不会记起对方的样子。更何况那传说中的红线仙。

         “有没有办法,让我的……记忆保存下来?”许久,穆天涯开口问道。

         “有啊。你一直不死不就行了。”老道回答的很干脆。

         穆天涯看着躺在怀里的姬如菲,嘴角泛起一抹苦涩:“这世上,又有哪个人……是不会死的?”

         老道徐徐讲来:“人之生老病死,皆因天道循环。而天道,则是六道的一种,只要能够脱离六道,便可长生不死。”

         “那怎么……脱离六道?”穆天涯问道。

         老道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瓷瓶,说道:“喝了这个。”

         “这是?”

         “不朽泉水。喝了它,你就能脱离六道轮回。”老道脸色忽然凝重,“不过,有一点贫道要先与你说清。脱离六道,便是与天忤逆,从此你将会被天地所弃,一旦身死,再无轮回。现在,你还敢喝下它吗?”

         庙外,大雨滂沱。雷声阵阵。

         想到姬如菲,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泪,还有她最后喊自己“傻瓜”那眷恋不舍的眼神。穆天涯没有任何犹豫,将那盛有不朽泉水的瓶子一把抓起。

         (ps:至此,戏子天涯篇落幕了。本来拟定的是直接承接下篇,但总觉得还欠大家一个解释,所以这章就当是给大家的一个交代,也算是为穆天涯和姬如菲写的番外。《月下》更加精彩好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哟,敬请期待第二篇,风月无伤。大家不妨开动脑筋猜猜,主人公会是谁呢?本书书友群:258511374~_~)